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凤舞文学网--->    看着眼前这个冷 漠如冰的男子,雪儿的脸瞬间苍白,再看看那个青衫广袖懒懒站立的女子,睁大眼睛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凤-舞-文-学-网--

    "以后不准再到这个院子里来,听到没有。"幽黑如深潭的眼眸向雪儿,里面的寒光毫不掩饰。

    雪儿的手不自觉揪紧自己的衣角,这个飘飘如谪仙的男子是她多少梦里的良人,午夜梦回,又有多少次梦幻着他美好的样子。可是现实中的他打了她,为了另一个女人打了她,他的眼神是那么冰冷,他的语气是那么冷漠,甚至连夺看她一眼都没有。这一巴掌不仅打醒了她的少女梦,也打碎了她的少女心。

    回头从他 边跑掉,眼睛一直忍着的泪水在与擦肩而过时一瞬而下。

    拐角处,她突然 停下来回头看了眼院子里的桃夭,嘴里狠狠道:"不管你是桃夭还是赤炎神,我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树荫底下,一直猫着的一个白衣女子往里躲了躲,听到雪儿的话时,一双狐眼里闪过一丝算计的精光。

    手突然被牵起 ,那双温暖的大掌将她的握在手心里,桃夭望向他,紫眸里闪过一丝不解。

    "带你去个地方 。"燕清铭对着她柔声道,完美的侧面在阳光下折出光芒。说完拉着她要走,桃夭抽了下手,脚步不动。

    "怎么了?"燕清铭回过子看她。

    "我还没整理好。"桃夭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和衣服,一片散乱。

    "呵呵, 这个好办。"笑声中,宽袖一扬,奇迹出现了。原本披散的发丝梳理的整整齐齐,头发上还是那根盘龙古玉簪,闲适的青衫广袖也变成了一墨黑色没有半点纹饰的曲裾深衣,下摆成喇叭曳地,腰系坤带,细腰盈盈一握。通体无半点饰品,黑衣里伸出一双手白得发蓝,手指修长如玉,除了右手中指有一枚熠熠生辉的蓝色宝戒外没有一点别的饰物,fen nen的指甲泛出自然的健康色。

    就是这样一普 通的曲裾深衣衬着素白无暇的脸,一段黑色的广袖覆在一双白净的手背上,竟让人感到有种说不出的尊贵华丽,仿佛连着黑色的深衣都深沉的尊贵起来。

    "这下没问题了吧。"单手揽住桃夭盈盈一握的细腰,低下头靠近桃夭,说话的气又一次喷在她敏感的耳朵旁。看到她不自然的躲避了下,燕清铭脸上的笑容更大,心大好。

    燕清铭带着桃 夭离开,别院东边角落里,一个在那里猫了很久的白衣女子终于在看到两人的背景离去的时候,悄悄跟着两人追了过去。

    河画画和河画化。半垂着眸子,桃 夭只是木然地跟着燕清铭一路前行。手心传来的温度,却让她想躲。这个男人要从她的心底抹去吗?桃夭抬眸望着他的侧面,一如继往的完美,让人不自觉的想沉沦。

    "怎么了?"幽潭般的黑眸对上桃夭的紫眸,带着询问,竟让她心跳漏了两拍。桃夭将目光放远,淡淡摇头。

    "前面就到了。"燕清铭也不追问,只是伸手往前指了指。

    桃夭随着 燕清铭的脚步停了下来,一座不算高大的山,前面有一个石门,石门中间有个石头做的圆盘,乍看看有点像西游记中妖精住的洞府。只是石门紧闭,无法进入。

    山洞?紫眸怀疑 地看向旁的人。

    "这是冰洞。"燕清铭解释道,"炎,你先站一边去。"

