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谁是谁的劫

    <---凤舞文学网--->    接下间,众人跟着剑湖山庄弟子一起走向练武场,只有桃夭坐着一动不动。--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哥哥,你不去吗?你不想知道谁会赢?"小叮当在桃夭后问道,明显搞不明白桃夭的想法。

    "你先去看闹吧,我在此坐坐再过去。"桃夭轻声道。

    小叮当乖巧的点点头,跟着众人离开。反正桃夭的脾气向来古怪,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此时,整个练武场早已是挤得水泄不通,百里星辰坐在场边正中的主位上,正低头品茶。

    园中的桃夭却抬头定定望着明蓝的天空。这场比武谁胜谁负对她来说一点关系也没有,她到这里也不是真的来参加什么武林盛会的。连武林盟主也是今天才搞清楚的人,难道要指望她玉臂一震去参加比武吗,然后赢个少年英侠的名头回来带领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去除掉在武林中横行的魔教,成为名传江湖的大侠。^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这个光想想,桃夭就要莞尔了。

    之前她把百里家的势力想得简单了,难怪父皇在她离开时三番五次要她小心为上,不可太过大意。今一见才知事果然复杂得很,她怎么也没想到与魔教结成联盟的百里家会与武林白道也关系密切。看来崇白是不能出现了,那该换谁过来接应她比较合适呢?

    一阵清风拂过,树叶沙沙,唤回了她飘远的思绪。

    看到风吹树动,她自言自语道:"是风动还是树动?"

    "不是风动也不是树动,是施主心动了。"一个温和的声音在她后响起,微微有些笑意。

    是a,心乱了。桃夭暗暗叹了口气,回头,却愣住。

    她的后立着一位着白色僧衣,手捏念珠,目光平淡,漂亮得令人瞠目的青年和尚。

    "大师有礼。"桃夭起,自然的行了个佛礼。

    她对佛家向来敬重有嘉,不仅是因为姑姑莫影痴迷佛学,带着她在鸡鸣寺戴发修行了三年。

    记得她听现代的母亲说过她出生时来了个得道高僧,对她说:"天降星君,筋骨玉润,内蕴精华。此女龙眉凤目,鼻直唇薄,是大贵之相,尤其是那一双眼,龙凤形相,至尊至贵,他定非池中物。只是世道凌夷人心不古,纵有天资也有可能堕入旁门左道,天意难测,只能一切顺其自然了!"母亲卧请她赐名,那时正好桃花盛开难收难管,故帮她取做桃夭。

    照此说了来她甫一出生就被认出是天神投世,只是现代的她双手满是鲜血,却偏偏极有佛缘,亦不能不说谲诡地很。

    桃夭随口道:"大师也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吧?已经开始,你从这里可以直接过去。"

    那位白衣僧人和善微笑,道:"小僧不是来参加比武的。"

    桃夭也随他笑道:"我也不是来参加比武的,我来凑闹,你呢?"

    白衣僧人清亮的眼眸定定地看着桃夭,脸上还是微笑,笑得古意苍苍。

    随后他垂下眸子,目光停在她右手中指的蓝色宝戒上,轻轻吐出两个字:"历劫。"

    "何劫?"桃夭问。

    "心劫。"白衣僧人,口气淡淡。

    下山时师傅告诉他,他的劫是一个右手戴着蓝色宝戒的女子。她是他的红尘劫,也是他的佛缘,他度劫的方式就是历劫,求缘的方式是顺缘,入世方能说出世,何他慧心劫过了,缘到了,他是慧心大师,若慧心劫一未过,缘一未到,他就是那个只守着她看着她的慧心和尚。

    一片叶子成之字形踉跄落地,桃夭看着,而后微笑。红尘修心,比佛前修其苦何止万倍?俗世鲜丽,十丈软红,惑人惑己,红尘中渡己,太难太难。

    万事皆有其定数,天心如何能测?

    只是谁是谁的劫,岂能一语道破。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