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

    七杀真不愧是七杀,入得阵来怡晴才感觉那阵阵的寒意和刻骨的死亡气息。

    悉悉索索,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了自己,这样的空旷和孤独实在不是正常人可以忍受的,好在怡晴已经提前做了心理建设,体状况现在也是最好的了。

    没过一会,突然,旋风大作,砰砰砰的声音响彻耳边,大有用声音淹没人的架势。那样纷繁复杂,似乎是喧嚣的想要扰乱人的心智,又仿佛带着一种神奇的节奏想要引你去那个永远无法光明的地狱里。

    恍惚间,天旋地转,昏天暗地里有着嗖嗖的冷风吹过,若是没有内力护体,恐怕就要被这寒气所伤了,怡晴心中顿悟。一边念着清心咒一边摒除杂念,仔细的用灌注了内力的感官去感受周围事物的变化,细细的摸索着想要找到发声的源头。

    “晴雯,晴雯…”这声音似远还近,好像一个人在低低的呜咽,声声呼唤着自己远去的恋人,深而绝望!

    怡晴心中一,忽然周围树木开始移动,飞沙走石间想要置人于死地。匆匆晃过石子,怡晴忙敛了心神。不愧是七杀!心念稍微动摇便是死无葬之地呀!

    静了心神,慢慢的向前挪步。一点一滴似乎都是要命的东西!

    七个方位:乾位,坤位,坎位,震位,离位,兑位,巽位,艮位。

    为首之人站在乾位上,之后六人依次站定坤位,坎位,震位,离位,兑位,巽位,艮位。七个方位素有站在乾位上,定坤位,立坎位,守震位,把离位,护兑位,防巽位,留艮位之说。其他的方位皆是迷惑,阵法之说从来都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死即是生。所以生门位于震位无疑了。震位需要守护,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可见实在难以过去,所以即使有人真的误打误撞到了震位,也会被那瞎子致死,毫无还手之力。

    不知道走了多久,在阵法之内时间似乎成了最多余的东西。耳波灵动,眉目上挑。这里必是艮位无疑了!匆匆下腰躲过突然而来的暗器,略微停留。怡晴将暗器拿在手上却不敢乱动,生怕破了艮位让早已经陷进去的那个人死于非命。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却害相思,思量世人笑我痴。从来听说牵肠挂肚,却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可以如斯的。

    怡晴苦笑一声,细微的心思还没来得及流转就已经被打破。

    “晴雯,不要走!不要走!”那声音已经褪除了伪装,完完全全的中音,似男似女,辨不出别,可是听在怡晴耳中却别是一番滋味。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那样的声音,那样的憔悴,那样的焦急,那样的绝望,该是怎样的心境才能让他无助至此!怡晴的心跟着疼了!

    心下焦急,步伐却是不乱的。沉着冷静于怡晴是从来不缺少的。可是当真的面对那个自己喜欢的声音,那好似歌王子阿哲的声线,那曾经在月光下与自己共诉鸳盟的人儿,那个自己一直以为会活得很好的公子,此刻竟是这般,让自己无法开口。

    他发丝凌乱,衣衫褴褛,最惜妆容的人此时却匍匐着向前爬,头发撒了也不自知,头扬起眼神痴痴的望着前方那空无的地方,仿佛在看什么人,那么灼的眼神,即使是怡晴这样的冷静之人也快要被融化了。发丝飘扬,盖住了一半的容颜,口中喃喃着,怡晴凭着那过人的耳力听到的也只能是那么几句,全是对着一个叫“晴雯”的女子的思念,歉意和恋。

    在这苍茫的阵中,天地之大怡晴却只看到了他痴恋的清澈眼神,听到那一声声一句句唤着的“晴雯”,这样的他有着一种惨遭蹂躏却颓废妖艳的美,如开的最盛的红玫瑰却仿佛要在夏天凋零,那样的残败灼伤了怡晴的眼,刺痛了她的心。

    眼睁睁的看着他爬向一边,怡晴回神忙拥他入怀,就地一滚,只听刚刚还看似安全的地方已经如爆炸一般裂了一大块。

    幸好!怡晴的心中不自觉的冒出感慨。摆正他的体想要仔细检查,突然,四目相对,天大地大可是两个人的眼里现在只容得下彼此,那样深沉的呀该怎样表达,那样痛楚的呀要怎样说明!

    “晴雯,我就知道是你!”匆忙间觉得有湿湿的东西掠过唇畔,嘴巴下意识的张开,舌头被缠住,之后是耳垂,下巴和锁骨。

    细细密密的吻落下,他好像是想用自己的吻织成一个大网将自己心的女子网在里面,不要出去,两个人相依相伴。

    怡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他,更没想到自己同样的疯狂,顾不得道德礼教,想不起圣人教化,只知道他的真心,他的实意,他的恋和他的思念,这些的这些足以让自己忽视那样可有可无的东西,礼教于怡晴从来都不算什么,我行我素是怡晴骨子里的独立,任我东西是怡晴血液中的疯狂。

    这一刻再也想不起什么责任,义务,更想不到危险和生死。现在的他们只知道他们要彼此,他们是那样的相,又是那样的无奈,从前也许有着太多太多的东西阻隔着他们的,可是如今,面对生死,如果还无法坦诚,那么他们就不可能是牵扯千年的缘。

    天地之间他们努力感受着彼此的美好,拼命的催化着的升华,想要守护那独一无二的恋,只余下美好和谐的交响乐。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时间都停止了。又好像真的过了很久,直到两个人都筋疲力尽无法动弹,还是相互拥抱着彼此入眠。这样原始的姿态却让人感受着的伟大!

    --天上—

    某老头正在贼笑。

    “妖精打架果然是顶级享受呀!”红娘见此景要是不调侃两句怎么成?

    ----

    希望这章不会被设置成隐藏。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