    桃夭往后靠了 靠,燕清铭伸出双手运起功来,一股淡蓝的气聚成一道蓝色的光芒,集中在掌心,燕清铭将左手搭在右手腕上,右手由掌成爪,对着那个圆盘。

    忽的蓝色的光成 半透明状使燕清铭的右掌与圆盘对接,慢慢地对着他右掌成顺时针旋转,石门上镶嵌的圆盘也跟着往顺时针旋转起来。^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咔咔咔......"沉重的石门缓缓移动开来,洞口透出一股凉意,寒气人。

    "好了。"看着石门半开,燕清铭收回功,浅笑着招呼桃夭过来。

    这洞xue的 进口如同一个漏斗很宽敞,但是两端的冰壁却很狭窄,就如一块巨大冰石,被巨斧从中劈开,留下一条楔形通道,仅容一人通过。

    桃夭走在前面, 燕清铭紧紧跟在她后。洞顶悬挂着冰凌,石壁突兀嶙峋,山洞里的温度比外面要低得多,狭窄的通道里还有一股冷风呢在呼呼地吹,仿佛要渗到人的骨子里。桃夭没有火精,体还不如平常健壮的凡人,此时已经脸色苍白,唇上血色一点点褪去,子也在慢慢变得僵硬。

    腿开始僵硬,一个踉跄,向前跌去。子立马被一双大手勾住,焦急地声音:"炎,你怎么了?"

    桃夭有些哆嗦 的在他怀里动了下,含糊道:"冷。"

    燕清铭一把转过 她的子,四目交接,原本素白的脸已经冷得血色全无,手僵硬地如冰。

    该死!燕清铭暗骂了自己一声,他又忘了,现在眼前的女子不再是他那个无所不能的炎了,她只是一个凡人,一点法力也没有的。

    这寒冰洞是由近千年的寒冰组成的,一般法力低点的都无法承受这温度,他竟然这样大意就将没有任何保护的桃夭带进了洞里。

    一边骂着 自己,手掌已经拂上桃夭冰冷的脊背。霎时,桃夭觉得一股暖意从背上传向全,暖暖的,仿佛置暖花开的艳阳天里。

    "对不起炎,让 你受苦了。"燕清铭抱起她,让她伏在他的怀里,低头在她的发顶落下一个抱歉的吻。

    桃夭不自觉环住他的脖子,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他的肩膀很宽阔也很温暖,让她很安心,似乎这样很放松,什么都不用想,昏沉沉她就这样睡过去。

    "炎,到了。 "燕清铭低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桃夭支起头回头一看。

    从冰缝中走出, 洞xue豁然开朗,无数的光柱透过顶壁穿下来。穹顶就像一个扣着的锅盖,最高处距离桃夭所处的位置几近百米,厚约一至两米的冰壳包裹在岩壁内面,而岩壁本则有无数孔洞,光线就是透过这些孔洞直达中空的山腹。在这个冰盖内,无数巨大的冰柱参天的耸立着,也有不少冰柱倒悬在穹顶,如剑指大地。与其说是冰柱,它们更像是矿物结晶,有着规整的四棱形,五棱形,六棱形等多种形态,高的如枪似矛直抵穹顶,低的有如破土笋,亦如花蕾初绽,还有许多金字塔形的冰柱尖对尖的天地相接,被太阳的光芒透而过,便幻化出七色的彩虹。

    冻土上面覆盖着厚厚的冰层,燕清铭立足的大地就像被仙人用皮鞭抽打过似的,本该是平滑的一块,却被无数巨大的鸿沟和裂缝分割得七零八落,那形,让桃夭想象到地震后的机场跑道。

    如今,他们正站在一块突兀的冰平台之上,平台的外形颇似一只将尾翼插入绝壁里的展翅之鹰,而他们正站在鹰嘴的位置。往前只需两三步,就到了冰断崖边上,那些裂缝小的宽一两米,大的足有十几米宽,下面深不见底,丝丝寒气升腾,只能听到类似猛兽咆哮的声音。而平台与平台之间,也并非没有路,无数的冰梁,冰桥将它们连接起来,但是乍一看上去,就好像上面什么也没有。这里的冰,如水晶般剔透,洁净得没有一丝杂质,有些冰柱直径达数米,但透过冰柱,却能清晰的看到冰柱后面的洞xue内景,仿佛只隔了一层玻璃纸。

