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

    “王爷,王爷您坚持一下。”雨犹如疾风一般的抱着怡晴冲进了王府。

    不要说她不知道轻重,虽然魅影中也不乏医术高明的人,可是她太清楚,天下最好的神医就在王爷的府中,而且那个金若轩倘若真的如斯狠心,那么王爷中的也许真的就是兰草了。

    兰草,兰家独有。长在百花丛中看似不起眼的地方,可是越是这样的东西越是毒辣。等到兰草长成,以鲜花为媒介焚烧会引出异样甜蜜的花香味,少量可令人愉悦,有振奋神经的作用。可是量大时却是杀人于无形的毒药。中毒人时间越长,计量越大,那么人死亡或者脑瘫的可能就越大。

    所以她实在不敢拿王爷的命做赌,这才贸贸然进了王府。就算知道王爷醒来后可能怪罪也没有办法了,救王爷的命才是当务之急。

    “主子,主子……”香儿急急忙忙的跑着,气喘吁吁。

    “什么事这么慌张?”凌齐峰正和雪凝落,竹雅品茗,听曲,闲聊,正在兴起谁知竟让这小童打断了。

    “呼呼”香儿还在喘气,那厢一个小小的影也迎面赶了过来。

    “公子,公子不好了,王爷,王爷……”秋儿刚才去厨房端茶,谁知道竟然碰到了一个大喊大叫的女人,本来要回避,谁知风侍卫竟然站在一旁,再看那女人怀里抱得不是王爷还有哪位?

    吓得撒丫子就跑过来了。

    “王爷,王爷怎么了?”见到香儿雪凝落已经有了很不好的预感,此刻再听秋儿说什么“王爷”,急得“嚯”一下子站了起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端庄,抓着秋儿的手便问,“怎么了,王爷怎么了?”

    竹雅也感觉到了事不好,不等小童们再说什么已经大踏步往前院走去。

    见竹雅如此,凌齐峰和雪凝落都急忙跟了上去,三颗心都在为那个女人牵挂。

    前院。

    “竹大夫呢?快去请竹公子。”雨现在可不管什么礼貌不礼貌了,急得冲着风大喊。

    “我去请。”风一个闪就要离开。

    “我在这,怎么了?”竹雅低沉的声音响起,在暗卫们听来都是天籁。

    “快,快救王爷。”雨焦急的拽住竹雅的衣袖,此时也实在是顾念不上什么男女有别了。

    “啊!”竹雅看着雨怀中的女子也是低低一声惊呼。此刻的怡晴脸色煞白,蜷缩在雨的怀中好像一只受伤的小猫。那脆弱的样子让竹雅一阵心揪。

    “快,将她抱到卧室去。”多年的云淡风清让竹雅还是很快找回了大夫的感觉,冷静的吩咐。

    卧房内,榻上。此刻正静悄悄的躺着一个熟睡的女子,那美丽的却失了红润的面颊映入眼帘。此刻的怡晴脸色煞白,蜷缩在雨的怀中好像一只受伤的小猫。那脆弱的样子让竹雅一阵心揪。

    虽然不知道她遇见了什么,可是如此模样竹雅也略微猜到了一二。

    金若轩,是为了他吗?

    月光如水,风温柔吹拂着上女子贴在脸颊上的发丝。轻柔的,可是女子的睡颜是这般的不安稳。几乎快要凝结成一块的眉毛让自己的心硬生生的痛。

    “哎”竹雅轻抚着怡晴那苍白的面颊,“睡吧,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什么都好了。”说完竹雅起离开,他该去告诉那一帮为她忧心的夫君和姐妹了。

    夜是这般的宁静,风是这般的轻柔,缓缓的划过面颊,好似母亲的手,“面不含杨柳风”说的大抵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可是为什么心会这样冷呢?

    怡晴下意识的紧了紧被子,将体蜷缩成一团。

    直到听到竹雅离开的声音怡晴才睁开了眼睛,其实她早就醒了,只是不知道要如何面对。

    她好恨,真的好恨!她现在真的好像跳起来站在金若轩面前好好的质问他,自己如此真心的待他,甚至想过只要他愿意,自己宁可毁了这王爷的名头也要为他报那灭门杀双亲之仇。

    可是当自己奉上这一片真心的时候,他留给自己却是那般决绝的背影和那几乎要了自己命的计谋和兰草。

    林怡晴,想你叱咤商界这么多年,即使称不上商界大姐却也绝对不是一个会被感左右的人。可是如今呢?你看看你!

    为了一个男人,为了给他机会,居然在明知道他可能是敌人的况下还是软了心。

    林怡晴,你还真是个白痴,真是个蠢货!

