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凤舞文学网--->    玉仙湖,在自覆 崖下,一潭清泉,清透无比,映着整个神秘的夜空。--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朗月清辉,黑丝绒一般的夜幕间繁星点点,璀璨耀眼,晚秋的夜晚,清风拂面而来有些冷意。

    桃夭望着远处夜空洒落的点点繁星,轻声对后的燕清铭问道:"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

    燕清铭上 前一步,站到她边,微笑道:"怎么样?这里......是不是很美?喜欢不喜欢?"

    桃夭走近玉仙湖 ,半轮月亮投映在水里,与天上的明星交相辉映。四周没有一丝声音,连风拂过也变得轻柔。伸手到水里轻轻拨动,搅碎了那湾美丽。水波带着层层涟漪,明月碎成无数的银光,清凉的感觉从指尖一点点传来,竟然美得让人心动。

    燕清铭就势在她旁的草地上坐了下来,双臂枕在脑后随意地躺了下去,口中轻轻道:"很美对不对?我每次到这里来时,就这样躺在草地上,什么也不用想,只要静静地感受这一切就够。"

    桃夭点点头跟 着躺下,这种清幽的环境,真的很能放松绪。以前,她在感到累时就喜欢跟姑姑一起去乡下的别墅,然后就这样躺在露天底下,抬头望着星空,感受着从脸上吹过的风,四周可能有树叶沙沙的声音,可是有鸟鸣虫叫,而是你会觉得很安静,很充实,甚至很满足,一切烦恼的事都离你远去了,只觉得自己跟大自然融合在了一起,不分彼此。

    桃夭微微偏头望 着他,目光专注。燕清铭也感受到她的注视,转头对着她。幽幽月光下,他那双幽黑的眸子,却一如夜空中的星子般明亮,他轻笑道:"炎怎么了?这样看着我?"

    不自觉抿紧唇,在接触到他的眸子的瞬间,心又一次跳乱。心中微微泛苦,以前听到喜欢一个人,一眼就够了;上一个人,一瞬就够了这样的话还不屑,现在的她却不得不笑叹,她梁桃夭,向来冷理智的女人,似乎真的上这个男人了。

    只是,命运这只无形的手却跟她开了玩笑,眼前的男人的人是她的前世而不是她。如果燕清铭知道她不是赤炎神,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她心头竟然微痛,一时间不敢再往下想,只是在那里愣愣出神。

    燕清铭见 她不再说话,心中有些奇怪,于是坐起来,伸手直接托住她的下巴,将她低垂的脸正对于他,疑惑问道:"你怎么了?"

    桃夭眉头轻蹙, 紫眸里的不安一丝不落入燕清铭的眼中。^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他的手拂上她素白的脸庞,声音低沉问道:"到底怎么了,恩?"

    桃夭拿下他的手,良久像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燕清铭,如果我不是赤炎神,我......"

    桃夭一声惊呼 ,随着那个我字音落,她已经被燕清铭瞬间大力扑倒在草地上,两个人的脸庞近在咫尺,已渐急促的鼻息清晰可闻,她心头顿时抑制不住地狂跳,他的一只手紧紧箍住她纤细的腰肢,另一手在她脸上轻柔fu mo,口中喃喃道:"炎,别说这种话,你是我的。"

    桃夭心头大乱,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她还未来得及理清自己的思绪,理智提醒她应该与面前的这个男子保持距离。可是,可是心底的感觉却是如此喜与他的接近,喜欢看他为她吃醋,像孩子一样的直接表达他的不悦。yu wang的芽一经灌溉,便无可抑制的恣意增长,燕清铭再也按捺不住心底的念直向她唇上吻了下去,女子上特有的幽香扑面而来,他只觉得体内真气无声流窜,像是要奋力冲破什么一般。

    雾气氤氲的玉仙湖边,男子清朗的味道伴随着幽幽青草香混合成了几乎可将人溺毙的芬芳,桃夭轻轻阖上了眼睛,直觉的回应着他。她的手贴在他前,隔着衣衫,仍能感受到他心脏处传来的有力节奏,不jin心中一震,她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靠近他,那是在云来客栈,那时候,他也是这样毫无防备的吻她,温润的吻带着狂的气息!她当时在慌乱中咬破了他的唇舌,他却轻轻一对她说味道果然没变,难道她跟赤炎神没有区别吗,或许他的心里看到的人是她,吻的人只是她。这一意识令她心底忽然涌现出前所未有的甜mi幸福之感,无声地蔓延在她的心间,使得她心头微颤。

    炙的吻辗转流连,他灵巧的舌撬开了她的贝齿,燕清铭的手已经不知何时探进了她的衣内,在她细腻洁白的ji fu上反复youzou,带起一阵阵颤栗的火花。

    河画画和河画化。桃夭悄悄 扬起睫毛,从细密的缝隙间窥探着燕清铭,只见他的鼻尖上沁了几点汗珠,喘息急促,往里清冷的面庞笼罩了淡淡红晕,那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眸却是阖了起来。仿佛感应到她的注视,燕清铭忧唰地一下睁开了眼,那双邪魅的眸子,此刻盛满了对她的浓烈意,幽深的黑眸里饱含。桃夭心头一颤,像是被他眼中的电流击中一般,躯微抖,此刻的燕清铭是这样的温柔多,让她没有半点招架之力。

