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生涯(二)

    “来来来,新鲜的大包子呀!”一大清早,晨曦还在天际,人们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劳作,为了生计又开始了一天的奔波。

    缓缓的走在这样铺着晨光的街道上,看着来来往往为数不多的人们,看着各家店铺伙计都在紧张忙碌的准备开张,更有早起的现在已经开始吆喝了,各种各样,人生百态,不一而足,不让怡晴怀念起了小时候。

    那时候的商业还不是那么发达,那时候的人们还不是那么忙碌,那时候的生存压力还不是那么巨大。每天清晨自己也是在这样的场景中被父亲驮在自行车的前梁上欣赏着来往的风景,温馨而和谐。这才该是生活本来的样子呀。怡晴在心里不感叹。

    “酸秀才,你又在酸文假醋了!”看着怡晴似乎面有所感,红裳实在是不明白这样的场景有什么好感慨,这样的场景不是天天见么,再说了,要是能吃上李记的那大馅包子该多好呀!又白又香,味美多汁的,简直是红裳做梦都想吃到的东西呢。作为乞丐,红裳实在是尽职,在他眼中,温饱才是大问题。不过怡晴也实在喜欢他这点,这样的单纯真是干净,哪里像自己这般,洗尽铅华却也呈现不出素颜了。

    “呵呵。”怡晴只是笑笑,也不多加辩驳。

    两人说说笑笑也走过李记包子的门口,只见红裳声音微笑的咽了几声口水,看他那个样子怡晴就知道,他只怕是早就惦记着这大馅包子了!

    本来红裳还有点不好意思,只是暗自吞吞口水,可是余光突然瞧见怡晴这么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毕竟红裳已经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了,也不怎么的, 腾地就红了脸,虽然被抹黑的;脸也看不出来,但是红裳还是觉得脸和火烧一样。

    “哼,怎么找,小爷我就是想吃包子!”说着还狠狠的吸了几口香气。

    怡晴见他这样可纯真的反应,当下就被逗笑了。

    “呵呵,等着。”说着怡晴就往包子铺里走。

    “师傅,一个包子。”怡晴碍于乞丐的份,也知道不好进去,所以远远的就喊师傅,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文钱递了上去。

    “哎,好嘞,拿着。”说着包了2个包子给怡晴,怡晴微愣,又看了眼老板,知道是好心人同自己呢,于是也不推辞,道了声谢拿着包子就出来了。本来么,乞丐就是靠人施舍过子的。

    “啂,给你。”怡晴将2个大包子一股脑全丢进了藏在墙角的红裳的怀里。

    可是等了一会儿,却不见红裳动作,再一看,红裳居然就这样捧着个包子发愣呢,眼里居然沁满了泪水。

    怡晴微愣,忽然心思绕转,想起了在国外留学打工的子,嘴角上扬,不莞尔,伸手将红裳揽进了怀里,“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随着怡晴的话,红裳的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怡晴心里淡淡叹息,心里也是一酸。

    “红裳别怕,一切有酸秀才呢。”说着嘴角不觉上扬,居然莞尔。

    过了好一会儿,等到街上的人熙熙攘攘的多了起来,那包子也早就没有了乎气儿,红裳好似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是被怡晴抱在怀里,脸一下子就红了,火烧火燎的,竟比刚才还要火几分。

    慌慌张张的离开怡晴的怀抱,似乎是为了掩饰什么,跳了起来,“好你个酸秀才,居然藏私房钱!”没等怡晴反应,居然迎来了红裳这样一句话,顿时让人哭笑不得。

    看着又恢复了生气的红裳,怡晴心里高兴,为这个弟弟一般的男孩感到开心,忽然也起了逗弄的心思,开口道:“昨天讨的,留了一文在上,现在不是也给你买了包子,算是上交了吧。”余音上扬,带着点揶揄的意味。怡晴难得有心开玩笑,可是一笑之下那脸上的伤疤越发狰狞了,好在红裳已经看习惯了,倒也觉得没什么。

    “你!”一句话噎住了红裳,竟让他说不出话来。

    “呵呵,好了,这包子都凉了,来,我给你。”说着在一旁支起来小火堆,好在是在墙角也没什么人注意,怡晴就这样拿着小树枝穿透包子,放在火上烤着,来回反复。

    看着眼前这一幕,再想想刚才说话的语气神态,可是也不知怎的,红裳突然觉得他们现在就好像那最平凡的夫妻,自己就好像那被妻主宠的夫郎,而且她刚才还抱着自己。这么一想,红裳的脸更红了,觉得心跳的乱糟糟的,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心里炸开了,一时间也是头晕脑胀,说不清楚。

