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凤舞文学网--->    一夜缠绵,燕清 铭就像一个不知餍足的兽一般肆意掠夺着她的一切。--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下人毫无保留的奉献着自己的一切,承受着他的激

    天灰蒙蒙的,带着丝丝光亮,桃夭已经悠悠醒来,一睁眼,有些想不起此刻自己在何处。她挣扎着想起来,不料子刚动了一下,下便传来撕扯的疼痛。该死,这个混蛋昨天到底要了她几回,为什么她的腰跟快折了一样。

    桃夭 咬住下唇,防止自己发出痛呼。微微用手臂支起子,低头看着边这个睡得如同婴儿般香甜的男子,不由一阵气闷:可恶的家伙,你到睡得香。

    心中 腹诽,手却不由自主抚上燕清铭的脸庞,指尖由额头往下youzou。划过他修长的眉,轻轻的擦过那双桃花般迷人的眼睛,桃夭轻叹。那双似黑夜般深邃的眼眸只要一想起来就让她心乱跳。又长又翘的睫轻轻遮掩着毛投下一道暧昧的影,略过gao ting的鼻梁,食指描绘着他优美的唇形,指腹轻轻摩挲着迷人的薄唇流连般不肯离去。

    啊——突然指尖被含 住,舌尖划过,一阵麻痒。

    桃夭吃惊地抽出自 己的手指,尴尬而又有些愤慨地瞪着那个作怪的男人:"你......醒啦?"

    " 有人的手不安分一直扰我,想不醒都难啊。"燕清铭闲闲地看着桃夭,伸出舌了下唇,邪邪道:"不过,味道不错。"

    桃夭的两颊瞬间 覆上一层红晕,撇开头,硬硬道:"我又不是吃的,什么味道不错啊。"

    "谁说的,宝贝的味道简直就是......"燕清铭揽在她腰上的手突然用劲,桃夭毫无防备,一下子半趴在他的怀里,燕清铭在她耳边补上未完的话,"妙不可言。"

    "你 做什么呀?"又一次毫无准备地被他偷袭成功,桃夭忍不住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挣扎着想起来。

    燕清 铭的手从腰滑到她的背上,微微一用力,桃夭又再次扑到在他的口。稍稍有些粗糙的手掌在她光洁的背上youzou,感受着桃夭前的柔软。

    "好软,好舒服。" 目光落在那团xue bai的丰盈上,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

    "你......你个大色 鬼。"桃夭简直被他气死,脸上的潮红却越来越浓,仿佛快要滴出血来。

    这 人简直就是个流氓!!!桃夭都不敢抬头了。

    "小傻瓜,羞什 么。^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一个翻将桃夭压在下,燕清铭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精致的下巴。

    化下花荷面下上。 桃夭垂下明媚的紫眸,连余光都不敢看他。

    "炎 ,我你。"燕清铭捧起她的脸,叹息着在她的额头印下一个吻,没有激,没有占有,有的,是全然的恋,满满的恋。

    炎, 又是炎。这一刻,这一瞬间,桃夭突然觉得这个名字很刺耳,刺耳地让她呼吸都变得艰难。

    "炎?"没有等到回 应的燕清铭不由垂头望向桃夭,只见她脸色苍白如纸。

    紫眸再次对上幽深 的黑眸,浓郁的恋,一览无余地担心,只是那里的恋与担心有多少是她的?

    她 梁桃夭不是别人的替代品,任何人都不是。压抑在内心的饕鬄突然无限地膨胀开来,yu wang也随之无限膨胀开来。

    "你冷吗?为什 么脸色这么差?"将暖和的大氅裹在桃夭上,用力抱紧,好像眼前的人随时都会离去一样。

    "......知道为什么我让你叫我夭儿,而不是炎吗?"桃夭看着他。

    "... ...为什么?"燕清铭有些奇怪,看着桃夭勾起一个冷酷的笑容,燕清铭变的恍惚,他发现自己好象突然变的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了,可是,他分明感觉到了桃夭的颤抖,那种压抑的痛苦,燕清铭发现自己的眼睛似乎都有些涩涩的了。

    "因 为......赤炎神死了,而我,活着。"

    好象有什么击中大脑 似的,燕清铭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瞬间懵了都!"什么叫赤炎神死了,而你活着啊!"

    桃夭摸着他的脸颊 ,有些好笑:"你还没有发现我为什么这么痛苦迷惘吗?"燕清铭傻愣的摇摇头,桃夭笑的愈发畅快,"哈哈哈哈哈哈......你真的是魔尊燕清铭本人吗?不会是什么人假扮的吧!呵呵。"

    桃 夭突然敛起笑,"你为什么没有发现,我是桃夭,她是我的前世没有错,可是我并不是她。"

    "骗人!"

    "骗人?"桃夭歪着头对着他笑,"我也希望是在骗人呢!"

