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思到来

    “将军,那些小国是因为兵力不足才使用阵法,咱们南诏泱泱大国何必也用此法呢?”军帐中已经有副将不满意金若轩了。

    毕竟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是血女子都应该上沙场,立军功。她们在军中受到的就是这样的教育,作为曾经的将军之子的金若轩安能不理解。

    “那你是怎么回答她的?”怡晴斜靠在卧椅上淡淡的听着金若轩讲述着营帐中的事

    怡晴怎么说也是楚思的女宠,这样的份虽然表面光鲜,可是还是为人所不齿的,更何况是那些血极强的兵士们,更是瞧不上怡晴的。怡晴明白,索也不去讨这个没趣,于是从来不出席那些场合,营帐中的事也全部是由金若轩转述的。

    “你说呢?”金若轩眼波妩媚勾魂,伸手勾过自己的发丝,肌肤接触的瞬间刻意蹭了下怡晴的胳膊。

    怡晴也是个中高手,怎么会不明白他的小动作。伸手用小指勾住他的小指,轻轻一笑,吻了下去,舌头在他的皮肤上打着旋,引得金若轩体一阵微颤。

    “你”金若轩无奈的叹口气,“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轻轻吐出几个字。

    “若初是越来越懂我的心思了呢。”怡晴故意将声线变的暧昧,脸上的笑容扩大。

    “你就是个妖精!”金若轩不得不承认外界关于凤随心的谣传太多,谁说她不近男色的?这么好的调qing技巧让经百战的他都有些受不住了,真不知道她那些夫君是怎么受得了她的?

    “呵呵,那你上不上钩呀?”怡晴媚眼抛出,眼波流转,纤纤玉指已经在金若轩的前xiong打转了。

    金若轩实在已经到了极限,稍一翻便将怡晴压在了上。

    --时间地点分割---

    “风,你觉得这阵法如何?”看着自己和金若轩部出来的阵法,怡晴征求风的意见,毕竟他可是自己很得力的助手。当然还有一部分怡晴也说不出的原因,似乎是习惯了边随时出现的风,几天不见他心里觉得空落落的,说不出什么滋味。

    “不知道,没见过。”风实话实说,那个阵法太稀奇了,自己也算是专门训练的,可是却在寒飞雪那里根本没见过这样的阵法。

    的确,这个阵法可是她和金若轩一起花了几天几夜,在其他阵法上加以改进的。使用起来很漂亮,仿佛风吹柳絮,乱花迷眼,只要靠近便能使人心智迷幻。不仅如此,当幻想出现时还会有丝竹之声。眼睛可以很主观的闭起来,可是耳朵是开放系统,声音的传播可不会放过耳朵。至于嘟起耳朵,恐怕还来不及已经被迷惑了。

    此阵法御敌时以乱石堆成石阵,按遁甲分成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变化万端,可当十万精兵。后来兰轩的母亲根据此法又做了改进,分为8个人站在8个方位,而且这个做法也是沿用了昏天暗地七杀阵的做法。

    怡晴和金若轩以为,他们能破阵自然其他人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干脆坐了改进,阵法8个方位不变,但是推演兵法,将其在8个不同方位分为:天覆阵、地载阵、风扬阵、云垂阵、龙飞阵、虎翼阵、鸟翔阵、蛇蟠阵。每个阵法都是相互独立的,所以破了一个阵法却依旧走不出去;与此同时也是相互联系的,在阵法的底部怡晴已经命人埋好了炸药,当8个阵法皆被识破后就会产生连环爆炸。当然,怡晴为了尽量减少死亡,对于炸药的配料可是经过细心研究的。

    ——金若轩带兵——

    金若轩今天带兵出战,因为军士精神饱满又武器精良,很快就打的周边小国无还手之力。可是要知道小国虽小但是可以生存必然是有一定实力的,所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觉得狂风大作,许多士兵惨叫一声已然跌倒在地疼痛难当。

    “将军,是毒风。”小国兵力不行就靠些旁门左道,金若轩自然也是明白的。他们上次是设阵,这次竟然是使毒!好狠辣的心肠!

    金若轩气愤难当却无可奈何,当即鸣鼓收兵,大军跟着他速速向营帐的方向奔逃。

    -——军帐中——

    “将军果然是高明,现在那些蛮夷被困在阵中,死伤无数,真是大快人心呀!”一个先锋此刻听着捷报,想起以前在阵法上吃的大亏,此刻当真是扬眉吐气,对林若初这个少年英雄实在是敬佩不已!