    还有,你记不记得曾经答应过哥哥什么。

    别墅依旧是灯火通明,仆人已经去休息了,偌大的天台上一架秋千内,一个少女淘气的依偎在少年的怀中,少年满眼的宠溺。

    “咳咳”少女突然轻咳了起来。

    “就知道不该让你上来,你看看这不又咳嗽了。”少年嗔怪,但是任谁都能听出那话语中的关心。

    少女也是聪明,忽的支起子环住了少年的脖子,调皮一笑,“不会的,小晴的病已经好了。刚才不过是意外,意外,呵呵。”

    “你呀”少年无奈的摇摇头,可是那脸上散发出来的柔和笑意出卖了他。

    “哥哥,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少女得意一笑还不忘卖乖。撒的神印在那纯真的脸庞上,在月光下显得那般圣洁,让少年的心神有了一瞬间的恍惚。

    突然,少年面容严肃的看着少女,“小晴,答应我不论在何时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让自己过得好。”

    “厄?”少女本来还在玩,面对如此严肃的少年也有了一下子的愣神,不过很快又笑靥如花,“好,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

    “小晴,我要你发誓!”少年斩钉截铁。

    即使是忍着心痛自己也要她发这个誓言。

    没办法,谁让自己是她的哥哥呢。同父异母的哥哥!却也是在第一次见面就上她的男子。

    可是他们注定了是兄妹,注定是林氏财团的大少爷和大小姐。自己以后必然要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回家然后继承林氏,即使今生自己也不能和她在一起,可是自己却希望她幸福。即使在其他男子怀中也要幸福,就算是为自己这份不能说出口的弥补一丝遗憾吧。

    少女灵动的眼神转了一转,嘴角浮起诡异的笑容,当然那只是一瞬间,当少年再次抬头的时候它已经消失不见。

    换上纯真,“好,小晴今当着哥哥的面发誓,不论在何时,不论在何地,不论在什么况系,小晴一定会活得幸福,活得快乐!如违此誓……”

    “好了,这就够了。”少年连忙打断了少女要说的话。

    他只是想让她幸福,可不想听到她说出什么恶毒的誓言,他害怕她伤了自己,即使自己根本不相信这些。

    “小晴今当着哥哥的面发誓,不论在何时,不论在何地,不论在什么况系,小晴一定会活得幸福,活得快乐!”当的誓言还犹然在耳,林怡晴,你该醒醒了。

    怡晴苦苦一笑,“雨,进来。”她知道雨就在自己边,谁让他们是自己最贴的暗卫呢?

    “主子”雨已经抱拳施礼。

    “罢了,坐吧。”怡晴披着一件外袍显得有点虚弱,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见怡晴这个样子雨相劝自家主子休息,可是话到嘴边却咽了回去。

    怡晴将一切尽收眼底,心底还是赞叹了一声,到底是凤随心精心挑选又经过自己层层考验的暗卫,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懂得拿捏分寸。

    “雨,今夜的事你觉得我安排的怎么样?”怡晴手中端着一个精致的琉璃杯子,细细把玩。

    “主子……安排的甚妙。”雨迟疑了一下答道。

    “雨什么时候也说话开始拐弯抹角了?”怡晴嘴角勾起弧度,淡淡的,纤纤玉指伸出。那长长的指甲在灯光下笼罩了一层的光晕。

    “属下……属下虽然觉得王爷料事如神,可是很多事还是不明白,还希望主子为属下解惑。”雨被自家主子看出了底牌自然也不敢再隐瞒,于是据实以告。

    “呵呵,原来聪明如雨也有不明白的事呀。”依旧是淡淡的语气,淡淡的笑,可是雨却觉得好像有千万的压力。说实在的,这个主子自己是越发看不透了。

    主子没受伤前虽然冷酷,可是自己还是能明白她的意图;可是自从主子受伤醒来后不仅大变,开始喜欢王妃甚至在不擅长的诗词歌赋上都有建树时,自己还害怕她变成一个只知享乐的纨绔子弟,可是如今王爷这一手自己是真的猜不透其中的含义。

    试想这案子可是自己经手办的,什么资料都是自己一手办的,可是就连自己都没有看出什么端疑,这王爷怎么就这么快选定了暗香楼,锁定了金若轩,布下了这天罗地网?

    看出雨的疑惑怡晴淡淡一笑,“其实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暗香楼。”

    雨点了点头,因为风曾经为救竹公子到了那里被追踪的人却消失了。

    其实那一刻怡晴就已经在怀疑暗香楼内有密道,不过暗香楼是自己的,倘若自己都不知道这密道,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暗香楼里有内鬼,就是说有人包庇了凶手。

    不下令搜查一是害怕打草惊蛇二来也是担心竹雅的安危。

    “其实金若轩不是本王选择的,而是他选择了本王。”说起这个怡晴也实在是觉得可笑。如果自己不是凤月的九王爷,如果自己没有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势,恐怕他连于自己虚与委蛇的精神都没有,可笑自己却巴巴的碰上了一颗心。

    “他错就错在不该先遇见了本王!”自己叱咤风云这么多年摸爬滚打不少,整天要见客户,看合同,定计划,没有一定惊人的记忆怎么可以呢?

