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死亡令(3)

    <---凤舞文学网--->    斜提出冰蚕剑的澹台央加面无表,面朝桃夭的方向,道:"剑是好剑。--凤-舞-文-学-网--人......可惜了。"

    桃夭眼中戾气横生,周都泛着一股寒气,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说她。

    眨眼间。

    两柄长剑二度交锋,随后便是一阵眼花缭乱的近险战。

    桃夭手持轩辕剑却喜欢剑走偏锋,处处致命直指澹台央加命门,而澹台央加的冰蚕剑虽然轻灵但她的剑势却大开大阖。桃夭似群魔乱舞,而澹台央加却如佛心降世。两个人缠斗在一起,说不出的诡异,一时间难分胜负。

    忽然桃夭握紧轩辕剑形划出一道弧线落向远处,街灯下月狐手中的左轮手枪准确响起。

    硝烟味中夹杂着血腥味。

    桃夭腾空的体在空中扭曲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原本应该中她心脏的那颗子弹只是透过她的肩胛骨,空气中爆出一朵血花。

    口吐鲜血,仗剑的桃夭用剑尖一点,飘然落地,被侧向击中的桃夭可以清晰判断肋骨的受损程度,这一击基本废掉了她的左手。

    这个混蛋果然是世界上最狡猾的杀手。^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桃夭抹了把嘴角的鲜血,看向月狐时紫眸发出妖异的光芒,如同盯着猎物的云豹。

    "喂,安丘山的美女,你再不动手杀了她一会可要被她宰了。"月狐斜眼瞥着那个纹丝不动的澹台央加冷冷道。桃夭什么格,他最清楚。如果今天杀不了她,那么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想杀我?你没机会看到了。"话音未落,桃夭已经纵而起。月狐一看直扑他而来的桃夭从腰间又摸出一把92式手枪,双枪连连扣动扳机精确点,动作一气呵成。但是桃夭的速度快到让他无法呼吸,他每次准桃夭的影,却次次慢了一拍。连着出六枪,第七枪还未出,轩辕剑剑尖已经赫然在他面前。

    颈间一凉,一片血花四溅。

    被称为最狡猾的杀手月狐就在瞬间命丧黄泉。

    毁容的碧昂斯,喘息着后退,像只惊慌失措的小鹿,慌不择路。

    桃夭看向碧昂斯,轻轻一笑,对着天空缓缓道:"妖杀了她。"

    空中突然划过一道白光,瞬间落下一地鲜红。美艳的碧昂斯,已经成了无头尸体。

    手持一柄黑色修长妖刀的女人长发飘舞,紧黑衣的她单膝点地跪在桃夭面前:"少主,妖来了。"

    桃夭转向如九天仙女降世的澹台央加,冷酷一笑,紫眸赤红:"现在该轮到你了。"

    澹台央加缓缓摇头,飘渺如天籁的声音轻轻响起:"一切众生命,如电,如旋火轮,如乾达婆城,速过不暂停。何苦挣扎?"

    一袭麻衣白纱,衣袖飘飘,虽然站于平地,她却宛如立于九天之上。

    "罗嗦什么。妖杀了她。"桃夭捂着左肩的伤,表冷酷,敢杀她的人,非死不可。

    黑色妖刀凌厉,黑色影仿若一道闪电直直扑向那道白色的影。

    冰蚕剑踉跄落地,发出一声铿锵之声。

    桃夭顺着冰蚕剑坠落的轨迹抬眸,原本还静静立在地上的澹台央加,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街灯之上。白衣飘飘,手臂上竟然还盘旋着一条拳头大小的白蛇。

    "赤炎神,千年之后,没想到汝居然还是如此执迷不悟。六道轮回,汝将堕入地狱道,受七世之苦。"

    "少妖言惑众,信你我是二百五。"看到妖无法搏杀她,桃夭一跺地,整个子如大鹏展翅,腾空而起,手中的轩辕剑带着无限的杀气砍向澹台央加。

    "去吧,玄武。"澹台央加看也不看来势汹汹的桃夭,只是轻轻对着那条白蛇开口。

    盘旋在手臂上的白蛇仿佛听懂了她的话,子一卷,吐着红信子朝桃夭袭去。

    "的,你怎么知道我怕蛇。"桃夭看着越来越接近她的白蛇,竟连挥剑的力量都没有。

    a——一声尖叫,桃夭轰然倒地,脖颈左侧两颗明显的齿印。

    街灯上的澹台央加仿若佛尊轻轻摩挲着已经回到她手臂上的白蛇,黑亮的双眸里透着无人能企及的大智慧:"一切皆是天意,就看上天怎么安排了。"

    妖无法置信地看着桃夭的尸体,黑色妖刀出鞘,直击澹台央加,她一定要为少主报仇。可是刀锋划过,那个白色影却悄然无踪,似凭空消失一般。

    良久,街灯之上突然出现一位黑衣如墨、手持清亮长剑的女人,同样不惹世俗尘埃。

    独孤莫影,桃夭的姑姑,从小就陪在她边的女人。她看着远处的天空,喃喃自语道:"看来我来晚了。"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倾心劫:邪女魅魔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