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3:他们的对峙(1)

    <---凤舞文学网--->    下午的时候他 们在店里的包厢睡了一觉,雨桑因为体不适,很早就醒过来,然后又是一阵干呕,她尴尬地推开他横在她上的胳膊,翻着要起来。--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不睡了?"杏奕辰 也醒了,睁开眸看她,手臂一伸将她又搂到怀里。

    忍着胃口抽搐的难受 ,她轻轻推搡他,"我要去下洗手间。"?

    杏奕 辰手掌揉着她的腰上软软的,"快去,然后我们回医院。"

    雨桑点头 ,轻手推开他就往洗手间奔。

    打开 洗手间的门,雨桑谨慎地把门反锁上,偌大的空间只有她一个人,她立刻撑不住地在洗手台呕吐起来,她捂紧不停抽痉的腹部,一边害怕让外面的杏奕辰听到,打开水龙头的开关,哗啦哗啦的水立刻涌出,遮住她呕吐的声响,她又吐又哭,捂着小腹流泪地泣出声:"对不起对不起,宝宝,真的对不起......"

    回到车上时,杏 奕辰专心开着车不置一语,雨桑也不说话,手伏在座椅上,忽然想到女医生的话,"体没有什么大恙,怀孕这阵子里千万记得不要太过劳,要多吃点补品,这样保持下去,以后生出的孩子会很健康的。"

    在孩子没到来 之前,她从来不敢去想像有一天会有一个孩子,而且是在这样的形下,孩子的到来让她又惊又喜,可也带给了她很大的困扰,她陷入了对孩子的歉意和现实的无奈的徘徊中。^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在想什么?"前面 正是红灯,杏奕辰也恰好停了下来,看她一路上都心在不焉。

    "嗯......你什么时候 出院?"她回过来去望他,俊郎非凡的杏奕辰此时转过脸看她,一裁剪简洁的米白色的休闲衫,让他看起来像个二十岁的年轻俊年。

    "照 顾得累了,想快点离开我?"杏奕辰眯眼,打量她一眼问。

    她一下午 对什么都没兴趣的疲劳他都看在眼里,只能说不是他观察力太敏锐,而是她根本不会遮掩,嘴上笑着眼睛却无神,一张脸没有半点喜色的感觉。

    "不 ......不是的,我是想知道具体时间,而且你体也好得差不多了。"她明明不是想说这些,却有种不打自招的笨拙感,杏奕辰轻轻一笑,看着她无助滑稽的表

    化下下荷和荷河。雨桑低下脸,绞 着手指低低地说:"我最近体有点不舒服......我想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出院,到时候我想抽空去看个医生......"

    "看医生?" 杏奕辰听完立刻一反前态,双手竟有些紧张地抓紧她的肩膀,不解地问:"你生病了?为什么不早点说,现在回去医院我立刻叫人给你检查!"

    雨桑一听,心慌地抬 头,见他一脸肯定的表,有些手足失措,僵僵地摇头,"只是有点小感冒,不用那么郑重其事的。"他眸子里有种执意的东西,她脸红的把手覆上他抓在肩膀的手掌,轻声说:"我只是有点累,想休息几天......快开学了,我还有作业没写完,如果作业不按时完成,到时候会被扣分的,影响保送大学的机会。"

    他只是面无表地看 她,不置可否。

    雨桑 想到后面要去做的小手术,医生说时间拖得越久危险更大,何况她年龄这么小,很有可能要导致一些不良的后遗症,他不说话,她也就接着说了:"杏奕辰,只要一个星期就行,到时候我回来接着......侍候你的。"

    "侍候? "杏奕辰冷如冰霜,扫了她一眼,冷笑出声,似乎对她的话感到可笑。

    雨桑 心虚地看着他,抿着唇不知道说什么。

    "你是不是有点 误会了?"杏奕辰抓紧她手臂的力度加了几分,似笑不笑地说。

    雨桑诧异地看 着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误会什么?

    "叶雨桑,你觉得你 现在是在侍候我?而不是一直在敷衍我吗?你连一个qing fu的基本都没有做到!"他不知为何如此轻易被她激怒,只是捏得她骨头都咯吱响,冷笑连连。

    雨桑也愠怒,低吼, "你不满意大可不要我陪在你边,你从来都不缺女人,一个莫暖暖都比我强百倍强千倍,你大可让她们讨你欢心,我就是不懂,我也什么都不会,我不会讨好人不会说好话,只要你一句话有的是女人送上门争相献媚,我算什么!"

    "呵 ......"杏奕辰不怒不气,轻笑出声:"我从来没有强求你做什么,当初是谁为了五十万答应了三个月的协约,现在又是谁为了三百万把自己再次卖给我,叶雨桑,你ta ma给我听清楚,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强迫你,别ta ma把自己弄得楚楚可怜,我从来就没有放在眼里!"

    雨桑一张 脸顿时苍白,眼睛睁圆地看他。

    从到 头发都是她自愿的,自愿送上门让他糟蹋,自愿让他摆布自己的体,在他下承受无次数的,每一夜对她来说明明都是痛苦的源头,可子都会不由自主地去迎合他,甚至为他做很多陌生的动作,她惊觉,为自己的无耻有种落泪的感觉。

    她是biao zi——

    杏奕辰抓着她 肩膀的手有些松懈,看着她大而亮的眼睛瞬时失去光彩,小脸苍白得犹如张白纸,细看下她整个人已经瘦弱得像小孩般小巧。他一眸墨黑的眸深了又深,仿佛是在侦察她,片刻后,重新坐好在座椅上,手抓着方向盘,冷冷地说:"去吧。休息够了再来找我,我不想一直跟只木偶zuo ai。"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诱惑:总裁,无爱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