    更何况金若轩还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即使他在玉器店门外蒙着面纱自己也记得。

    “王爷”

    “呵呵”怡晴见雨更奇怪,于是将玉器店外的事说与她听。

    “王爷是因为……”

    怡晴点点头。

    聪明反被聪明误就是说金若轩这种人。他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可以说是杀费苦心,更是制造了许多的巧遇,可也正是因为这太多的巧合让自己怀疑上了他。

    女尊国的男子哪里能像他那样直白,第一次在玉器店外仅因为自己帮他追回了玉佩就对自己发出了邀请。

    就算是一般男子怀的状态吧,可是自己第一次上青楼他便第一次登台,还好巧不巧的将那鲜花仍在了自己的桌子上。

    就算这是缘分吧,可是哪里有男子能在第一次见面时就要求自己留下过夜呢?

    他金若轩虽然人在青楼可好歹也是花魁,也是清官人。

    这样的男子不是天生放便是想要攀权富贵,毕竟自己是和凤随忧一起去的,任谁都能猜出自己的份不同反响。

    可是金若轩无论是哪一样都只会招致怡晴的反感,于是匆匆告辞离开。

    “可是那个琴儿不是他的贴小童吗?”雨突然想起了金若轩的小童似乎也死在了这场杀案里。

    “哎”叹一口气,“是呀,可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也是正常,只不过…。。”只不过他真的成功的利用了那个小童的死引发了自己的怜惜,也为自己后的心伤埋下了伏笔。

    “这样说是没错,而且那案发现场留下来的脚印应该也是他的。可是为什么那只有出来的脚印而没有进去的呢?”

    “呵呵,这就是他最大的破绽。”怡晴浅笑,那洋溢在脸上由内而外的自信神采熠熠发亮,照在人上让人忍不住心生佩服。

    “他以为这样故布疑阵能够吸引了我们的视线而将寻找凶手的目标锁定在男子的上,可是却忘了那双漂亮的舞鞋。”

    因为那双舞鞋是类似芭蕾舞蹈鞋,头小,而金若轩又是舞姿出众之辈。

    这样人只要穿着它点着脚进去然后再以正常方式走出来就可以毫无破绽的掩饰住进去的痕迹。

    要不是自己那天闲逛走到了后院发现了他的舞蹈鞋,恐怕这个谜自己也还是解不开呢。

    “原来是这样。”雨也是恍然大悟,真没想到这么个男子居然有着这样的心机,看来江湖上人们对于妖月公子的传言是真有其事呀。

    “可是王爷,您怎么就知道他不是凶手呢?”

    “呵呵,其实这个只是猜测。”是的,当自己在屋顶上看到他露出来的青丝履时也只是产生了这个猜测。于是派风暗中潜入他的卧室细细搜查,果然在底下发现了一处暗道。

    风顺着暗道下去一看正是一间小型卧室,那里面藏着几件女子的衣服,再加上魅影查出来的资料,就更是验证了自己的猜测。

    其实还有一点怡晴没有说,因为没根据。那是因为自己从前世看到的小说和电视里猜测杀案的凶手是在用这些男子练功,也就是传说中的采阳补。这是不知道这样的女子会藏在哪里,这回让她跑了,下回还不知道要害多少男子的命呢!

    “这男人…。。”雨听完怡晴的解释也是感慨良多。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害了卿卿命”怡晴想起了《红楼梦》里曹雪芹先生对王熙凤的评价。

    屋内怡晴正在揭秘,屋外后院沁心小筑里也是闹非凡。

    “竹哥哥,心主到底怎么样?”雪雪见怡晴被人抱回来急得眼泪直往下淌,此时眼睛已经隐约可见红色了。

    “竹雅,晴到底中的是什么毒?你能知道是什么人弄的吗?”凌齐峰到底是在走了几个国家的人,遇事比雪凝落要冷静的多。虽然也是担心怡晴担心的紧,可是还是能维持表面的理智。

    “怡晴现在没事了,雪弟就不要太担心了。”竹雅轻轻的拍了拍雪凝落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再哭了。

    “真的,真的没事了么?”雪凝落抽噎着,但还是听话的止了哭声,只是刚才哭得厉害现在一个劲的抽泣。

    “恩,你放心吧。”竹雅明白他的心,因为这样的担心何尝不是自己的写照。

    凌齐峰也不说话静静的等雪凝落好些。

    转过头对上凌齐峰的目光,竹雅摇了摇头,“是中毒,可是我不知道是何人下的毒。”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说。

    金若轩你待怡晴如此到底是有心呢,还是无意呢?

    如果这真的是你要的结果那么我成全你,只希望到时候不要后悔。

    “那,算了。”凌齐峰有些失望,没想到天下第一神医也不知道下毒的是何人。

    静静的夜,几个各怀心思的人被笼罩在这一片夜幕中,谁也不知道迎接他们的即将是怎样的灾难!

    ---------

    最近没有更新,是飞鱼的错,飞鱼很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