    阳光,在 洞xue内是五彩斑斓的,冰梁,冰桥和冰柱如蛛丝般遍布整个洞xue,裂缝下xue bai的寒气如波涛般翻涌在冰桥左右,被阳光照耀,又架起一道道彩虹,那样的景致,是桃夭在梦里也无法想象的,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大自然的奇迹,人类如何模仿得来。桃夭心道:"这可比钟ru石的溶洞要壮观,美丽多了。"

    从燕清铭的上 下来,她呆呆地看着这生平难得一见的美景,那一瞬间她几乎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倾倒。这样的大手笔,若不是大自然的神迹,谁能做到如此呢。

    桃夭仰着头,内心赞叹无比。子一动,眨眨紫眸眼前是一张妖精般的美丽脸庞,在这样瑰丽的美景面前,他竟然毫不失色。

    "小傻瓜别看 了,带你去看更漂亮的。"牵起她的手往右边走去,那是一座晶莹剔透的冰桥,如果没有反出阳光的耀眼光芒,远远看去就像什么都没有。

    "别低头去看桥 ,用余光看。"燕清铭牵着她嘱咐道,桥很窄,所以他先往走。

    桃夭点点头踏上冰桥。本来这冰桥就不容易看清,还只用余光去看,那不是更容易走错路吗?走到一半,她忍不住稍稍向下斜视了一眼。桃夭看见,那光滑如镜的冰面上立刻出现了一张好奇张望的脸,她知道,那就是自己的面孔,但是脸以下的部位都看不见了,而头顶的冰柱,冰棱,也都倒映在冰桥之内,透过冰桥,冰桥下方的千仞绝壁,和从绝壁中生长出来的冰晶,冰笋也都一览无遗,再往下,就是缕缕冰雾,隐山隐水的缠绕在半壁之中,宛如白色的游龙翱翔在天地之间。一霎那,桃夭突然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站在有实地的冰面之上,还是悬浮在半空之中,而在这半空中,还有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却显得慌乱,无神,惊讶的脸,只有一张脸孔,浮在半空中的脸孔!

    突然失去了方向感,只觉得自己的体不断的向下沉,天上的穹顶和脚下的大地都绕着自己转圈,她好像听见远处传来什么人的喊声,又好像什么都听不见,她上的力量就好像被什么人用注器,一下子全都抽空了,手和脚都不听使唤,她自己已经完全的失去了控制力。

    全软绵 地不得了,在在栽下去前,又被一个温暖的子抱住,头顶传来一个轻轻的叹息:"小傻瓜,你怎么总是不听话,你要是掉下去,连我都救不了你知道吗。"虽然是浅浅的叹息,但是桃夭还是从他的话中听过了余悸。

    桃夭不知道这水 面的冰河之水,是低于零摄氏度而又不会结冰的,这也是一种传统物理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只需用三分钟,它可以浸湿你的全部衣物,接触到冰水的ji fu毛孔血管立刻收缩,所有表层静脉被冰冻,表皮失活,接着神经麻痹,深层肌细胞失控,你想动却连一个手指头也动不了,你只能用无助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体,慢慢的被冻硬,僵化,死亡。

    被他这么一说,原本没有什么的桃夭也有些后怕起来。

    燕清铭也不让 她一直想着这个,伸手将她拉到另一个洞口。这个洞xue比之前那个要大很多,也没有像之前那个那样冰层纵横交错,到处是冰桥,一不小心就要掉下去。

    这是一块巨大的 冰面,有点像现代的滑冰场地,冰面晶莹剔透没有一丝杂质,如同水晶一般。

    冰面的中间有个冰雕作品,但是有些模糊,看不清到底是什么。桃夭的目光像是被那个冰雕吸引住了,眼睛眨都不眨下,脚步不由自主朝中央走去。

    碰——,额头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让她忍不住咧了咧嘴,痛!!!

