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留你命是我仁慈

    <---凤舞文学网--->    深夜,驿站的客房中桃夭浅浅恢复意识,扇扇长密的睫毛,她眯起眼,恍惚了好一会儿才看清屋里的形。--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简单的摆设,用旧的红木桌椅,圆桌上放着一茶具。

    看着陌生的环境,桃夭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看样子是离开百里家了,而且似乎被什么人救了。不过,对她来说成功离开百里家就行,至于是什么人救她,这根本不关她的事。

    躺在chuang shang运转气息,发现并无阻碍,动了动手脚,除了长时间闭息导致血脉不太通顺外,上并未受伤,而且上感觉特别轻快,一点没有中藏时的气息浑浊,脉细混乱。

    在桃夭检查自己的体是否无碍时,门嗯呀一声打开了,进来一个人。桌上一灯如豆,光线昏暗,看不清那人的脸,只是打量材可以辨别出是个女子。

    "啊——困死我了。先吃了公子的药,现在又要让我来喂药,这三更半夜还不让睡的,真真是个麻烦精。"进来的人嘴里嘀嘀咕咕,好像很不乐意。

    她手里像是端了什么,将手里的碗放到桌上,拿起那盏小小的油灯靠近边。桃夭不知她要做什么,微闭上双眼装睡,静观其变。

    "哎哟,阿弥陀佛啊,这人怎么丑成这样哦。要是杏雨我长这么难看,我啊一定没脸再在世上活下去了。也是公子好心,竟然用九转还魂丹救这么丑的人,真真是作孽啊。"油灯细细照着chuang shang的人,杏雨忍不住感叹。她向来自认为美丽可,眼高于顶。对张胡子这样的人是从来不放在眼里的,她的眼中只有那个谪仙般的公子。

    听到她的话躺着的桃夭眉头一皱,腹中激起一股怒火。恍惚中杏雨似乎看到chuang shang的人眉头动了下,拿近油灯在桃夭的脸上想照照看她是不是醒了。

    如豆的灯光摇曳,一双璀璨的紫眸熠熠生辉。拿着油灯的杏雨突然对上这样一双眸子,心头猛地一颤,手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一滴滚烫的灯油从边沿滴落,啪地一声落在桃夭的脸上,发出"嗞"的微响。

    "呀——"杏雨也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看着一跃而起的桃夭。^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用袖子一擦脸上遗留的油滴,细微的刺痛从脸上传来。紫眸透出一股锋芒,从chuang shang起来的桃夭步步走向杏雨。

    "你,你要做什么?"杏雨颤抖着后退,前面朝她走来的人面无表,昏暗的灯光中投下大片的影面,只有那双紫眸透出冰冷的光芒,仿若来自地狱的索命使者。

    面前的人无声无息,只是紫眸牢牢盯着她的脸,让她全发寒。"我,我又不是故意的,那那你的脸本来也不好看,也算不上毁容。这药,你醒了你自己喝......"杏雨结结巴巴的说完,放下手里的油灯就往外跑。只是还未出门就被一个千钧之力拖了回来,踉跄着摔倒在地。

    "你......"杏雨还未缓过神来,只见她的手飘过她的发,一道寒芒闪现,森冷之气霎时笼罩全。那一刻,杏雨似乎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寒光飞舞,杀气空。

    在杏雨大脑一片空白时,头皮上的一阵清凉唤回她的神智。她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头上的发,金钗卷起的发并未散乱,似乎金钗从未离开过发丝一般。因为是晚间她早已松了发髻,只是用钗子随意卷起而已。

    不过眨眼功夫,杏雨整个人仿佛坠入了冰窖,一种恐惧自心底油然而起。她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如同雕塑一样全僵硬,浑冰凉,子紧绷断。眼前这人的速度太快,快到让她窒息。从她拔钗到插回,她的发竟然丝毫未乱。

