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容

    “小晴,你看这儿清幽雅致,喜欢么?”此时的楚思仿若世间最出色的人,深款款的怀推着怡晴,小心翼翼的行走,生怕速度快了就会颠簸了轮椅上的可人儿。

    青山兮兮,绿水依依,盛开的花朵正在争奇斗艳,人工湖上驾着的小桥也十分整洁,这些无疑不说明这这里是个私人的院落,可是当你看到羊肠小路上正走着的男女,不对,准确的说是一个人在推着一个人走时,你会觉得这里简直是一个太好的疗养场所。晨曦的阳光打在他们上,渡上一层金色的光晕,男子俯下子轻声的在女子耳畔说着什么,神色安详而甜蜜,一切都在表明着他是多么的享受此时两人独处的意境。

    “小晴,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一幅云林高士画,数行泉石故人题。还似梦游非’不也正符合你的意愿。”高大的男子语气笃定,仿佛这一切都是早几百年便已经知道的事实,无需女子多言,他便已经将一切揣入怀中,正等着他心女子的赞赏,一个眼神,一个拥抱,甚至一个亲吻。

    可惜未等到那女子有什么动作,他已经直起子再次推动了轮椅。男子向前走着微仰着头,神色静宁而安详,嘴角弯成微笑的弧度,双手自然的推动着轮椅,动作自然而潇洒,就像美型的王子,那样优雅而充满阳光,吸引着少女的慕和所有贵妇的恋。

    可是无论着男子有多美,当王子变成恶魔,宫变成地狱,相信很少有人还在期待吧,至少怡晴就不会再期待什么,此刻的怡晴虽然不像当初那般的破布娃娃,但是此刻也仅仅是洗了澡,换了衣衫,精致了妆容,成了一个苍白的水晶娃娃。

    那张脸依然美艳的让人咋舌,那双手依旧白皙的让人羡慕,那姿依然窈窕的引人犯罪,那**依然修长的让人心跳,可是画龙点睛中最最不可或缺的眸子此时却直接成了摆设,一片苍茫,仿佛这体的主人灵魂已经不知飞往何方,完全没了神智一般。

    “小晴,深呼吸一下。”说着那男子也深呼吸了一下,“是不是感觉清爽一点?”男子的声音透露着些许的愉快,但是当他触及女子那毫无反应的眼眸时,心里还是小小叹息了一把。

    不过,没关系。小晴,你要记得,哥哥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能在一起!

    上一世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血缘割断了我们的感;这一世,你是凤月的九王爷,我是南诏的皇帝,血缘再也不能成为牵绊我们的理由。所以,我一定不能让那些无关的人成为阻碍我们的借口!所以,小晴,请原谅我,也请不要离开我。

    过了小桥又走了一小会,就看见一个妖媚的女子上仅穿着时下暗香楼最时兴的清凉裹站在门口,迎接着两人的到来。

    “妾见过皇上。”虽然兴奋但是梅若还没没有忘记本分,毕竟想要抓住楚思得一步一步的来,现在这个女人基本上已经没什么战斗力了,思早晚都是自己的。只要想起昨晚的欢愉,梅若的整个体都酥了。

    ——时间地点转移,昨晚——

    “思,你想好了?”妖媚的女人状似不经意的用那涂满了蓝色妖姬的丹蔻玉指划过男子脖颈上的肌肤。

    “恩。”男子显然没有心思去注意这女子的小动作,心沉重。

    “那么美的一张脸,你怎么舍得?”眼波流转,媚态横生,果然是成熟的女子,实在于青涩的不同,若是尝在,怕是别有一番滋味的。

    可是男子显然此时没有什么tiao的心,皱了皱眉,蹦出沉沉的两个字“多嘴。”

    闻言,女子脸色都不带变一下的,依然是那样的笑容,那样的媚态,“啂,喝点茶消消气。”女子抬手将茶壶提起,45度斜倾,有节奏的将茶水倒入茶杯,轻点几下,转了个圈,方才递了上去。此女也是个泡茶的高手。

    可惜男子并不领,一点也没有品茶的心形,仰头牛饮而尽,却没有注意女子眼中闪烁的灼灼光彩。

    只一会儿,房间里便是战火滚滚,被翻红帐的模样了。

    现在想来梅若都觉得得意,虽然他不自己,不过至少自己的体他是满意的。这样就好,没有心,得到人也不错么。

    ——跳转回来——

    当楚思目及梅若肩膀上luo露出来的吻痕时,眼底的沉实在明显的让人不能忽略。

    的确,谁也不希望在自己对人献媚的时候,旧人跑出来捣乱,更何况她上全部是出gui的证据。

    不过眼下还不是收拾她的时候,胆敢给自己下药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能力,等处理好了小晴的事自己再跟这女人算账!楚思底下的拳头攥了又攥,最终放开。

