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白衣公子

    <---凤舞文学网--->    天色渐暮,彩霞满布,一行白鹭啾啾的归巢而去。--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随着滔滔江水,一轮红斜斜的落到了江的另一边去,形成一幅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暮江图。只是这景虽美,却是多了分寂寥,少了分狂妄,算不得宏壮大气。

    瑟瑟江边一辆双驾青绸马车缓缓驶来,马车古朴无华,同色的缨穗垂在车顶四边......

    "公子,上游漂下来一个木筏上面好像有人。"一个声音在车外响起,有些粗放。是一个赶马车的年轻人,大约三十来岁,浓眉大眼脸上长着一圈短虬。

    青绸马车上垂下的布帘一角被掀起,露出一张俏生生的脸,圆溜溜的苹果脸上一双湿漉漉的眼睛举目张望。

    "哪呢?"

    "那呢,杏雨姑娘。"赶马车的短衫青年对着马车里的姑娘露出一个憨憨的笑容,手指指向江面上的木筏。

    "哎呦,那不是个死人么,张胡子你要找晦气哦。"看到江面上那个白白的影,杏雨双眉一皱,真是不是吉利。

    "死人?不会吧,看着像是睡着了呢。"名叫张胡子的男子定睛看了看木筏上的人,有些不相信。

    "哎呀呀,你个张胡子,不是死人她躺木筏上做什么a?真真是笨。"杏雨根本不信张胡子的话。

    "可是......"

    "好啦好啦,不要多话,快快赶路,天要黑啦。^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杏雨不耐烦地挥着手,打断他的话让他赶路。

    张胡子瞪着一双黑黑的大眼却不敢与杏雨硬对,只是伸长脖子往马车里望。

    "别想打扰公子休息,他子还没好呢,"杏雨一眼就看穿了他的企图,杏眼甩下布帘,隔绝了张胡子的目光。

    说话间,张胡子再望向江面时木筏已经飘出十几米。因为离青山峡越来越近,水流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木筏离瀑布已经不足百米。

    张胡子站在马车的驾驶位上希望能更清晰地看清楚木筏上的人,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子,一白衫,脸色红润,面容安详。说实话,这样的人怎么会是死人呢?张胡子坚信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顾不得太多,看着势越来越危急他紧张地扯着嗓子大喊:"公子,你快来看看,这木筏上的姑娘真的不像是死了。"

    布帘再次被掀起,露出一只素白的手,手背覆着月白的衣袖,指骨修长,皮肤bai xi。接着露出一个脑袋,墨发高束,脸上却围着一块白色面纱,看不清脸。

    "公子,你看就是那个女子。"张胡子看到白衣公子,脸上露出一抹喜悦之色,为他指点方向。

    "恩。咳咳咳。"刚露出脸,他就不停地咳嗽起来,上不自觉流露出一股病态的气息。

    "公子,你不能吹风a,快进来吧。"里面的杏雨一看她家公子咳嗽不止,连忙凑过来,要扶他进去。"好你个长胡子,要是公子有事看我怎么收拾你。"杏眼横斜,一脸凶悍。

    白衣男子举手轻轻一摇,拒绝了杏雨的提议:"无妨,我也该透下气了。"说着黑亮的眼睛望向木筏。

    "胡子,去看看。"他的声音淡淡,却带着不容置疑。

    "是。"话音未落,憨憨的张胡子以不同于彪悍形的轻巧朝着木筏腾空而起飞了出去,脚踏着水面在水上飞行瞬间上了木筏。青山峡瀑布近在咫尺,水声哗哗作响,似龙吟虎啸。

    此时木筏已经被湍急的水流带到了瀑布边缘。他长手一捞抱起木筏上的人,足尖轻点木筏,横掠四丈回到岸上。而在他们腾空而起时,木筏在瀑布边缘打了几个急转一冲而下。白色的水汽奔腾,木筏的残骸瞬间淹没,再也不曾出现。

    "公子。"张胡子将手里的人放在岸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招呼他家公子。

    白衣男子缓步走白衣公子近,后跟着寸步不离的杏雨。

    "哎呦妈呀,好丑的人a。胡子你怎么弄了个这么丑的女子回来a!"杏雨好奇地看了眼石头上的人,不自大声喊了出来。

    "杏雨。"白衣男子的声音清清冷冷却让她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

    石头上的女子紧闭双眼、气息全无,面上呈现不正常的红润,白衣男子的手搭在她的脉上感到脉息若有似无。他立刻自腰间锦囊中取出一个青花瓷瓶,倒出一颗药丸喂给她吃了下去。

    "哎哎,公子不可以。"跟在白衣男子后的杏雨急着上前想抢回药,结果还是晚了一步,气得直跺脚,"那是九转还魂丹a,公子你怎么可以把药这么白白地给了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呢?本来药就不多了。"

    九转还魂丹,药如其名。只要还有口气,就算在鬼门关转了九转也能捡回一条命。药越珍贵也就越稀少,这救命良药是江湖争抢的宝贝。

    "再珍贵的药,也是用来救人的,今若能救了她的xing命,九转还魂丹也不枉名闻天下了。"白衣男子浅浅地笑着道,丝毫没有为自己担忧。

    笨蛋公子又做烂好人!杏雨对于他家公子的做法虽然不赞同,但是也不能过多干涉,正好把气通通撒在张胡子上:"呐,都是你的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这怎么能怪我,做好事也有错哦。"张胡子嘟哝了一句。

    "都是你的错,就怪你,就怪你!"杏雨气得不依不饶地。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把她扶到马车上吧,天要黑了。"看着争吵的两个人,白衣男子无奈地摇摇头。

    "a?要带着这个丑八怪一起走吗公子?"

    "公子?"

    回应他们的是一个清瘦的月白背影。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