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4:在这办了你

    <---凤舞文学网--->    "要想吃这店 里的我全能包下来让你吃,你吃得下吗?死倔脾气!"

    杏奕辰铁青着脸训了 她一通,看她小脸被呛得泪盈盈,两腮粉唇,咬着那微肿的唇委屈地坐在位子上,那遍布在浑上下尖利的刺也变成隐形透明的了。--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喝口,解辣。"他 随手拿起桌上那杯酒饮,凑到她嘴边要她喝下去。

    雨桑 吃过一过鳖了,再也不会上当第二次,不悦地咬着唇,"我不会喝酒!"

    杏奕辰算 是见识到了,她真的很会挑本事,该会的都不会,难怪那么辣的小龙虾吃下了近半盘,也倔得不喝半点水,原来是不擅长喝酒。

    他皱 眉低咒一声,没有理会她,任她辣得小脸越来越红,抽出一支烟,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别桌的女人看了过来,仿佛都能听到隐忍尖叫声,他不予理会,fa xie般地吸着烟。

    雨桑辣得额头都 是细汗,密密地渗出,舌头唇瓣好像要烧起来般难受,皮肤间有种被啃咬的痛,像小虫子上面一口一口咬着细,偷瞥了眼杏奕辰,他靠在椅子上,慵散地吸着烟,烟圈围绕在他们的周围,他看起来很有闲逸致,一时半会是不会走了的,她咬唇,只能低着头死死地等待这种感觉过去。

    杏奕辰没好气 地望她一眼,那张小脸微低着,咬牙一脸委屈难受。

    他边的女人哪个不 是要甚有甚,谁像她做得如此窝囊,真是蠢!不懂讨好也就罢了,还一骨子倔脾气,除了有时在上,被他故意的折磨弄到受不了,才会在他下破碎地呜咽shen ying。^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他潜意思里似乎也是 知道她的子,倔得不如一般会撒服软的女孩子,骨头硬得宁愿折断都不会愿意曲就,心都在投降时,那张小嘴却还能口是心非地说着违愿的话。

    区秦 阳说过,男人骨子里都是犯jian的,旁有个女人死心塌地的对你好时,你觉得她烦她腻歪人她不自立,可她不粘你不撒不说好话哄你时,你又觉得她天生和你犯冲!

    他现在就 陷入了这种感觉里,看到那张始终低着脸不敢服半句软的小女人,口就是莫名有股火在烧,她不像莫暖暖唇舌甜,她更不像路晴微气质独佳,她有的只是一倔骨!

    "叶 雨桑!你ta ma真是让我——"杏奕辰熄了烟,把烟蒂扔进镶嵌在桌上的玻璃烟缸,拿过桌上的酒灌了一大口,嘴里还留有一些,大手抓过她的脑袋,凑过脸吻上她的唇,把那一大口酒通过的嘴灌进她的喉咙。

    雨桑始不意料地 被灌了一大口,他松开手后,她大力地咳了起来,好一会儿,受不住他的喜怒无常,大骂出声:"杏奕辰,你这个疯子!"

    化下下荷和荷河。"闭嘴!"他 不耐烦地吼着。

    现在到底谁是受害者 ,应该是她吧?

    他大少爷明明还完好 无缺地坐在位子上啊,怎么却比她还不对劲?

    "咳 咳——你干嘛啊杏奕辰——"

    他大手突 然拉住她的小手,就往外走,她一下没反应过来,喉咙一个咳被辣又大大呛了一下,她难受地被他大力地往前拉着走,"你轻点呀,我自己会走,你干嘛要拉我——"

    刚才 的服务员怪不是味儿地在道上看着他们,当杏奕辰经过她时,她脸上立刻露出了微笑,往前献媚地靠近子,"杏先生,你要走了吗?"

    杏奕辰连眼都没 有抬,越过服务员,一脸漠然与清冷。

    看着活活吃了 个鳖,面色难堪的服务员,雨桑不予置评,任由杏奕辰拉着她,今晚第二次承受着陌生人们的奇异的眼光,她有些囧,杏奕辰是不是把她当宠物了,高兴时就喂下食,不高兴就训几句。

    被丢进了黑色的奥迪 里,她抚抚口,看着杏奕辰远去的影。一会儿后,他提着一袋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饮料回来,丢在座椅上,"习惯喝哪个就拿哪个喝!"

    "哦......"雨桑先前 是辣得受不了,但经他这么一折腾,时间过去一大半,也没那么难受了,在袋子里许多样式的饮料里挑了只矿泉水,璇转,打开,对着瓶口咕噜喝了一大口。

    "咳 咳——"本来没觉得多辣,可一碰着水,许是条件反,觉得越喝越辣了,也就下意识地多喝了几口,一急没咽完,呛住了,她口剧烈地震动。

    杏奕辰斜 靠在沙发上,好整以瑕地看着她喝水的狼吞虎咽样,见着她咳起来,伸手不自觉,往她背部轻拍,动作有些别扭地僵硬,低喝了声:"不能吃辣你还吃得那么带劲!"

    雨桑 觉得,他真是做坏事做得脸不红气不喘。

    "我早说过了我 不能吃辣,但金主想看我吃,我也不敢不吃。"忍了一肚子的气,雨桑也没好子,没好气地回了过去。

    "所以你刚才 的行为是在讨好我?"杏奕辰听了她的话,不怒反笑,伸出食指抚她那片仍红肿的唇,"我就不明白了,你讨好人的方法怎么就那么极端,我说房也包过了,zuo ai也不是第一次了,你天天在我面前自命清高个什么劲!"

    自命清高?雨桑反复 嚼着这个讥讽味十足的词,脸瞬时黑了。

    难道陪他shang chuang,是因 为她自甘堕落吗?她至少比他边那些慕虚荣的女人清高!

    "是 啊,要不是还有一星期不到的时间,我也没那个闲逸致。"

    眼看他眼 睛都血红了,她还要火上浇油,全长满刺的针对人,白白的牙齿露出一点点,咬着红润微肿的唇,黑而亮的眼睛直直地望着他。

    "叶 雨桑!老子今儿就在这办了你,看你有没有‘闲逸致’!"杏奕辰恨恨地说,再没有迟疑,伸脚狠狠的踢上了门,往前如狼似虎的一扑。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诱惑:总裁,无爱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