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凤舞文学网--->    晨光微曦,当 第一缕阳光从窗口泄进来时,桃夭睫毛微颤,仿佛就要醒了。--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白景阳坐在边,静 静看着她的睡颜。真是个敏感的人,这么一点光就能感觉到吗?伸手横在闭着的双眸前,为她遮去了晨光的刺眼。

    就这样一个动作, 上的人猛地一跃而起,眼还未睁开,手已经犀利朝他攻去。白景阳反应也快,闪一避,人已经在三丈以外。

    紫 眸一睁,惺忪中带着凌厉。

    白景阳微微 苦笑,真是好心办坏事了。缓步走近她,轻声道:"你醒了。"

    桃 夭看着他,眉峰轻挑:"你怎么在这里?"

    白景阳微 微叹气,他也不知道为何昨天没有离去,反正就是留下来了,一夜无心睡眠就这样看了她一夜。

    "既然醒了就 把这药喝了吧。"白景阳想去拿搁在头桌上的药碗,却被桃夭一把拦住。

    "你还没说你怎么在 这,还有我又没病喝什么药。"如白玉般的手掌拦在白景阳面前,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你忘了昨天那两 个妖怪了吗?"白景阳清亮的眸子望向桃夭。

    化下面上尚上和。妖 怪?一瞬间,桃夭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装着人血的葫芦。

    呕~~~~胃立 开始翻江倒海起来,推开白景阳直接冲出去趴在地上狂吐起来,好像要把胃都吐出来一样。

    白 景阳看着跪在花坛边,边吐边颤抖的桃夭,有些不忍的拍着她的背:"你还好吧。^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脸色苍白 如纸,连紫眸都有些细碎地桃夭转扑到白景阳的怀里,肩膀微微颤抖,落泪无声。

    将桃夭圈进怀 里,白景阳只是这样静静地抱着她,任由她趴在他的肩膀上,没有安慰,也没有任何动作。

    这个向来犀利的女子 现在只需要一个肩膀,再坚强的人也会有脆弱的时候。

    不知过了多久,直 到头高升,阳光洒落在两人的上,桃夭才推开白景阳,想自己站起来,但早已麻木的脚却不听使唤,还未站起却又蹲了下去,子一个不稳,歪倒向一旁的污秽。

    白 景阳连忙伸手扶住她,说道:"我抱你进去吧。"说罢也不等桃夭有所表示,就已经腾空将她抱了起来。

    他的怀抱很 温暖,肩膀宽阔,双臂结实而有力,从没被人这样抱过的桃夭,那瞬间竟然有股莫名的心安。

    白 景阳将她安置在一张躺椅中,上面铺着柔软的狐裘。

    "我没事 了。"桃夭淡淡的声音响起,一如之前的冷漠。

    白景阳却在她 的脚边蹲下来,捏起她的脚腕,动作轻柔。

    桃夭眉头轻皱,紫眸 透出一丝不解。

    "我是昆仑弟子。 "白景阳似乎对她的神视而不见,手上动作依旧。

    桃 夭长眉一挑,这事她又不是不知道。

    "我是天庭 下来的。"看到她挑眉,他继续道。

    " 哦?"桃夭淡淡应了声,表平淡。

    本以为会 引得她戾气尽出,再怎么滴也要眉眼动下吧,没想到她却如老僧入定,仿无所觉。

    白景阳不甘心 地追问:"你不关心吗?"

    窝在椅子里的桃夭懒 懒地单手撑起头,斜着眼看着白景阳,似笑非笑:"怎么,天庭也对我感兴趣?"

    看着她突然紫眸闪 动,很不善的样子,心中苦笑连连,真是自作孽,好好地干什么想看她变脸的样子呢。

    " 可愿意跟我回天庭去?"白景阳站起,垂首,眉眼中微光闪烁。

    桃夭收回脚 ,轻摇着躺椅,不语。

    " 若是不愿,景阳在此护着可好。"想起昨晚的祸事,原本应该离去的白景阳顿住脚步,又说了一句。

    听到白景 阳的话,桃夭细长的冷月眼不自觉睁了下,她手下人是不少,武功高强的比比皆是,但是武功再好他也是凡人啊,怎么跟妖精斗。

    扯了xia shen上轻 薄的丝质长衫,淡声道:"如果你帮我找到其他灵石,我便与你回天庭去。"

    "是。"低头瞬间, 唇角轻扬。至于是因为成功开始任务,还是能留在桃夭边才让他如此,只有他自己清楚。

    桃夭懒懒地靠在椅 子上,因为呕吐而脸色还很苍白,却宛如虎王卧榻,不睁眼便能喝退万兽。

    她 的目光落在白景阳上,平淡道:"我饿了。"

    这个昆仑弟 子,从天庭下来的白衣男子,在听到她的话,转出门。桃夭低头淡淡看着自己右指间的蓝色宝戒,脑子想的却是:他能找到厨房吗?

    一 盘桂花糕放在梨花木的桌上,桃夭拣了其中一块放进嘴里,慢慢咀嚼一派优雅雍容。白景阳静静的看着她,容颜清远,眉眼却温柔,适时为她倒上一杯水。

    程慕雪走 门前,脚步一顿,看看手里的一碗白粥,摇摇头,转悄声离去。

    两块糕点下肚 ,桃夭捻了捻手指,将留在指尖的碎屑拂去。

    一抬眸,却见白景阳 将头凑了过来,修长的指尖轻轻拂过她的唇角,仿若风,只听他淡淡:"沾上糕屑了。"

    桃夭的唇角僵了下 ,好一会才轻眨了下紫眸,问道:"你知道魔界在哪里吧?"

    白 景阳沉默了下,然后点头。

    "帮我个忙 ,带我去那。"桃夭看着他,不是恳求,也算不上命令。

    " 他要娶他人为妻,你又何必去......"白景阳第一次皱起眉头。她前去若横生枝节,那岂不是要天翻地覆。

    "他娶他 的妻,有件东西我要去向他讨还。"桃夭打断他的话,她与燕清铭的帐是需要算,但是首要任务是去拿回她的东西。如今火精已经回来,曜和水灵虽然还不知道在何处,但是月华在何人那里她可一清二楚。

    斜阳慢,但是 很认真在写,之前一天写了一万字,质量不好,所以决定放慢速度,写出高品质的文。觉得难等的亲亲可以等斜阳完结后再来看,一次看完爽点,呵呵。希望大家喜欢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