    突然 她抓紧燕清铭的双肩,神变的疯狂:"明明和你纠缠不清的是赤炎神,为什么我要被卷进来,为什么你要那么自私,为什么一定要缠上我,为什么要对我说那么多根本就不是对我说的语?你知不知道我多想要理智的解决你和她的问题,可是我后来才发现一切都不对了!我竟然和她一样上了你!居然该死的上了你!为什么!为什么我居然又步了她的后尘!可是......你喊的人永远是她,只有她!"然后桃夭又笑了,看着燕清铭惊讶的脸,笑了,上勾的唇笑得温和,似冬去来,乍暖时候,胜却艳无数。燕清铭仿佛又看到了在火云宫那个笑容温和声音清冷的绝se nv子,对他说"变强大,以后就没有人能欺负你了"。

    燕清 铭有些颓败,"你在开玩笑,你骗我,你明明就是炎,怎么会不是呢?"

    "我为什么要骗你? !"桃夭一脸冷漠。

    "炎,你记得我的 是不是?你还在恨是吗?所以你不想认我。炎,我知道错了,当年我太傻中了天帝的jian计,让你掉进了轮回道,我真的好后悔好后悔,求你原谅我好不好,好不好......"燕清铭抓着桃夭的手,恳求。

    " 我说了我不是赤炎神,你听清楚了吗?"桃夭扯掉他的手,冲他大吼。

    燕清铭一把抓住 桃夭的手臂,发了疯似的摇晃她,"如果你不是,那么我的炎又到哪里去了呢?告诉我啊!如果你不是,那么炎她到底去了哪里!她抛下我去了哪里!我这一千年来的等待又算什么!你说啊!告诉我啊!......求求你,告诉我......告诉我......"

    桃夭张大了眼睛,抬起头,有些空洞的看着天空,"燕清铭......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好不好?"不等他回答,桃夭径自说道,"你努力了一千年,可是你能强大过她吗?

    "... ..."

    "你 一直在拼命找回她,可是你就这么肯定她能原谅你的背叛吗?她睿智强大却冷心冷,这样的人能接受一个曾经让她跌入轮回道的男人吗......"

    "闭嘴......"

    "她不会忘记她是 是高高在上的神,是你的主子,她永远不可能躲在你的羽翼底下,即使她再你都一样,你们从一开始就不是平等的......"

    " 闭嘴!"燕清铭一把扯住桃夭的手臂,"闭嘴闭嘴闭嘴!你给我闭嘴!"

    "你在怕什么? "桃夭淡笑着道,"我说的都是事实,不是吗?"

    "啪!"清脆的声音不断在桃夭耳边回响,桃夭摸着红肿的脸颊有些不敢置信。

    "你 ......打我?"

    燕清 铭痛苦的皱起眉头,"是,我打你......"

    "桃夭,我不想再见 到你......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你,好自为之。"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开,长长的玄衣薄衫在空中划过一个清冷的弧度。那个背影是那样决绝,丝毫不留余地。

    燕清铭走了,桃夭 却笑了,她坐在草地上狂笑着,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却还在笑,"哈哈哈哈......咳咳,哈......哈哈......"

    那 个男人昨夜还抱着她抵死缠绵,在她的耳边说着浓软语,在她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炙的吻,如今却走得那样狠绝。

    想起他对她所做 的承诺,桃夭瞬间笑的更加疯狂。

    不要离开我,你是我此生的唯一......我永远只你一个......

    我不 想再见到你......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你,好自为之......

    好笑 ,太好笑了!这算是报应吗?来的好快啊!难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现世报?哈哈哈哈......燕清铭,你真好......真好,我梁桃夭不会忘记你的!

    后传来一阵阵放肆 而张扬的笑声,但是燕清铭却清晰地感觉到了其中的凄厉和悲伤。心,随着阵阵笑声抽痛起来,手掌握紧又松开,然后又握紧,不知多少次,直到掌心一片殷红。他忍着不回头,不去看她,因为她说她不是炎。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为什么要打碎我的梦,为什么要让我连最后生存的希望也幻灭,这到底是为什么?

    谁也无法回答燕清 铭的心里的问题,也没人能了解桃夭的心到底被伤得有多重。

    桃 夭整个人仿佛被掏空般倒在草地上,泪水从眼角落下:"是啊,我忘了,忘了......原来,我不是他的那个炎......"

    "我是桃夭,我 活着,可是她死了,赤炎神早就死了......他也死了,哈哈......哈哈......他也死了,心死了,那颗只为他的炎跳跃的心也死了......我不是他的炎,所以没法儿让他的心再次跳动起来......我啊,到底是......"望着天空,突然感到天旋地转起来,得厉害,在晕过去之前。

    隐约间,她想着......

    我啊 ,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来到这里的呢?他......不需要一个假的......不需要啊......

    我, 梁桃夭,何以堪......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