正文 130:二顾茅庐了

    <---凤舞文学网--->    她把脸埋在双手 掌心,完全不明白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杏奕辰一走,她完全倒塌,躺在上痛哭流泪。

    " 桑桑,别睡了。"有双温掌宽厚的手掌,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桑桑, 爸爸回来了,你快起来。"那双长满茧的手轻抚她的脸,心疼地说。

    她好像听到 了爸爸的声音,是幻境么,爸爸明明在mei guo。

    可 声音却近在咫尺,那安全的气息在ji fu围绕,好像只要一伸手就能触碰。

    她惶松 地张开眼,看到一个人坐在边,她咬着唇,用力地揉了揉眼睛,那人影不旦没有模糊,反而更加清晰,她瞬时泪流成河,说出口的话沙哑一片,她啜泣地扑到他怀里。

    "爸,你好了, 你终于好了,我一个人好累。我想你和小妈。"她哭了一晚上,嗓子都哑了,有些嘶哑,她止不住泪腺,在男人的怀里一再落泪哭诉。

    声音心疼,大手抚着她的发安慰:"我的桑桑,你受苦了。别哭,你要坚强,爸爸和小妈再也不会丢下你,我们一家人会幸福圆满地在一起。"

    她 像个迷路的孩子般,找到了家人,一颗心安定下来,放心地号啕大哭。

    "爸,我 不要很多钱,只要你和小妈好好的,一直陪在我边,我不怕吃苦,只要我们一家子能够在一起就好了。^书客居网友自动提供更新 ^www.shuKeju.com^"她拥紧那个安全十足的膛,不停抽泣,"妈妈为什么不要我,我恨她,恨她不能挨苦,恨她贪图荣华富贵,爸,我恨她......"

    "桑桑,我 们会一起的。"大手轻轻抚着她,有些叹息地说:"别恨ni ma妈,现在有你小妈陪着你陪着我们,忘记以前吧孩子,以后的生活都会好的。"

    河画上和尚上花。她 哭得无法自己,肩膀微颤着,却因为这句话心安定了下来。

    俯在男 人温暖的膛里,她不停地点头,"爸你和小妈回来就好了,够了......"

    "爸和小妈会一 直陪着你的,桑桑乖,再勇敢一些,不要害怕。"

    "爸你别走,我不要勇敢了,爸——爸——你别走——"

    从 梦里惊醒,手掌下意识的一摸,眼角湿润大片。她抽泣得口难受,夜里很冷很冷,她的脚趾头冻得发冰,拉过棉被把自己缩进去,一个人挤在角的角落里,双膝曲成一团,像是回到小时候,怕鬼的黑夜里,就是这样用被子把自己包得紧紧的,不透风不见光。

    被洗得 很干净很干净了,却不知为什么还是有他的气息,寂静沉闷的时刻,那股男子浓烈的气息无法阻止蹿入鼻内,她呼吸窒了窒,双手攥紧被子,心里涌上一阵酸楚。

    解放了,成 功和他再无瓜葛了,应该开心的,而不是......

    她 摇头再摇头,眼泪在脸上纵横,手掌在黑暗里摸上眉心不停揉。

    她的呼 吸急促,大哭后的脸上还残留泪迹。

    大约过了四五分 钟,心逐渐平复下来,决定下倒杯清水喝。

    眼神不由自主地看到地上的碎地,是被撕碎的T恤布条,他的冷血在脑海回播。

    她 蹲xia shen子,紧紧掩嘴。

    ------------ ---------------------------

    雨桑抱着整 堆作业习题,在楼梯转折处手稍微不稳,几本习题掉了下来。

    " 呃......路适?谢谢啊......"她自顾不瑕,没法子蹲xia shen子,也没有空瑕的手去拿作业本,正是困挠之时,从楼上走下来的路适,蹲xia shen子捡了习题。

    路适大 男孩地阳光笑容:"客气什么。"

    他没有把作业本 还给她,倒是伸手将她上三分之二的作业本搜了去,极其自然地用双臂拢住,笑道:"你是不是把几科的作业都抱过来了?"

    雨桑淡淡的笑了:"呃......刚才碰着了张老师,顺便把她的拿上来一起发。"

    路 适摇头,脸上的笑却是依旧:"就你大好人,人家没有科代表吗,要你多事。"

    这是自从 上次在路边摊后,三天来路适第一次跟她讲话,好似什么事都没有般,和最初一样说笑谈话,雨桑内心稍稍有些欣慰,微抿着唇。

    "雨桑—— "路适忽然有些羞涩的笑,笑里藏着淡淡的油香,"上次是我心急了,我在这向你道歉,这些天引起你的困挠,很不好意思。"

    雨 桑有些窘,他莫不是误会了,以为她这些子的心是因为他?

    "要是 不嫌弃,晚上上完晚自习出来吗?我保证这次再也不想入非非。"

    雨桑想到上次话 讲得好像也有些重了,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晚上的时候,向小丫临走前看到路适过来找她,小丫头八卦子又上来了。愣是死活地蹭着她,这打听那打听,后面莫景风一通话过来,她才摸摸pi gu可地缩着脖子离开。

    相 比之前的晚餐,今晚这顿的晚餐简单愉悦,偶尔几句笑话,一个晚上都在轻松幽默,摒却了之前的所有不欢,像是认识很久般的老朋友般在一起谈话。

    回来的时 候,路适执意地要送她回宿舍,说夜间黑灯瞎火,小心磕着碰着。

    和他并肩走 在一起,雨桑笑容淡然,婉转地说:"就到宿舍了,我自己上去就行。"

    路 适踮高脚尖,故作去看路的姿势,笑说:"远的很呢,我送你回宿舍,你最少也会请我进去喝杯水吧?我都二顾茅庐了!"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诱惑:总裁,无爱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