    静,死一般的寂静。

    "啪嗒,啪嗒......"似乎是水落地的声音。万籁俱静中,这细微的声音仿佛被放大了十几倍,一滴一滴,砸在地砖上,分外清晰。

    杏雨眼神呆滞的往下,殷红的水珠泛着血色光泽从空中落下,砸在地上溅起一片血花。

    尖利的疼痛从脸颊传来,她面色惨白,眼睛不由自主的睁大。指尖颤巍巍的摸上自己的脸颊,刺痛中一片湿滑,满手血腥。

    "啊——"凄厉的惨叫从房中响起,传遍了整个驿站。

    看着尽尖叫的杏雨,桃夭一甩衣袖,大步往外走去。这女人太吵!

    刚到门口,一个粗壮的黑衣男子挡住了她的去路,大声询问:"杏雨姑娘,怎么了?"显然是与里面的女人相识的。

    "胡子,公子,呜呜呜......"杏雨听到张胡子的声音,哭得更加凄惨。

    张胡子急忙冲进屋里,也不管门口的人。桃夭径直跨门出去,没想到门外还站着一位白衣男子,面上蒙着一块白纱巾。

    "姑娘醒了?"他的声音淡淡,却很亲和,想是将她带到这里的人。

    可惜桃夭正不高兴,更何况她不知这几个人是谁,带她到这里有何目的。所以根本不理会他的问话。

    "哎呀,公子您快来看啊,杏雨姑娘受伤了。"张胡子冲着门口大喊。

    白衣男子眉头轻皱了下,与桃夭擦肩而过时听到桃夭没有丝毫温度的声音:

    "自作孽不可活。"

    屋里的人不知说了什么,突然那个黑衣男子一个箭步冲了出来,拦住桃夭:

    "是你伤了杏雨姑娘?"

    "是我又如何。"桃夭声音冷漠。

    "好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们救了你你不说声谢谢也就罢了,居然还敢伤人?!今天不教训你下,我就不叫张胡子。"黑衣男子摆开架势,透出一股彪悍气焰。

    桃夭闻言轻笑一声,冷声道:"你说救我,我不知。我伤她自有我的理由。留她命已是我仁慈,你想死就尽管来。"

    "你!"张胡子双目爆出,怒视桃夭。

    "胡子退下。"白衣男子从屋里出来,淡声道。

    "公子?!她......"张胡子显然不乐意。

    "退下,带杏雨去她的房间。"

    "是。"

    看到张胡子抱着杏雨离开,白衣男子才走到桃夭面前,行了个礼,声音依旧清冷:"杏雨对姑娘多有得罪,柳予熙代她向姑娘赔个不是,希望姑娘原谅。"

    桃夭一摆手阻止他的行礼,曼声道:"我做事向来分明,我与她的事已经解决没有原谅不原谅之说。"说着朝外走去,步伐轻盈。

    "姑娘,屋里的药尚未喝掉,你还是喝了再走吧。"望着那个步履轻盈白色背影,柳予熙不知为何要多嘴提醒。

    "不用了,谢谢。"桃夭脚步未顿,摇摇手算是回绝。

    "敢问姑娘要去哪里?如果方便不如一同上路。"柳予熙说完静静地等着前面人的回应,他的烂好人习惯又开始泛滥了。他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份,但是从她中的毒到现在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形来看,她一定处于很危险的境地,所以才会这么敏感和极端。

    啪,桃夭顿住前进的脚步,一个转回望后的白衣男子,露出一个狡黠的笑:

    "我要去皇宫,你方便吗?"

    "啊?"柳予熙始料未及。

    看着他突然犯愣的样子,桃夭突然心大好:"哈哈哈,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说完一展衣袖,像只飞舞的白色蝴蝶一般,从窗户越出飘到黑夜之中,瞬间消失无踪。

    "好怪的女子,竟然说后会无期。"走廊上的柳予熙明亮的黑眸定定地望着桃夭消失的方向。

    斜阳最近都是凌晨,大家都第二天看吧,谢谢各位支持的亲亲。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