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凤舞文学网--->    一曲终,耳边却依旧琴声袅袅,彷如绕梁三不绝于耳。--凤-舞-文-学-网--

    良久,柳予熙才慢慢站起走到窗边,缓声道:"真是天籁绝音。"

    "你不问我是谁?"桃夭将琴放到案上,站起

    柳予熙回头,看着她,黑亮的眸子灿若星辰,笑着反问:"是何人有何重要?"

    桃夭旋即笑道:"是不重要。多谢你这些子的照顾。"

    柳予熙看着她的笑容怔了一下,笑意爬上她的冷眸,瞬间四季倒转的只剩暖画意,美不胜收。她的笑,绝美的笑,这笑如暖,却也如冬凉。

    随后怀疑的问道:"是想离开?"

    "自然,我已伤愈是时候离开。"桃夭淡然道,"何况你也有事要忙不是。"

    柳予熙闻言子不由一僵。

    年关将近,宫中仕女大选,为当今皇上选妃,还有各个皇子的王妃。

    所有公卿官宦家的,年龄合适未定亲的,都必须参加。仕女大选非是寻常选秀女,非公卿官宦出的贵女不取,民间女子是不够资格的。这事由太后率宗室的名义办,为帝选妃尚是其次,主要是十几位王子wangye。几乎所有当太后跟皇帝的似乎都有着指婚的癖好,尚未成婚的一次解决了省心,已经成婚了的也可以再收个侧室,多子多孙,为皇室开枝散叶,皆大欢喜的好事,何乐而不为?

    化荷花面上下下。明,这位皇子,将在太后的主持下,迎娶四位出名门的侧妃。

    桃夭突然道:"拿掉你的面纱。"

    柳予熙没料到她会提出这个要求,楞怔了许久:""

    桃夭走到他面前,唇角轻勾,笑得有些邪气:"怎么有贼胆敢偷偷亲我,没勇气摘面纱?"

    望着桃夭凌厉似清剑的目光,心猛地一震,黑眸中不由有些窘迫。^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她知道,她居然知道。本以为这是他一辈子的秘密,现在却被她这般chiluo地揭露了出来。

    ",在下不是有意冒犯,只是"柳予熙踌躇着不知怎么说,连看一眼桃夭都不敢。

    "既然这样,看一下你的脸不过分吧。"桃夭笑容依旧,却只有唇角弯弯。

    "好。"柳予熙反手去揭面纱。

    "慢着,"桃夭看了他一眼,眉梢轻挑:"我来。"

    一袭黑色镶金边的宽袖华裙,衬着如琉璃般的碎金,墨发未束随意散在肩上,站在窗棂前,完美的侧脸映着阳光,一边明媚耀眼,一边在影里,仿佛暧昧不明。一双白净赛雪的素手白得发蓝,修长的手指一长轻柔的面纱随风而落。

    清而不冷,媚而不妖,不笑自艳,素肤如脂,肤光如雪,眉目如画,桃花绝艳的眸子淡如水晶,静如深夜昙花开,凝如梢上明月辉,笑若山顶的花,风一过,次第层层的开

    桃夭一直知道他很漂亮,却从未想过他能漂亮成这样。青莲般的男子,呵呵,揭了面纱之后的他又怎么能只用青莲来形容他呢。如果燕清铭是一朵妖娆的玫瑰,那么揭了面纱的柳予熙就如同一朵渡了金边的百合,清新却又夺目。

    "还给你。"将手里的纱巾递还,桃夭看他的表并没有多少惊讶。

    柳予熙估计是第一次遇到对他的容貌无动于衷的,自己反而有些呆了。

    "恩?"桃夭抬了下手,白色的纱巾被从窗外吹进的风扬起,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

    柳予熙这才反应过来,神却有些失魂落魄,眼睛望着淡然的桃夭。错手握住了桃夭的手,指尖一片清凉。

    "对不起,柳某不是有意冒犯"柳予熙嘴上倒着歉,手却没有松开。

    "有贼心没贼胆。恩?"扬了一下被抓着的手,桃夭眉峰淡挑。

    柳予熙低下头,沉默不语,只是手却执着地握着,不肯松开。

    桃夭低低叹气。

    "既然来了就出来。"清宁中,桃夭在外对着天空盘腿而坐。

    中一阵风吹过,一个红色影单膝跪下。

    "拜见主人。"血郁悒低头行礼。

    "起吧。"桃夭目光扫过地上的人。

    "主人,你太不仗义了,居然自己先跑了,害得我背着白景阳到处找你。"血郁悒站起,撇着嘴抱怨。

    "谁?"桃夭没有理会血郁悒,紫眸一动,出声喝道。

    又一阵清风吹过,一个青色影一晃跪倒在她后:"主人。"声音硬冷,有如岩石。

    桃夭没有回头,轻声道:"风,你也来了。"

    "风担心你的安危,所以跟我一起来找你了。"血郁悒在边上搭腔,风这个家伙跟块石头似地,不帮他被主人罚死都可能。

    "白景阳呢?"双手结成一个莲花手印,分别放在盘坐的腿上。

    "在魔教总坛。"风直脊背,答道。

    "你们两个过来。"

    血郁悒和风走到桃夭侧,垂首而立。

    桃夭目光落在远处的天空,目光空远:"血莲在哪里?"

    风猛地跪在地上,眉头紧蹙:"主人,不可以。"

    血郁悒也生气道:"你干嘛要找血莲,那段记忆没有了不是更好。"

    桃夭紫眸深沉,冷漠地扫过地上的两人:"放肆,本尊的事也要你们干涉不成"

    血郁悒赤眸一下子睁圆,对着她吼道:"你忘了雷是怎么死的吗,你还要找回血莲,那个燕清铭有什么好的,把你迷成这样。我一直以为只有女人才能做狐狸精,那只青狐狸值得你这样吗?你是不是要他把我跟风全害死了才甘心!"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桃夭冷着脸,抿着唇。

    血郁悒的脸被打到一边,嘴角含血,眼神一下子变得很伤:"女人,你居然打我!好,你去找血莲,去找燕清铭,我现在就走,不碍你的眼。"血郁悒负气甩袖而走。

    "站住,血郁悒你敢走就不要再回来。"桃夭声音骤然变冷,四周空气瞬间凝结。

    风不着痕迹地拦住血郁悒的去路,对着他摇摇头。

    "女人,你到底想怎么样?"血郁悒好不容易压下口的气,坐到她的边紧紧盯着她。

    "我找血莲不是为了燕清铭,记忆不全我就无法完全融合体内的灵石。雷也该回来了。"桃夭转眸回望他,紫眸里光芒四

    "你是为了救雷吗?早说嘛,我跟风带你去找血莲。"血郁悒像个小孩子一样笑起来,面容也跟着生动起来,可惜脸肿地跟馒头一样。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