    她连忙闭上眼, 双颊滚烫似火烧般,心跳得飞快。她的一生总在保持着清醒的状态,时时不忘提醒自己她应该怎么做。21世纪的她为了父辈的基业打拼,为了她自己的事业打拼,她要警惕一切窥视的目光,她要保护自己保护家人,在这里短短几个月,她要努力生存,要为了皇位步步为营,为了军国大事运筹帷幄。

    她一直记得爷爷跟她说:当你能对任何人都冷血时,你就可以处于不败的位置了。

    她要强大,她 要君临天下,所以她不需要多余的感。她一直认为是多余的,像她这种人根本不应该去接受这种感。原来......她想错了!桃夭径自想着,只觉口一凉,不知何时衣衫已半褪。她躯微僵,大脑顿时回复了少许的清明。她真的要把自己交付于这样一个男子么?虽然这一刻,她可以肯定自己的确是喜欢上了这个人,可是他的感,她却无法掌控,更预测不到这一晚过后,她面临的,将会是什么?

    燕清铭好似察觉 到她心底的犹疑,剑眉微微一皱,他的炎在抗拒吗?手下的动作变得愈发地温柔,他火的唇瓣滑至她耳畔,一口含住她小巧细致的耳垂,舌尖灵活打转,立时引得她难以自制地轻颤,她口中轻吟一声,喘息微促,眼波迷离醉。他在她耳边轻呵出一口气,语声带着蛊惑的意味轻喃道:"怎么了?你不喜欢我吗?"

    他的声音磁中明显带了饱含yu wang的低哑,口中吐出的灼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间,一下一下撩拨着她敏感的神经。她直觉地想偏头躲开,却被燕清铭一手箍住,看着他水光潋滟的瞳眸,她心里乱作一团,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办。

    轻喘道:"我,我......"

    燕清铭低 头堵住她嫩的唇,舌尖带着无尽tiao dou地轻过她唇瓣,一只手快速从肚兜内伸入覆上她前的柔软,轻柔fu mo,桃夭喘息着忙抬手去拦,燕清铭用另一只手捉住她的手压在草地上,唇上猛然加重了力道,似乎要将她吻到窒息。桃夭拼命挣扎起来,双手一得到解脱便全力想推开上的人。虽然她是对他动了,可是,她还没想好。

    燕清铭喘息着抬 起了头,微撑起子,望着她的眼睛,他双眸中的光彩暗了下去。

    桃夭心头微痛,她下意识的拒绝,还是伤到他了吗?"你......我......有点怕"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小傻瓜,别 怕,交给我好吗。"燕清铭伸出双手捧住她的脸,分外的小心翼翼,神郑重,在她唇上轻柔印上一吻,低声叹道:"炎,在我心中,你是我燕清铭此生唯一!若你真的不愿,我也必定不会强迫于你的。但是请你不要怕好吗,这颗永远只为跳动。"抓起桃夭的右手放在他的口,燕清铭柔似水地望着她。

    桃夭顿时鼻间一 酸,泪水不由自主地浮上眼眶,双眼迷蒙,透亮的紫眸里水汽氤氲。前世今生她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遇到一个男人能让她这般绪起伏,能让她心头绵软。

    燕清铭望着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的心中泛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他的炎从来都不会落泪的啊。不自jin地俯下头吻住她的眼角,轻柔无比的动作似是在对她诉说着他的恋和心疼。

    桃夭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来。喜欢他啊,不是吗?还有什么好放不开呢。眼光微转看到他眼中极力在隐忍的渴望,唇边悄悄绽开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却温柔至极,子轻轻投进那个温暖的膛,火的ji fu就这样jin锢在一起。

    燕清铭 躯顿时一僵,眼中带着焦灼地狂喜,急切问道:"炎?"

    桃夭缓缓闭上了 双眼,嫣红的双颊泄露了她内心深处的害羞,手指轻轻fu mo着他的躯,用无言的动作答复了他的疑问。燕清铭得到她的回应,急喘一声,再也按捺不住体内的急切,桃夭只觉炽的唇瓣自她柔软的唇一路狂乱延伸向下,直引得她喘不息,子一寸寸瘫软了下去。不消片刻,衣衫已是尽数褪去,滚烫的ji fu相贴,感受着彼此激烈的心跳。

    无边夜色,溶溶月光,声莺语连天上的星星都羞赧地躲进了云层,只是偶尔的若隐若现像是不甘jimo的在见证qing ren之间的意绵绵。湖边的清风拂过,空气中混着浓郁的气息和幽幽青草香混合成令人沉溺的芳香。

    终于搞定这棘 手的一章了,呵呵下面的故事更精彩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