    进屋。

    “都准备好了?”楚思对于除了怡晴之外的女人都没什么好脸色,包括跟了他三年之久的梅若。

    “回皇上,都好了。”梅若也是聪明人,知道昨天犯了楚思的忌讳,此刻还怎么敢造次。

    “不会有不对吧?”楚思不放心的追问了一句。

    还未等梅若说什么,内间的人已经不耐烦,大步走了出来。

    “若是不放心还是另请高明吧。”说着就要大步往出走,连多看楚思一眼都不曾。

    “且慢。”此时楚思才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鬼面神医”。

    不高不矮的高,不胖不瘦的材,不好看不难看的面容,说白了,鬼面神医的外形实在是丢在人堆里都找不出来的那种,平凡到只能用“平凡”来形容,毫无特色。但是鬼面之所以为鬼面也在于她的易容术出神入化,所以这幅面容谁也不能保证是他易容的样子。

    “神医留步。”楚思做了个揖,“晚辈不是怀疑前辈的医术,不过是担心心上人有碍罢了,此番心还请神医见谅。”楚思不是莽撞之辈,自然明白这样的高手都有着一般人无法理解的怪脾气,所以对此不以为忤,反而低声下气。

    “什么谅解不谅解的,就一句话,你是换还是不换?”鬼面可不吃楚思这,管他天王老子还是玉皇大帝,只要自己看着不顺眼就可以不救,更何况眼前的男人不过是要害怕自己的妻主容貌太过出色而招来太多的桃花,所以要给自己的妻主换脸而已。

    自己当初答应也不过是因为这理由当真是新奇的可以。虽然男子都好妒,但是却从来不知道哪个男子敢于把自己的嫉妒表现的如此赤luoluo。好玩好玩呀!

    “神医请。”楚思连忙作出了请的动作,接着将怡晴推入了他精心准备的无菌病房。

    无菌病房其实也并不是现在的真正无菌,只是楚思仿照现代的手术室做出来的,虽然不可能达到无菌,但是干净程度还算是相当不错的,就连手术刀之类的精密工具都已经准备妥当。

    正在楚思焦虑的等待着手术进行时,里面突然传出怡晴的闷哼声,怡晴的声音不论到什么时候楚思都是认得的。

    楚思的心揪了起来,因为他知道怡晴这些天一直形如行尸走,你给她吃她就吃,喝就喝,换衣服也要人伺候,仿佛是没有灵魂的物件,任由你随意摆动,却绝不会发出任何的声响。而此时居然发出声响,难道是太疼了么?

    楚思来不及多像已经冲了进去。就见鬼面此时拿着楚思特意定做的手术刀在怡晴的脸上比划着,那刀锋上海残留着血迹,一滴一滴的往下滴。

    “你在干什么!”楚思大喝一声,急忙冲到了怡晴的边。谁也不能伤害自己心中的珍宝!

    触目可及的便是那脸上血迹斑斑,道道刀痕!

    “你!”楚思只觉得“轰”的一声脑袋里什么东西坍塌了。他此时正紧紧抱着怡晴,用比瞪杀父仇人的可怕的眼光瞪着鬼面。若不是武功比不上鬼面,现在的鬼面很可能已经因为楚思刚才那一掌含笑九泉了。

    不过鬼面也不动怒,依旧是笑嘻嘻的模样,“干什么,你没看见么?”鬼面此时表现的分外无辜,好像在怡晴脸上动刀子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你”

    “思不要动怒!”梅若紧跟着楚思就进来了。要知道鬼面可是江湖有名的高手,虽然人称“鬼面神医”,但是他拿手的绝对不仅仅是医术,更是毒术,更是武林绝学!

    “呵呵,你不是要你的妻子换脸么?那我不就是按你的意思来的。只不过要换脸就要先毁脸,这点难道她没有告诉你?”鬼面依旧是那种毫不在意的口wen,斜眼看了一眼梅若。

    “毁脸?!这”楚思知道自己是中了梅若的计,不过现在小晴的脸已经被毁了。自己也只能庆幸提前给她用了麻沸散(古代的麻醉药,记载是有华佗发明的),要不然自己真的很难想象小晴要怎样面对这样再一次的沉重打击。

    “那现在她的脸已经毁了,你可以开始换脸了吧?”楚思平复了一下心态,最后还是觉得两相其害取其轻,只希望在怡晴醒来看到一张虽然陌生但却完整的脸。

    “换脸哪有那么容易,再说毁完脸还要等个把月才能再进行换脸,更何况我还没有真正毁完她的脸呢。”鬼面老神在在,却抛出的话一句比一句让楚思心惊。

    但是事已至此,倘若不听鬼面的,怡晴的脸恐怕更难弄,无奈,楚思还是陪着怡晴将手术进行到底。待手术完成后,怡晴的脸果然已经是面目全非,唯有那双眼睛依旧空洞。

    ------

    上来之后没有看到留言,所以就只更一章啦。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