    “咣当咣当”两个铜板落下的声音,残面,跛腿,破碗,角落,许是这一幕真的过于凄惨,勾起了不少人的同心,今天怡晴他们的收入居然还不错,一共赚了20文钱。这无本的生意呀。

    ——夜晚——

    “酸秀才,酸秀才”红裳急急火火的来找怡晴,怡晴虽然失了内力,但是五感还是要比一般人敏锐很多,早就醒了,就是不知道红裳他们在折腾什么。

    “怎么了?”经红裳这么一吵吵,破庙外间和怡晴一样的许多女子也都醒了。

    虽然是间坡面,但是好在破庙极大,分出里间外间,于是男人和孩子就睡在里间,女人们就睡在外间。

    “小花发,还呕吐!”红裳急的脸色已经有些苍白,哆哆嗦嗦的找到怡晴说了这句话后半天没起来,怡晴知道,定时他爹爹的死还刺激着他,他恐怕是害怕另一条鲜活的生命也这样离开他吧,虽然大家都是无根之人,可是毕竟都是一起乞讨的,总归是有点感的,更何况红裳是个多单纯的孩子。

    “好了好了,不要怕,别忘了还有酸秀才呢。”怡晴拍了拍红裳的肩膀,眼看着很多人又睡了过去。的确,在他们眼里,发烧实在不算是什么病症,撑一撑也就过去了,可是红裳这般模样,想来那孩子该是不好了。

    人冷暖,怡晴本来也没打算指望这些乞丐们,毕竟他们自己还自难保哪里还有闲心救治一名父母不详的孩子。怡晴安慰了一下红裳,急忙跑进了内间将孩子抱了出来,刚一接触孩子怡晴就觉得这个孩子浑发烫,该有四十一二度的样子,再加上乞丐孩的体抵抗力又弱,子骨也不好,怡晴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包了个火炉,当真是吓人呀!

    根本顾不得那孩子会呕吐到上,怡晴抱着孩子急忙就往最近的医馆跑,红裳也是紧随其后。

    “大夫开门,大夫救人呀!”怡晴现在只能拼命地喊着大夫,希望大夫能出夜诊。

    不多时,“谁呀谁呀,这么晚了。”

    “大夫有急诊,麻烦你开开门。”接着听着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却见有人提这个烛台,将门打开一条缝,拿烛台在怡晴的脸上照了几下之后,不等怡晴反应就要关门,好在怡晴手还算敏捷,也早预料到了这个况,急忙用手抵住门,不让其关上。

    “大夫,这个孩子快死了,麻烦你救救人吧!”怡晴说着就把胳膊往门里塞。

    “去去去去,一个叫花子。”说着就把怡晴往外推,怡晴跛着脚有没有内力,一个不查居然真被门里的人推倒了。

    怡晴倒下时忙护着孩子,一只脚急忙伸进了大门,“哎呦”怡晴的脚被大门紧紧夹住,怡晴急忙跪扑过去,“大夫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再说人命关天,就算是叫花子那也是条命呀!”红裳一边哭喊,一边搀扶着怡晴站了起来。怡晴见缝插针,形一缩,弯下腰去,直接从门缝里硬挤了进去。

    “哎,你这人,说你呢……”还没等那人说完,怡晴已然掐住了她的脖子!

    “带我们去见大夫。”不由分说,怡晴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牵着红裳去到了后院,大夫的住所。

    随着怡晴他们几个进来,那大夫和她的侍郎才急急忙忙从榻上滚了下来,“救人!”将孩子放在榻上,本来就尽数被毁的面容此刻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显得越发狰狞,和鬼怪有的一拼,在加上怡晴本来就非普通人,一国王爷的气场怎么可能震慑不住这样贪财好色的庸医呢!

    伸手抓过大夫的侍郎,“一人换一人,现在救人!”怡晴现在宛如修罗在世,吓得那个侍郎是瑟瑟发抖,半句完整的话都将不出来,只是在嘴里低声喊着“夫人”。

    那庸医也被吓得够呛,急忙将孩子的手垫在棉布上开始诊脉。

    就这样折腾一夜,那孩子才算是鬼门关里走一遭。

    “欠你的银子我会还的。”说完,怡晴抱着小花,牵着红裳离开了医馆。

    -------

    今天准备三更,大家期待一下吧。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