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就是他的女人

    <---凤舞文学网--->    一杯下肚,桃夭看到燕清铭毫无反应,只是目光怔怔地看着她出神。--凤-舞-文-学-网--那双神秘如暗夜的黑眸里浮现出一丝漂浮不定的萧索,深邃如秋潭的眼眸中透出的是她从未见过的......透着思忆的空茫。

    他为何如此忧伤?

    "燕公子?"桃夭蹙眉轻唤。

    燕清铭端起桌上的酒杯,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一仰头,也是一饮而尽。只是相顾无言,桌上一片清净。

    "哈哈,来来来,再满上,再满上。"子墨端着酒壶再次将酒杯斟满,对着桃夭打圆场,"陶公子在下子墨,清铭子淡不怎么会说话,你海涵。"

    "子墨公子客气。"桃夭淡淡一笑,表示无妨。端起小巧的酒杯,这次却只是浅浅抿了一口。

    "请恕在下冒昧,敢问陶公子来晋阳所谓何事啊?怎么遇到了这么大的仇敌?"子墨陪着桃夭小酌,眸中含着关切。

    "这......"桃夭放下酒杯刚要开口,底下却被小叮当踢了一脚。

    "这位哥哥,你不知道刚那个洪玉虎就是个恶霸,看到我跟哥哥两个人好欺负就一直找我们麻烦。"小叮当一脸气愤,接着道,"今天还想杀了我和哥哥呢,幸亏哪位哥哥出手相救,不然我们两个就危险了。"

    "这洪玉虎是什么人,怎如此霸道?"子墨对小叮当的话确信无疑,他一个刚刚到人界来的魔神根本不清楚这里的人。^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他是太湖帮的帮主,表面上人模人样,背地里老是仗着人多欺负人,反正烧杀抢掠jian银妇女无恶不作,坏到极点了。"小叮当看到子墨的反应,索更加添油加醋,夸大事实。

    一旁的燕清铭听到洪玉虎欺负桃夭,神色微变,眼中划过一丝冷厉,转瞬即逝,很快恢复成原先的冷魅。

    "我帮你。"一双邪眸紧紧盯住桃夭,眼前的神色不复之前的清冷。

    桃夭哈哈一笑,唇角轻轻勾起,曼声道:"区区乌合之众还不足挂齿。"微微泛紫的眸子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王者之气,摄人心魄。

    燕清铭瞬间眼眸清亮,唇角弯起一个完美的弧度。他的炎就是这样自信,这样狂傲。她虽然忘了他,但是她没有改变原来的脾

    "陶公子,若有用的到燕某的地方尽管开口。"燕清铭也学了一次江湖人。

    "嘻嘻,哥哥这回不用担心了,有这两个哥哥帮忙,看那个还洪玉虎嚣张。"小叮当笑嘻嘻的接话。

    一顿饭后,桃夭带着小叮当离去。

    月下风起,雅间里燕清铭临窗而站,青丝微拂,颀长的形在月色下飘渺虚幻。

    三分傲然,三分落寞,三分萧瑟,一分淡漠睥睨红尘。

    长街如洗,月光照着青石板。

    桃夭的影越拉越长,小叮当蹦蹦跳跳的在她的边。

    燕清铭看着越走越远的桃夭,眼睑下垂,纤长的睫毛在深邃的眼下形成一扇影,悲戚的神色,在他眸底漾起。

    唇一扯,他竟不动声色的笑了起来。那笑柔柔的在他唇角聚敛,成了一朵既妖艳又残酷的花。

    子墨走到他的边,侧头看到他完美无暇的侧脸,在灯光的映衬下有着单薄剔透的质感,宛如一个清澈的少年。

    "清铭。"

    燕清铭回头,四目相对,已经明白子墨所要表达之意。

    "是她。我不会放弃的。"燕清铭想起桃夭那个肆意张扬的笑,平静的脸出现一丝裂痕,俊颜妖异。

    回到云来客栈,小叮当在她房里玩了一会便被她打发回自己房间休息。

    小叮当脚步声渐渐远去.桃夭将烛光挑亮了一些,烛光瞬间明亮了许多,但却莫名的摇曳了几下,将一些影子厚重的投在墙上。

    桃夭抬眼一看,嘴角轻弯起,悠然而站,凝神道:"现吧!"

    一道黑影飘过,一个一黑衣劲装的男人跪在地上。

    "主子。"

    "晋阳城的资料可准备好?"

    "全部在这里。"黑衣人从怀里拿出一叠资料,恭敬献上。

    桃夭接过一叠纸放在桌上:"豹组的人都就绪了没?"

    "一起就位,等着主子的调遣。"黑衣男子低头回道。

    "很好。告诉父皇我这里没有问题让他放心。"

    "是。"

    黑衣男子刚要离开,桃夭喊住他:"等等,去查查今天那两个人的来历。"

    "是。"黑衣人弯腰恭敬的行了一礼,又不知从哪消失了。

    桃夭轻轻眯起紫眸,脑海里不自觉出现那个邪魅的脸。是敌是友,一切只能等鹰组的收集的资料了。

    哈哈,斜阳出来玩了,现在才码字,不知道还有没,尽量再码一章,谢谢大家的支持,看文的亲亲群么么。有空给斜阳投个票票哦,呵呵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