    伸手不摸 ,该死,居然是一个冰面,一片透明,要摸了以后才知道,这东西居然比玻璃还透明。

    "呵呵......"燕 清铭低沉的笑声从喉间泄出,立马收到桃夭的飞眼。

    这个家伙明明知道居然不提醒她,简直太可恶了。

    "痛不痛?" 帮她揉着额头,唇角泛起无限的温柔。现在的炎比以前真的可多了,以前的炎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那时候的她是他无法达到的高度,只能敬畏的高高仰视她,偶尔耍赖才能接触到她。

    "你去撞下试试 痛不痛。"桃夭懊恼的嘟哝了声,想甩开他的手,子却被他jin锢,额头吹过一阵凉风。

    "这样就不痛了。"燕清铭轻轻朝她红红的额头吹气,有些哄小孩的感觉。桃夭的脸唰地一下子通红。

    "走......走不走啦?"结结巴巴地质问,额头换来一个温的吻。

    顺着曲曲 折折的冰道进去,如同迷宫一般。没想到这中间的东西看似近在眼前,想靠近它却是这般困难。若非要燕清铭在前带路,她就是在这里转上一天也未必能走到中心去。

    终于走到最后, 桃夭有些兴奋的走上前去。原来她刚刚看到的亮晶晶的冰雕是一个人。

    这玉像与真人一般大小,上一件红色绸衫微微颤动;更奇的是一对眸子莹然有光,神彩飞扬,在阳光下竟然微微泛紫。

    桃夭一惊,仔 细看向这雕像的脸,与她有七分相似,只是气质却大不相同。原本以为她在21世纪的模样气质已经是无双了,却不曾想这毫无生气的冰雕就将她比了下去。

    全着火红衣裙 ,面如冠玉,目似冷星,眉间赫然一血红火焰形标记,束发丝带随两颊落于腰际,抬首间竟令月失辉;低眉时堪使天地动容,双目沉静严酷却又透着睿智的光芒,不看她外表的华丽耀眼,单是眉宇间的那股英气便足以让人倾心不已了。

    藐姑之山,有神人居焉,若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庄子这几句话,拿来形容她,真是再也贴切不过。

    这就是赤炎神的本尊吗?难怪燕清铭这样的人经过一千年也对她念念不忘。光一个雕像就已经如此了,若是真人又会是怎样的风采呢?桃夭呆呆地望着雕像,一时间心头如打翻了五味瓶吗,不知其味。

    突然,雕 像的出万千红光,分外耀眼夺目。

    桃夭眯着眼睛一 瞧,竟然是火精和月华,半浮于空中,一红一白,绽放出耀目的光芒

    "这是我雕的,从你离开后开始的,前段时间才完成。"燕清铭在后抱她拥进怀里,"我每次想你的时候就会跑到这里来,然后雕刻你的样子,很傻是不是。"他的声音带着笑意,但是事实会有这么轻松吗?

    "这个你刻了 一千年吗?"桃夭看看那座称得上完美的雕像,又看看燕清铭。

    "恩。"燕清铭 点点头,"这玄冰太坚硬,我只能慢慢磨。"

    玄冰形成与千万年前,与一般的冰的相比,就像钻石与棉花的区别。

    "燕清铭,我......"桃夭想跟他说什么,却被他打断。

    "只是带 你看看而已,没别的意思。这里太冷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燕清铭揽着她出去。

    桃夭回头看了眼 雕像,这是他一千年的杰作。手掌再次在袖子底下握紧,她要怎么才能管住自己的心呢?

    燕清铭的目光一直在桃夭的上。

    我的炎,你看 到了吗?我无时无刻都没忘记你,我带着你的月华一直在努力,我的心从你离开后就如同这冰雕一起冰封了,现在它在开始跳动了,你听得到吗?我的炎,我最的人。我想从今后以后由我来保护你,让你躲在我的羽翼之下,让我给你给你温暖。

    还有一半一会上 传,下章女主要被吃了哦,呵呵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