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爱的赌约

    <---凤舞文学网--->    燕清铭温润的指尖就这样停留在桃夭精致的下巴上,华丽细长的凤眼依旧温柔如水,桃夭向来犀利的紫眸此时流露出一丝迷茫,就这么相视着,忘记了时间。--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秋的暖阳从窗棂上斜洒进屋,落下一地碎金。

    风也变得温柔,拂过屋里人,轻柔地仿佛qing ren的手。

    一切都变得美妙起来。

    忽的,街上一阵扬鞭催马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宁静。

    原本定格的局像又活动起来,桃夭一把甩掉燕清铭的手,眼睛却不自觉地撇向一侧。

    "你......"桃夭踌躇了一下,抿了抿唇还是开口问道,"你跟赤炎神是什么关系?"

    "炎,你记起来了吗?"听到赤炎神三个字时,燕清铭的心唰地拎了起来。他急切地追问,迫不及待地想知道。

    桃夭摇摇头,淡淡道:"我不记得。"

    "炎当真不记得我了吗?我......"燕清铭原本晶亮的眸子一下子黯淡下去,欣喜只是一瞬间,从天堂到地狱的过程。^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你还没告诉我你跟赤炎神是什么关系?"桃夭不想与他纠结记忆这个问题,这个本来就不由她控制。

    燕清铭就这样看着桃夭,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没有邪魅,没有惊艳,却深刻到让人心疼:"我曾与她相约,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生生世世,不离不弃......"桃夭喃喃地重复着他的话,紫眸深处竟然露出一丝悲伤,仿佛穿过了无数的时间间隔,进入到了那个虚无缥缈的时空长河。

    燕清铭看着桃夭恍惚迷离的紫眸带着无法言喻的忧伤,一种令他心疼的忧伤。

    他不觉将桃夭揽在怀中,轻轻fu mo着她光滑而略显苍白的脸颊,问道:"炎,你怎么了?"

    桃夭仿佛从什么中猛然清醒过来,一把推开搂着她的燕清铭,表极其古怪。

    她那双罕见的紫眸,微微闭阖,轻启朱唇:"我不管你以前跟赤炎神有什么样的故事,我只希望你记住一点,我——不,是,赤,炎,神!"紫眸随着最后几个字缓缓张开,最终带着坚定的目光落在燕清铭脸上,不可违拗的神色。

    "你明明就是炎,为什么一定要拒绝我。"燕清铭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他的炎就近在咫尺,可为何心却与他相隔的那么远,仿佛永远无法触及。他不要这样,他等了一千年,换回来一句不是炎吗?他绝不不甘心!!!

    燕清铭猛地抓住她的双臂,用力一扯,毫无防备,桃夭整个人跌进他的怀里。两人的距离近得已可呼吸相闻,燕清铭抬手托起她的下颏,凝视着她茫然无措的表,侧头吻上了她的唇,由轻及重地着,体则更加靠近与她贴合在一起,ji fu透过薄薄的衣衫紧贴。

    桃夭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燕清铭的舌尖已撬开了她没来得及合上的贝齿,顺利地闯进她温的口中缠住了她的舌尖,辗转用力地着。

    桃夭懵住了,一时晕头转向的根本搞不懂出了什么事,直到舌尖已被燕清铭得发疼,她才忽然清醒过来,马上毫不客气地用力咬了他一口。

    燕清铭从桃夭的唇上抬起了头,他的舌尖和下唇都被桃夭咬破了,渗出了血丝,但他却只是笑着伸舌了两下,低笑道:"你的味道果然还是没变。"

    桃夭的紫眸中迅速涌起了无法置信的震惊和愤怒,脱口道:"你......你到底在干什么?"

    燕清铭看着她,又轻轻笑了出来,道:"吻你。"

    "你......"桃夭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努力让自己忽略掉燕清铭方才遗留在她唇上的气息,冷冷道:"你再怎么做也是徒劳,我绝对不会上你的。"

    燕清铭轻挑眉,微笑道:"好,那我们就来打个赌,看你会不会上我。"

    桃夭眉头一蹙,道:"我为什么要跟你打这个赌。"

    燕清铭欠凝视着她,道:"你怕了吗?怕你会上我?"炎的xing格向来是请将不如激将。

    桃夭紫眸一闪,怒火微升:"笑话,我会怕?!赌就赌。"

    燕清铭黑眸闪动,隐含狡黠,微笑道:"好,既然你不怕,就不要一直拒我以千里之外,可敢?"

    桃夭已经气得咬牙切齿,冷哼一声狠狠道:"你怎样就怎样,我还能受你影响不成。我警告你不许再叫我炎,不然我让知道家有jian狗是怎么来的。"玲珑的拳头愤愤伸起,在燕清铭的鼻尖摇晃。

    "好,在你没有记起我之前,我不叫你炎。叫你夭儿,可好。"刻意拉近与桃夭的距离,说话的气喷涌在桃夭的耳边,暧昧如投进碧波里的石子泛着涟漪漾开来。

    "既然这样,你还不走开。"桃夭推开腻在边的燕清铭,冷漠的紫眸里泛起一股淡淡的羞赧。

    喜欢一定要收藏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