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7:我讨厌死你了

    <---凤舞文学网--->    黑色的奥迪R8 马路上缓慢地前驶,在众多车里却格外突出,不仅是他那拉风的外型,还有车牌号,六个9,与排在后面的车繁杂的车牌号形成鲜明对比,一路畅行。--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在X市这么鲜明的车 号,但凡有点背景的人开得了好车的人都知道,杏奕辰将车速又减到一半慢,背慵懒地靠着,狭长的桃花眸微眯,任窗口的风吹散额前的碎发,五官唯美,皮肤bai xi,薄唇微扬,噙一丝令人意乱迷的笑。

    老太太一般找他都不 会有好事,这回又是什么风吹着了?呵,相亲吧,他虽然才二十六岁,活脱脱的青年少俊,但老太太却已经近八十了,这年龄层的人最大的企盼就是抱孙子。但依他现在的心态,只怕回家又是挨不了一顿批。

    车子 稳稳地开进别墅大门,然后站在门口,车门打开,杏奕辰从车子里迈出脚步,一休闲简单的米白色衬衫,将他的体线条衬托的修长大气,,休闲却又透着说不出的优雅、高贵,微微有些凌乱的栗色短发带折着耀眼的阳光,凌乱地魅惑着每个人的眼睛。

    修长的手 指抚上门把,推开门,他低沉的声音响起:"老太太,别来无恙啊。"

    吱呀 一声,是红木门被推开的声音,后传来他熟悉好听的声音。

    雨桑呼吸窒了一 窒,背脊僵硬,嘴里又苦又涩,低着头去绞手指。^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老太太虽然近 八十,中气还是很足,她扯了一嗓子,清清楚楚:"死小子,给我过来,体不好还乱跑,你是有几条命欠收拾啊!"

    杏奕辰浅浅的笑了一 声,笑声低沉悦耳:"老太太,我这不是康复了吗,胃病哪会要命啊,您别让老爷子的危言耸听影响了您。"

    化下下荷和荷河。雨桑听他的笑声,觉 得整颗心都要融化了,换作在平时她也许会颇为心动,可现在......只有心焦和顾虑,手指抚上还平平的肚子,她有种想落荒而逃的心

    狭长 好看的眸扫到那抹小的影,衣服仍是白里的裙子,他瞳孔急剧地收缩,她来这里干什么?登门造访?呵,这个笨女人只怕不懂这些虚的,那就是老太太了。

    若无其事 的,他修长的双腿迈向雨桑,一步一步波澜不惊,用着往常一般的笑容,走到她面前停留了一秒,就在雨桑担忧他想做什么时,他已经又迈开了步伐往老太太一旁的位置去,然后随意自然地坐下去。

    "老 太太,你这是找了证人,打算来审我呢?"杏奕辰手亲地搭在老太太的肩膀,俯脸,对老太太莞尔一笑。

    雨桑对他fang dang的 行为是略知一二的,却如何也想像不到他和严谨的老太太也能如此随地相处,勾肩搭背?衬得容光焕发的老太太有种时尚的气息......

    她眉宇间添了 几分悦色,淡淡地抿唇,收回偷瞥的视线。

    老太太尴尬地咳嗽一 声,眼见一旁的佣人们都抿唇偷笑,她皱起眉,长满茧的手去拍打杏奕辰搭在肩膀上的手,沉声地说:"给我正经儿些,今儿个你得把话给我说明了,不然我打断你的腿,让你下半生都在医院住。"

    "你哪舍得呢。"杏 奕辰笑了一声,调侃一番老太太,趁老太太恼羞成怒前正经八百地坐在了一旁的位子上,双腿交叉右腿随地搭在左腿上,他淡淡地望从头到尾都低着头的雨桑,唇际染上一丝玩味的笑容,低低地说:"叶雨桑,你来干什么?"

    看她 不不愿的样子,手指不自主地绞不停,抿着唇没有半点喜色,想也不是不受待见老太太,她心里巴不得和他没半点瓜葛,他倒要看看她作为第一个被老太太的女人,会怎样难堪。

    听到他清 晰的声音,雨桑有种不可置信的感觉,却明明是理所当然的事,她僵硬地抬起脸,正好撞入那双慵懒微眯的桃花眸里,她口滞了一口气,紧紧咬着唇,只能向他求救,"是你一定要请我过来的,杏奕辰,她好像有点误会我们的关系了,可我解释了她也不听......"

    杏奕 辰只是面不改色地看她心慌的神,可笑地开口:"我们是哪种关系,而什么时候不是那种关系了?"他微笑地反问她,笑容里大有讥讽之意。

    雨桑微微一愕, 看他玩世不恭的笑容,她心里突得咯噔一下,他笑得云淡风清,却蕴含了常人不能察觉的怒气,她下午才刚顶撞过他,现在想让他为她解决窘困吗?她苦涩地敛了眸,手着捏裙子的布料,有种莫名的落泪酸楚心,是因为他的冷眼旁观吗?

    雨桑心想,立 刻坐不住了,她不要坐在这里任人屠宰!她急切地从沙发站起来,出乎所有人意料地越过了保镖,一口气向门口冲去,她的模样很狼狈,像个偷糖的孩子被抓住的紧张——

    "叶雨桑,你要去哪 里?"肩膀突然被抓紧,她的体被压了下来,后温厚的膛贴着他,低沉的声音从上至下地砸了下来,他愠怒地质问她。

    她现在是什么意思, 在给他脸色看吗?杏奕辰掐紧她的手臂,力道大得像要把她整个人掐入骨子里,感觉她肩膀轻微的颤,可她却不呼痛,也不求

    "杏 奕辰,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我讨厌你,讨厌死你了,你霸道你无你自私,你从来不会为人着想,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我知道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所以我不会妄想纠缠你,你不就是想和我zuo ai吗?那就做吧,做到你烦了为止,然后请你再也不要来干扰我的生活了......"她曲着子感受他的膛紧紧贴着他,羞愤地避开所有人火的注视,任他手指在肩膀以生气的力道弄疼她,她说着说着绪越渐高涨,无助地环住体,泣出了声。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诱惑:总裁,无爱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