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他凭什么打我(1)

    <---凤舞文学网--->    桃夭脑海里还印着对那条让她毛骨悚然的白蛇的恐惧,"啪"一记响亮的鞭声让她悠然转醒。--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该死,谁在打她。

    桃夭想睁开双眼看看,但是眼皮却沉重似有千斤,无论怎么努力都睁不开。

    啪啪又是两记鞭子重重抽她上,火辣辣的,皮肤开始灼痛。

    "你这个悍妇少装死,给我滚起来。"恶劣的男声响在桃夭的耳边,背上被狠狠踹了一脚,脊椎骨几乎断裂。

    桃夭心中一惊,难道她被抓了?那个澹台央加给她施了什么妖术,居然让她无法动弹,也睁不开双眼。

    还没来得及多想,子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护住:

    "驸马爷,打不得了,公主凤体金贵,再打就出事了a。您要出气就打奴婢吧,奴婢求求你了。"

    "哼,这悍妇是咎由自取,嬷嬷你让开。"桃夭感到上一轻,然后又是一鞭落下,正好打在脸上。桃夭清晰的感觉到,额头的血一瞬而下。

    妈的,居然敢破她的相!!!躺在地上的桃夭,怒火中烧。不管他是谁,她定不善罢甘休。

    气得快爆炸的桃夭,根本无心去关注她们的对话。^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子再次被那个温暖的怀抱护住,哀求声伴着哭声:"驸马爷,您就看在圣上的面子上饶了公主这次吧,再打真的会出事的a。"

    "告诉你,少端公主架子。以后再敢欺负芊芊,我就打死你。哼!"那个男人冷哼一声,鞭子甩在桃夭的上,然后大步离开。

    倒在地上的桃夭被人小心翼翼扶起了上半,此时她觉得四肢无力,体说不出的虚弱。难道是因为被蛇咬了的缘故吗?她知道有的蛇毒有麻醉的成分,看来是中蛇毒了。桃夭虽然无法动弹体,但是脑子却清楚得很。一想起之前被那条白蛇咬中脖子,浑就毛骨悚然。

    就是这一哆嗦,桃夭突然感觉自己能动了。缓缓睁开眼睛,眼前有些迷蒙不清,模糊得觉得有个影在眼前。

    白色的丝帕轻柔地摁住她的额角,那个人影紧张得看着桃夭:"公主?公主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桃夭没有说话,而是将视线转向旁边。她忽然觉得脑子里多了许多东西,许多别人的东西,但是又像是自己的,在脑海里翻腾着,时而是她自己的,时而又是另一个她的。

    头,突然刺痛起来,连带着额角都剧烈疼痛起来。桃夭捧着脑袋,痛苦地蜷缩在一起。这是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公主,你怎么了?你说话a。头疼吗?你告诉奴婢a,别吓奴婢好不好?来人a,来人......"看着抱着脑袋乱撞的桃夭,那个仆妇边害怕的摁着她,边大喊。

    好不容易桃夭的脑袋不再那么刺痛,她有些迷茫地抬头,慢慢看向周围。这是个布置得很古典的房间,到处是透着典雅气息的装饰。

    梨花木的桌椅,桌面上放着一晶莹剔透的精致茶具,一看就知道价值连城。不远处的雕花大,挂着绣着九凤飞舞的明黄色的绸帐。正对她的墙上挂着一幅牡丹富贵图,笔触细腻,风格清新,却满堂富贵,应该是出自大家之手。她的视线慢慢汇聚到自己上,抬眼就到了自己的脚,明黄缎绸蝴蝶履,再往上是明黄锦绣绸裙,暗绣着百蝶戏花。看到这里,桃夭知道自己已经不在是原来的自己了。

    她伸出手,细细观察。十指不沾阳水,纤细白嫩,细腻柔软。青葱十指,没有丝毫修饰,干干净净,连个戒指也没有。桃夭看着这样一双素手,自嘲一笑。21世纪那双手沾了太多人的血,难道老天让她换上干净的手吗?

    "公主,你没事吧?"可能是看到桃夭一直盯着自己的手,一直静静陪在边的女人忍不住出声询问。

    桃夭转头看向那个陌生女人沉声问道:"你是谁?"

    "公主,你怎么了?你不认识奴婢了吗?奴婢去请大夫给您看看。"那个女人被桃夭问得有些莫名其妙,用丝帕心疼地帮桃夭擦着额角的鲜血。

    桃夭闭上眼仔细一想,从那个人的记忆里知道,这人是她的娘,谷嬷嬷。只是她一集中思想,头就又开始剧烈疼痛起来,摸着额角她只能放弃去想太多。就着谷嬷嬷的搀扶挣扎着起来,桃夭觉得自己要好好了解下自己现在的况了。

    "姑姑,你告诉我刚才是谁在打我?"这个问题是桃夭最关心的,她这个体也贵为公主,到底是谁敢这么大胆,居然把她打破相!!!

    "哎?公主您怎么这么问?"听到桃夭的问话,正在倒茶的谷嬷嬷诧异。

    "为什么不能这么问?说,是谁打的本公主。"桃夭眼眸一睁,戾气尽出。她要的是简单的答案,不是反问。

    "是驸马爷。"谷嬷嬷被桃夭一瞪,吓得倒茶的手差点不稳,老实答道。

    驸马爷?我居然还有老公了。桃夭听到这个答案,唇角勾起不屑一顾的笑。

    "他凭什么打我?"桃夭接过谷嬷嬷手里的茶,眼睛却瞬也不瞬地看着她。

    "因为......因为公主您他......"谷嬷嬷被桃夭盯得头快贴着口了,声音也越来越低,低到几乎如蚊叫。可惜桃夭却字字都听到了耳朵里,一字不漏。

    "!"听到这个答案,桃夭再有涵养也忍不住了。什么jian男人,居然拿当幌子。

    啪,手中的茶杯狠狠砸在地上,晶莹剔透似白玉的茶杯立马摔得细碎,散了一地。

    站着的谷嬷嬷吓了一跳,立马跪在地上,头贴着地面,连大气也不敢出。

    "哟,这是唱哪出呢?"门外悠然传来一个柔的女声。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