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凤舞文学网--->    不远处的玄魔琴.闪着血光,琴通体血红,煞气十足,她带在边一千年也没让它收敛。--凤-舞-文-学-网--

    .哎,为什么你总是这样肆意呢,连边的东西也这样张扬。

    低头微笑着.伸手理了理桃夭的发丝,澹台央加的指尖轻拂上她的眉心,那簇耀眼的火焰印记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出现呢。真的好想再看看那个女子眼中的张狂。

    她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形,那是千年前的蟠桃盛会。

    她远远地望.见她一红衣,坐天帝之下,面带微笑,她对着天帝俯首称臣。但她却仿佛可以看见她背后高傲的展开从不收敛的华丽的苍劲的翅膀,她在天的顶上飞翔,俯视一切,那种气势,让当时的她看得喘不过气来。

    她看上去是那么.霸道也那么自我,那光芒如天边最亮的星辰,那么一小点却散发出太阳的灼,绚烂得刺痛了整个夜空,所有人都在她的耀映下骄傲而痛楚着。

    这么多年,那.短暂的一眼一直烙印在她的记忆里,她此后再没有看见一个女子甚至一个人能与之相比。她同也羡慕天帝,这样的人站在他的朝堂上,她的躯跪拜在他脚下,她的翅膀却高扬在九天之上,那是何等自豪又自卑的景?

    等到她在灵山修.行大成后,却听到她为了一只小小的青狐,居然下界为魔。当时的她惊愕地几乎尖叫,什么佛、悟,三界五行通通忘掉。她不相信啊,她怎么能够去相信这样的事。这赤炎神本是石中天生地长之物,天心地,漫说人就是物也未必有,神佛尚不能以动她,何况一个小小的妖精乎?神佛犹不是人就是妖,有隙可谋,她却是石中物,无无规无德。

    .可是她想错了,赤炎神不仅为了那只青狐下界,还为了他跌入轮回道,灵石散落,魂魄四飞。^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白色的宽袖.一卷,远处的玄魔琴瞬间到了澹台央加的手里。细腻纤长的手指轻轻抚过隐隐泛着血丝的琴弦,将它放到桃夭的面前。

    "这是你的东西.,现在终于可以物归原主了。"

    澹台央加看.了眼玄魔琴接着道:"你也等了一千年了,好好守着她吧......"

    玄魔琴好像听懂.了她的话,琴弦闪了两下,通体散发出一股耀眼的红光。只是冰上的桃夭却浑然不觉,双目紧紧闭着。

    澹台央加从冰.上下来,整理了下衣袍,然后慢慢朝山洞外走去,走到洞口时,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幽声道:"我期待你的回归......"

    化下花荷面下上。话音未完,影.早已不见。

    .

    "你努力了.一千年,可是你能强大过她吗?

    "你一直在拼命.找回她,可是你就这么肯定她能原谅你的背叛吗?她睿智强大却冷心冷,这样的人能接受一个曾经让她跌入轮回道的男人吗......"

    "她不会忘.记她是高高在上的神,是你的主子,她永远不可能躲在你的羽翼底下,即使她再你都一样,你们从一开始就不是平等的......"

    燕清铭不知为何.脑中突然跳出在玉仙湖桃夭对他说的话,那样让他不知所措的话语,好象好象只要他一认同也就意味着他和他所一直坚信的炎的感就会消失掉一样......

    "我明明叫她.闭嘴了啊!明明就要她闭嘴了,为什么她就是要说呢?难道她不明白吗?她没有听到吗......"燕清铭有些恍惚的说道。

    最专业的纯站,言小說吧

    "清铭,清铭,.你还好吧!"

    .耳边传来的是熟悉的声音,燕清铭张大了眼想要看清楚到底是谁在说话,可是,为什么眼睛一直雾雾的?是什么模糊了他的眼睛?燕清铭伸手轻抹了一下眼睛,沾在手上的是温温的液体。

    "我......哭.了?"燕清铭抬起头,有些求救的看着子墨,"我为什么又哭了?为什么?"伸手抓住他,像抓住一株救命的稻草一样,死死的绝不放开,"告诉我......她也会哭吗?炎他们也会哭吗?"

    "炎她们?"突.来的温和声音有些模糊,好象很近又好象很远。

    "炎......和.桃夭......"

    "她们是两个人.?两个不同的人?"

    "......恩,夭.儿是这么告诉我的。"

    "我现在要的是.你的想法,不是什么‘桃夭告诉我的’,你明不明白!"子墨紧紧抓住燕清铭的双肩,"你怎么可以打她!你怎么可以在深深的伤害了她之后一走了之!?"温和的声音不再,子墨的嗓音尖锐的好象能够刺穿燕清铭的脑袋,他痛苦的抱住头。

    ."是她骗了我!她骗我她是炎!她怎么可以骗我!我一直是那么的......那么的相信她......"

    "桃夭没有.骗你,她从开始就告诉你她不是赤炎神,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纠缠着她,你忘了吗?你明明知道她忘记了过去,她只是一个凡人,她不再强大到让人仰望,这一切的事实你比谁都清楚。为什么你就不能多为她想想,为什么要这样苛刻地去对待她,她现在才是最无辜的人啊。"

    "我伤了她......."燕清铭痛苦地皱起眉头,离开时那个张扬的笑声让他记忆犹新,他不仅伤了她的更伤透了她的心。

    子墨握住燕.清铭的肩头:"不要再错过她了,真是不要再错过了......"

    "可是我做不到.......子墨......"

    "......其实,.你知道吗?清铭,桃夭她很可怜哦!"

    "为什么?".

    ."因为啊,她明明什么都记不得却要承受两个人的感。"

    "两个人的.感?"

    "是啊,赤炎神.的,还有......她自己的......"

    明天会继续.更新的,偶尔爆发下,大家别介意啊,刚开学,作息时间真的好难调整啊,哎。

    說专說小。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