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离奇身世(2)

    <---凤舞文学网--->    月光升至中空,宫内红烛摇曳。--凤-舞-文-学-网--突然一阵大风吹过,熄灭了所有的灯。承乾宫的顶空中泄下一片清亮,月光不偏不倚地落在桃夭上。一白衣似雪的桃夭整个人沐浴在皎洁无暇的月华中。

    忽的,落在桃夭上的月光变得集中起来,越来越亮。原本如水的清辉霎时如同强力探照灯打在人的上,月光如银流淌在桃夭的上,雪衣似乎也吸收了月光的强大能量,无风飘动起来。

    桃夭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整个子哄抬了起来,飘动,整个人浮在空中,轻飘飘的。上的力量不停的蹿动着,仿佛要全部释放出来。

    一直守候在承乾宫外的姜崇白不放心进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桃夭整个人漂浮在空中,子轻轻旋转,白衣飘舞,似九天仙子下凡。天启帝也在一旁呆呆地看着,这个场景跟桃夭出生时一般,匪夷所思。

    整个房间里只有一束月光,只照在桃夭的上,如同梦幻一般。^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突然桃夭的额头出现一个忽明忽暗的印记,一个火焰形的印记,闪闪烁烁,诡异异常。此时桃夭一脸痛苦的表,仿佛处在地狱之火中,全忍受着烈火焚的煎熬。

    "主子。"姜崇白担忧地想走近,还没接近月光区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弹出去,撞在柱子上落在地下,喷出一口血来。

    桃夭闭着双眸,她觉得自己处一个失重的坏境,手脚没有支撑点,只有一股可怕的力量支撑着她。这股力量仿佛来自她的体内,正在拼命的挣扎地想释放出去。它如同暴怒的野兽,四处冲撞着。她的气血随着这股力量拼命翻腾,翻江倒海。

    终于整个子有个了缺口,所有的力量都汇聚到这个缺口里。就像发洪水的长江黄河决堤一般,奔涌的力量一股脑的钻到那个缺口里。桃夭猛地绷直子,尖叫声响彻承乾宫,似乎这尖叫声可以减缓她的压力。

    随着桃夭的尖叫声,一道耀眼的蓝光从她的手指间释放出来,就是这个缺口。体的全部力量都通通集中到了这里,光芒越加耀眼,照亮了整个屋子,直冲天际,形成巨大的光柱。

    慢慢的笼罩在桃夭上的光芒逐渐暗下,似风中残烛。嘭地一声,原本支撑着桃夭的强大力量瞬间消失,桃夭从半空中直线坠落下来。

    "主子。"被强大力量弹开的姜崇白在看到桃夭突然下坠时,一个扑垫在桃夭下。噗,强力的冲击让本已受了内伤的姜崇白再次内伤加重,口中鲜血喷出。

    "夭儿,你可伤着。"一直被这神奇景吸引的天启帝在桃夭落下的瞬间,才恍然回神。看到桃夭摔在姜崇白上,急忙跑过去查看她是否受伤。

    "父皇我没事。"被姜崇白护住的桃夭并没有受伤,她对着天启帝摇摇头,随后关心两次口吐鲜血的姜崇白,"崇白,你怎么样?"

    "主子没伤着就好,崇白不碍事。"姜崇白单手护着口,声音略微嘶哑。

    "父皇,崇白受了内伤,快宣太医吧。"看姜崇白的神色,桃夭就知道他伤得不轻,直接让天启帝宣太医诊治。

    承乾宫内再次灯火通明,姜崇白被几个太监送到太医院治疗。四个西坞族的美女也被天启帝让人送去其他宫。偌大的宫之中,只剩下桃夭和天启帝两个人,两人皆是眉头紧锁。

    "父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桃夭着自己的右手中指,原本空无一物的手指中突然多了一个蓝色宝戒。而刚才那个耀眼的蓝光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不仅如此,这戒指像是她上的一部分一样,她费了全力气也未能将它取下来。

    今天继续两更,也可能三更,改变蜗牛速度,让大家看过瘾,拜谢大家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