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凤舞文学网--->    "女人,后面有.人跟着你。--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桃夭不理。

    "喂喂,女人听到没.有啊,后面有人跟踪你呢。真是的没有了法力,连听力都退化了,你这样我以后怎么办啊,我真是命苦"

    桃夭终于.受不了耳垂处传来的喋喋不休,用手重重捏了捏耳朵上的月牙状的耳钉。

    "喂.喂,痛女人,你干嘛啊,下手这么狠,痛死了。"月牙耳钉发出若隐若现的红光,像是在发表抗议。

    "死小子.,再吵信不信我把你重新封进玄魔琴里,耳朵疼死了。"桃夭低着声音怒吼,这男人真是太聒噪了。

    "你这女人真是.没良心,我这么上心为了谁啊,我"血郁悒有些委屈继续想唠叨。

    "再啰嗦试试."桃夭地威胁.

    "不说就不说,不过你不管后面那几个人吗?"血郁悒急忙收声,不过还是有些担忧地问。

    "你不是说白景阳快.死了吗?还有心思去管那些人,恩?"桃夭朝天翻了个白眼,最后的一个音徒然上翘,带着严厉。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她还会这山里吗!

    "那,那.我们快去找玄武吧。"血郁悒的声音有些结巴,不敢再惹桃夭。

    "你.不是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吗?他在哪个方位?"桃夭朝四周扫视了一下,鸟不拉屎的地方,真是荒山野岭。^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白嫩的耳.垂上月牙形的耳钉发出一道红光,过了一会,血郁悒轻声道:"在西北方,我感觉到一丝仙气。"

    西北方。桃夭朝.着一处野草丛生的山路走去,两边柴草生长茂盛。

    "死小子真会躲.,挑这种地方。"桃夭一边走一边埋怨。嘶,一声,衣袖又被树枝挂住撕裂了一条。而她的上已经到处是挂着布条的裂痕,原本精致的长衫已经破烂不堪,衣衫褴褛.

    "扑哧"一声,耳垂处传来一声嗤笑声。虽然很轻很快就收敛,但是桃夭还是清楚地听到了。

    化荷花面上下下。伸手重重捏了下耳钉.,不意外传来血郁悒大声的叫喊:"喂女人,你干嘛啊,很痛哎。我都没说话,你还捏我。"

    "你还敢.说,你说白景阳在这里,人呢?血郁悒,你是不是在耍我玩啊?"桃夭的袖子又一次被痢疾挂住,连名带姓地吼血郁悒。

    "我.哪敢耍你啊,玄武是在这边。我已经能清楚感觉到他的气息了,再过去点就到了,我保证。"血郁悒也听出了桃夭的火气,连忙狗腿地讨好。

    "哼。".桃夭冷哼一声,踩着重重的步子往前走去,"如果前面还是没有,我一定会把你大卸八块,丢水里去喂狗。"

    此话一出,血郁.悒很不给面子地笑了。

    "什么狗能养水.里啊?"血郁悒虔诚地问.

    桃夭一愣,半响才磨着牙爆喝:

    "海狗不行啊。"至.于海狗算不算狗这个关她鸟事。

    正吵着,.前面终于豁然开朗,出现一块平地,一侧有个很隐秘地山洞。平地上只有一些及膝地杂草,没有尖利刺人的痢疾。山洞上面挂下很多野草,两面爬满了爬山虎,绿绿的几乎遮住了洞口。

    "他.在里面?"桃夭问。

    "恩,应.该是。"血郁悒答。

    捋了捋已经破旧.的袖子,桃夭往山洞里走去。

    山洞里有些潮湿.,里面有块大石头,上面躺着一个人,上全是血痕,白衣已经半红.

    "喂,白景阳你没事吧,醒醒"桃夭走到大石头边上,上面躺着的正是受了重伤的白景阳。

    "他受了重伤啦,最.好先给他疗伤。"血郁悒对着桃夭道。

    "废话,你不说我也知道。现在怎么办?"桃夭看着半死不活的白景阳一阵郁闷。她现在上又没药,这么一直流着血,不死都难。

    "我.出去找些草药,你在这里看着他。"说着一阵红光闪过,越过洞口。

    桃夭摸摸.耳朵,上面的月牙形耳钉已经没有了。看着昏迷不醒的白景阳,紫眸转了两圈,想啊想。最后终于将白景阳脱了个精光,只剩下一条kudi。将他上那件白色衣袍脱下来,桃夭才发现把它说成衣服真是太好听了,这简直就是碎布条,上面的血迹还没干透。

    真是个白痴。看.着白景阳上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疤,桃夭忍不住低低骂了声。这些伤很明显,一眼就看出来是在太昊清无阵里受得伤。

    掏出手帕正给白.景阳擦着脸,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哟,原来还有相好的在呢。"

    回眸,正面对上刚从.洞口进来的雪儿。

    雪儿斜睨.着她,表很嚣张,泛着青光的眸子里透出不屑。

    "滚.出去。"桃夭只说了三个字,然后继续帮白景阳擦那张脏兮兮的脸。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一边gouyin着魔尊,一边又在这里跟小白脸幽会。赤炎神,看不出来,你还这本事啊。"雪儿看到桃夭对她的无视,刻薄地口不择言。

    桃夭的修养简直.到了一定境界,听到雪儿这么说她都无动于衷,只是在听到她说白景阳是小白脸的时候才懒懒地朝天翻了个白眼。这女人看他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就认定他是小白脸了。她要是看他活生生站在她面前,冷着张脸对她说话看她还这么认为不。

    连对峙都算不上.,桃夭侧负手而立,黑色的广袖虽然已经很破,但是丝毫不影响她的气势。夕阳的余晖从外面映进山洞,照在桃夭素白的侧脸上,投下一半的影,金丝镶边的黑色衣裙在橘色余光的映照下越发华贵,头上的盘龙古玉簪折了青色的光芒。微眯地紫眸迎着太阳的光芒,深沉地华丽着.

    雪儿突然感到不安起来,之前在别院见到的桃夭不是现在这样的。虽然当时她披头散发,外袍凌乱,跟现在的状况相差无几,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却是完全不一样的。那时的她看上去病怏怏的,脸色苍白,双目虽然凌厉,却没有这样的气势,仿佛一条苍龙,一遇风雨就要腾空而去。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