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6:危难VS平静(1)

    <---凤舞文学网--->    她愣愣地僵在那里,不知所措地环紧手臂,小脸低垂任刘海遮住眼睛,突然,肩膀被一只手拍了下,她才惊得回过神,小脸刷得回后望。--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是一个男生,穿着白色的运动服,脸上的笑很纯净:"叶雨桑?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雨桑被吓得不轻,以为是碰上在夜里出没的流氓,直到看清男生的长相,她才松了口气,如是说:"有点事......你?请问我们见过吗?"仔细打量男生的长相,弯弯的眉,有些稍的鼻梁,不像杏奕辰那样一眼吸引人的好看,却有种邻家男孩的味道。

    "我这学期坐在你后桌呀,你不是都不知道吧?哎,果然是不食人间烟火a!"他笑起来嘴角间有个浅浅的酒窝,半开玩笑半埋怨道。^书客居网友自动提供更新 ^www.shukeJu.com^

    气氛本是有些微妙的僵硬,雨桑心里作崇,一直想着他不要将她当成缓交女......

    "谢谢......我先回宿舍了。"雨桑轻轻道了声谢,在主任赤果果的猜测眼神下逃离了现场,回到宿舍她将自己丢在了chuanshang,上刚才流了汗虽然现在干了,却有点黏黏的感觉,她潜意识是想着要去洗手间将自己洗个干净再睡的,可不知不觉已经睡了去......今晚累惨了。

    "......"可是她睡不好,一整夜都在做恶梦,梦到八岁那年妈妈和爸爸吵架,她站在门口看着妈妈冲向厕所拿起清洗剂要往嘴里灌,却被爸爸夺了过去,她哭着喊着,爸爸重重的扇了她一巴掌,然后拖了她进房锁起门,里面吵得响彻云霄,不停有‘砰砰砰’的声音传出来。她走了过去,两只小手拿起被丢在地上的清洗剂,走到外面丢得远远的......

    下完课后,隔着一个座位的向小丫走了过来,拍着她白得透明的脸,紧张的问:"你怎么了?不舒服?要不要去看下医生a?"

    "......应该是着凉了,一会就好。"她很久不做那个恶梦了,昨晚却反常地一直回播梦境,她早上醒过来时后背全是冷汗,当时匆匆忙冲了个冷水澡,就跑着来上课了,或许是那会吹到风了。

    "对了,昨晚你和金龟婿发展到哪了?几垒?"向小丫昨晚因为门进不了校门就在外面找了个宾馆屈就睡了一晚上,早上跑来上学的时候差点没迟到,等到现在下了课才有时间八卦,一肚子好奇问起来特起劲。

    "我昨晚在宿舍睡的觉,倒是你碰上门了哦?"雨桑手点着向小丫的脸蛋,举足轻重地说。她暗叹,对杏奕辰的事她一直尽量能避则避,她心知肚明自己是他花五十万交易的女人,只要他想她就要从,只是昨晚要是她没出现在他面前,或许他已经忘了她?晃晃脑袋,接下来的三天她只想无波无折地渡过......

    "不是吧?你昨天是不是头痛眼花,外加内分泌失调?"向小丫夸张地撑着O形嘴形,小手还外带在她额头抚了抚,尔后才痛彻心扉道:"杏奕辰a,你好好念一遍这个名字,就是这三字以后拿出去当招牌,人家看到你都拿神供着!"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诱惑:总裁,无爱不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