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痴情的男人

    <---凤舞文学网--->    琅琊山,还是一片安详,山谷依旧鲜花盛开,鸟语花香。--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宫里一切有条不紊,就像每天的昼夜更替,丝毫没有变化。

    但是这里有个特别的地方,它的特别在于它的不特别。当四周都是阳三月的美丽时,八月的萧瑟秋景反而成了与众不同。

    八月十五已过,天地间寒气也开始加重。

    残秋。

    木叶萧萧,夕阳满天。

    萧萧木叶下,站着一个人,就仿佛已与这大地秋色溶为一体。

    单手负立,迎风而站,一玄袍飞扬。

    其神淡然,仿若天下无事可立其心,其色萧索,好似世间悲皆藏其间。一种已深入骨髓的冷漠与疲倦,却又偏偏带着种人的杀气。

    这人就是燕清铭,这琅琊山的主人,也是魔界的主人,让人闻其名号就浑战栗的青狐魔尊。

    "清铭。^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一道懒懒的声音响起,旁边古树杈上不知何时出现一名斜倚着大树的花衣男子,神慵懒。

    "什么?"燕清铭似回过神,转过头来露出惊世的容颜,尤其眼睛又细又长,看起来格外高贵华丽。只是那双深邃的黑眸透着无尽的jimo和忧伤,仿佛尝尽了世间的苦。但是也只有在这里,在燕清铭面前他才会露出最内在的神

    "她出现了,你打算怎么做?"花衣男子微闭着双眸,感受着夕阳最后的温暖。

    "自然要带她回来。"燕清铭抬头看着天边的流云,仿佛那里映出了她的面容。

    花衣男子一个飞,落在他边,清亮的眼眸睁得大大:"清铭,你当真要带她回来?"

    燕清铭转头看了惊讶的花衣男子一眼,神略微愉快道:"子墨,你与我相识千年应该知道我这千年以来所做一切只为再次找到她啊。"

    叫子墨的花衣男子摇摇头,有些迟疑道:"我当然知道你的心思,在她消失的时间里,你所做的一切我都支持。可是问题是她现在出现了,而且......"他顿住,不知怎么说下去才能不让燕清铭伤心。

    燕清铭根本不在乎他说什么,他的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因为他的心里再次被她的容颜占据。

    "她出现了,我努力了一千年,她终于回来了。子墨,我现在好像见到她,马上就想见到她。我要告诉她,我等她等得好苦......"他的炎终于回来了,他再也不用这样无休止等待下去。

    子墨看着完全不似平常的燕清铭,眼里出现浓浓的担忧神。他猛地抓过他的肩膀,一字一句道:"清铭,你能不能不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虽然出现了,可是你别忘了她已经投胎转世了,她不再是赤炎神了......"

    燕清铭一把推开子墨的手,闭了闭眸,他的眼睛已经冰冷地谁也无法直视:"看在你曾经救我一命的份上,我不计较今天你所说的话。我的炎永远都不会变!"

    子墨看着冷若寒冰的燕清铭,心底也凉了下,但是还是咬咬牙,骂道:"燕清铭,我不需要你看在什么份上,你要杀便杀。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要说,赤炎神已经变成了凡人,现在的她是什么样谁也不知道。她是由天界的人带来的,你如果贸然将她带到这里来,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你能预料吗?"

    燕清铭看着子墨的眼睛,那里全是真诚和坚决。他痛苦地摇摇头:"炎不会的,她怎么会背叛我?!她为了我甚至下界为魔也在所不惜啊。"那样高高在上的赤炎神,当年为了他这个小青狐连天神都不要做了,怎么会害他呢。他不信,真的不能相信。

    子墨拍拍他的肩,宽慰道:"我不是说赤炎神会害我们,只是现在她是个凡人,还能不能记得你都是个问题,你怎么让她接受着一切?倘若她被天界的人利用,我们到时候就前功尽弃了。"

    "那我应该怎么办?我已经等得太久了,我真的不能再等下去了。"燕清铭将脸埋于掌间。此时的他是个痴的男人,只为心的女人而伤神,无力。他的边陪着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恩人。当年赤炎神中计掉进轮回道,他也被天界追杀,若不是子墨机警救了他,他早已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你可以不用等,也不用冒险将她带到这里来,你只要去找她,接近她,了解她。她若还记得你,便万事大吉,若是忘了......"

    燕清铭打断他的话,眼底光芒闪动,口气坚决:"那我便再让她上我。"

    "哈哈哈,这才是我认识的燕清铭嘛。当年那个没心没的赤炎神也没有逃过你的网,现在一个有七的凡人你还能对付不过来吗?!"子墨张扬的大笑,笑声震天,只要这时才能看得出他的能量并不比燕清铭弱。

    再晚些还有一章,记得投票票啊,么么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