    “是呀,当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大将军果然高人一等呀!”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将也是打心眼里高兴。南诏国能出这样的人才与她而言也是老怀宽慰了。

    “老将军过奖了。”金若轩自然是知道面前的这位老将的,也是十分敬重她的。

    南诏此次排兵打仗因为是小国所以不足为虑,全部派来的都是年轻人,而这个老将之所以被派遣完全是因为得罪了上面的权贵被下派了。这位老将军为人耿直,但是当真是有着精忠报国之志的!当年母亲也是因为欣赏她这点,着力提拔来着,可惜她子实在太直,就一直没有高就。

    “是呀。就此一役,林将军功不可没呀!”怡晴笑嘻嘻的走出了营帐,向阵前走来。

    当大家听到这个声音,再瞄见那白的不染尘埃的外袍时便停止了言语。

    不用问也知道是皇上最得意的女宠来了。那样纤尘不染的袍子除了这个只知道在上伺候人的女人外,当兵的是怎么样也不可能穿的!

    再看到怡晴那张精致的让男子都自惭形秽的面庞后,轻蔑更加深了。

    毕竟军营之中是靠拳头和军工来说话的,可不是面容,衣衫和shang功夫的。

    怡晴自然明白众人所想,索也不理。自己不过是为了来检测一下自己的成果,才懒得理一群沙猪女。

    怡晴一直认为人就应该自强自立自的,可是却对于那些外强中干的人产生不了好感,更讨厌眼前这些大女子主义严重到畸形的女人们!

    “娘娘客气了。”金若轩赶忙抱拳回礼。毕竟是在大营中,私下里两人再怎么亲密,但是人前戏总是要做足的么。在众人眼中,怡晴是为人不齿的女宠;而金若轩确是战功赫赫,胆识过人的国之栋梁。

    可惜好事多磨,尤其是金若轩和怡晴,他们的恋似乎总是有着诸多的波澜,这不早晨才有人来宣旨赏赐,下午,一个金若轩恨之入骨的男人就来到了这里。

    楚思快马加鞭,足足赶了三天三夜的旱路才到达了大营。

    “思?!”当见到楚思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怡晴简直没办法反应。她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楚思此刻竟然会来大营。他可是这个国家的帝王,整个国家的主帅呀!怎么能放掉国事赶过来了?更何况,最最重要的一点,自己此刻可是被金若轩拥在怀里,即使楚思是从背面看的,依旧是暧昧的很呀!

    “娘娘站好不要再摔倒了。”金若轩放开怡晴,转下拜:“臣林若初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好在金若轩反应敏捷,怡晴这才松了口气,急忙跟着也要下拜。楚思却早她一步已经将她拥入怀中了。

    “盈盈,我想你了。”轻轻地低语只够两个相拥的人听见,可是即使没有这样的平淡的话,仅仅是看着自己心的女人被其他男人抱在怀里,金若轩已经觉得自己的肺都要炸了!

    拥了好一会儿,楚思才舍得放开。回头才看见跪着的林若初,“起来吧。”毫不在意的口吻述说着楚思对于这样的行为毫不愧疚。

    但是就在金若轩站起的瞬间,楚思眼中闪过的暴虐确实实实在在的,那样的嗜血和仇恨,仿佛野兽看到了敌人,一定要置对方于死地才肯罢休的眼神无一不在显示着大事的发生。

    不知道在外面转悠了多久,金若轩只觉得自己的口好像堵了什么东西,那样压抑和难受,甚至比得上自己练功时的苦楚。心口的痛更是仿若初ye,刻骨铭心,不死不休!

    这个男人,该死的男人!为什么是他?凭什么是他?他同样那么肮脏,不对,他比自己更肮脏,不仅是肮脏更是yin,南诏国最大的yin娃dang夫!更何况他的灵魂难道清白么?为了坐上南诏帝位,他牺牲了多少人,谋算了多少人?还得多少人夫离子散家破人亡?

    这么恶心的他怎么配得上自己那干净美好的犹如山中溪水的晴雯!他居然还用那么肮脏的手去拥抱她,亲吻她,甚至用那脏到不行的体拥有她!

    只要想到这些金若轩简直觉得自己现在就想冲进去杀了他!

    可是不行!自己还有自己的血海深仇,自己的部下和那个关心自己的爹。自己不能因为一时之气让自己多年来的心血白费了,若如此,梅若这棋子不是白安排了。

    现在的金若轩还当梅若是棋子,却不知道时间只要够长,棋子也是能长出灵魂的。梅若将在不久的将来带给他们怎样的灭顶之灾!

    ----

    刚一上来,居然看到3条留言,真的很开心。

    既然有人看自然要更新啦,所以今天2更。

    最后很谢谢一直支持和关心我的朋友们,读者们。特别感谢溩蟸憂鬱 ,mengfeiqingshan 和copier ,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