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凤舞文学网--->    琅琊山离天启 国并不远,只在山间。--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但亦在天上。

    七,千里跋涉。

    山 路杳然,飞鸟灭迹。

    林间,一青 一白两个影在移动。

    白 景阳的确知道去琅琊山的路,他带着桃夭走的也的确是去琅琊山的路,

    但是他忽 然发现,正确的道路,已不正确了。

    他们似乎陷入 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陌生到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四周不知何时已经大 雾笼罩,分辨不清方向。

    化下面上尚上和。"别走了。"一直 跟在白景阳后的桃夭突然出声。

    " 没事,林间时常有雾,我们直走就能出去。"白景阳回头看了眼桃夭。

    桃夭望了眼 已经被雾气所遮掩的上空,皱眉道:"如果我没猜错,我们已经陷入太昊清无阵中了。"

    白 景阳脸色一变,脚步立即止住,袍袖微动,一袭白衣宛如定在空中,再也不动分毫。

    他虽然对 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研究甚少,但是太昊清无阵还是有所耳闻的。传说,此阵主杀,诡异恶毒,无人能破。

    四周的气氛变 得诡异起来,四周一片白茫茫静得连风声都没有。与白景阳分站左右两边,小心观察着四周,除了白雾还是白雾。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却能清晰的感觉到有一双双眼睛注释着自己。

    紫眸犀利地扫过四周 ,回过来,突然右前方依稀看见一团灯火:"有人。^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桃夭起步要追,却被边的白景阳一把拉住。

    "别动,危险!" 她现在只有一颗火精护体,怎么可入险境。

    " 不行,这阵不能多呆,我们要找阵口出去。"桃夭回头对上白景阳的眸,里面浮现的是毫不掩饰的担忧。

    "我去,你 呆在这别动。"白景阳伸手温柔撩起她脸颊上几缕碎发,轻轻顺到耳后,然后便收了回去。

    桃 夭平淡的看着他,既没有愤怒,也没有惊讶,平静得一如既往。

    微微叹息 ,白景阳形化为一条白影,飞向白雾深处。

    白景阳一离去 ,雾渐渐变得稀薄起来。

    又故弄玄虚!!!桃 夭看在眼里,眼都不眨下,径直朝正西方走去。

    这太昊清无阵本是 她的阵法,当年剿灭骊山七十二魔时她就布了此阵,虽然不知道为何这里有人也会布这阵法,但是至少破阵没有问题。

    朝 着与白景阳相反的东北方向走去,在奇门八卦中这里称为艮门,也真是这太昊清无阵的生门。在快走出阵时,桃夭回头看了一眼西南方向,白景阳的影早已消失无踪。

    她不擅长感 谢,也不习惯感伤。白景阳能带她来这个地方已经够了,魔界之地对道门的子弟,有着本能的厌恶,更何况他来自天庭,若真与一同进去,谁知道会不会被那群妖魔煮了吃了。他所去的西南方向虽然不是出阵之路,但是却是最薄弱的一处,以他的能力要出阵也不是不可能,至多受点重伤伤不到命。

    不 再多停留,步步向阵外走去,行云流水的飘逸,衣袂飘飘,不着痕迹。一阵清风拂过,青色衣摆扬起露出鞋面素色蜀锦加云纹的湘绣。

    阵外,一 阵动。

    "来者到底是 谁?为何幻想和迷像对她没有用?"

    "不会是天界来的, 想偷袭我们吧。"

    "罗嗦那么干什么 ?快去禀告右护法,有人进入jin地了。"

    ... ...

    通常听着可 怕的地方,风景未必会跟着可怕。就像这琅琊山,顶着魔界的名头,却美丽得连天界也未必比得上。

    为 了避免迷路,桃夭聪明地站在一边,等着别人出来。

    果然不一 会,后才来一群人,额,应该是魔。

    只听一个冷冷 的声音道:"无故闯入琅琊山jin地,想做什么?快些撤去,魔尊大量,便不追究,否则,格杀勿论!"

    桃夭也不转,淡然 道:"燕清铭在哪里?"

    "大胆,直呼魔尊 的名讳,那便是死罪,来啊,把她给我抓起来。"一个看似小首领的家伙吼道。

    桃 夭云淡风轻的眉角轻挑了下,一个转,眉眼淡淡地看着眼前的一群妖魔们。

    咕咚......一 阵明显的咽唾沫的声音。

    众 妖魔许久才回过神来,眼中满是称得上震惊的惊讶。

    一青色 曲裾深衣,满头青丝用一根古玉簪盘住,此时她懒洋洋得负手而立,深沉沉的紫眸,视线正落在他们上。

    此女气度,平 生未见,就是灵芝公主那般气度,尚不及她三分。而且这般尊荣是如此的傲慢与张狂,竟是半分都不收敛掩饰。

    "燕清铭在哪里?" 桃夭沉在面耐着子,又问了一次。

    若是换了从前,这 些小妖魔早就灰飞烟灭了。她赤炎神,从来就不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只是现在一千年未曾出世,加上体内只有火精护体,所以戾气淡了许多。

    " 你是何方神圣,做什么要见我们魔尊?"领头的已经改了口气,看起来这样尊贵的人想也不会无名之辈。

    桃夭皱了下 眉头,刚要答话,突然一个深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何人能破太昊清无阵?"

    " 小的不知,那人已经进来了。"

    听到声音 面前的众妖魔瞬间散开,整齐地行礼:"右护法。"

    穿着一花衣 的男子对着众人挥挥手,目光转向桃夭时,失声叫道:"桃夭......"

    "真的是你吗,太好 了。"子墨围着桃夭,脸上的欣喜展现无遗,随后对着一旁的亲卫道:"快去通知魔尊,说有贵客到了。"

    "遵命。"亲卫领 命,快步离去。

    " 慢着!"桃夭淡淡的两个字瞬间止住那个快步离去的亲卫,转回,不知所措。

    "怎么了? "子墨惊讶地看着桃夭,不明所以。

    " 燕清铭在哪?"

    "他在自 覆崖,你等下我让人去把他叫下来,他看到你一定高兴死了。"子墨不停地看桃夭,好像到现在也没法相信她是真的在他面前。

    自覆崖,紫眸 微抬,成一字型的山崖映入眼帘。这地方她根本没有来过,可是为何会生出一股熟悉感?

    "我自己上去。"拒 绝一切人的跟随,她朝着自覆崖姗姗而去。

    跑出去了,现在才 更新,惭愧,继续去码字,一定补上,希望喜欢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