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了,我们的爱情

    柔和的月光淡淡的撒在大地上,浅浅的印出了两个人的影子,长长的,慢慢消失。

    ”若轩,不要太为难自己了。“都说认识三分了靠长相七分靠打扮,可是金若轩本就绝色,在经过怡晴和一堆小童的精心打扮,已然成了玉琼仙子下瑶池,袅袅婷婷多风姿。

    站起子长袍散开,举手投足间皆是风,长发半绾一两缕垂在耳畔旁,如泼墨般细致丝滑,莞尔一笑便是万种风。肤若凝脂眉如粉黛,唇不点而赤,粉不施则艳,配上那眼底一抹淡淡的浅浅的却令人心动的光芒,当真是美得不似凡尘。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不自觉的,怡晴想起了曹植的《洛神赋》。

    传说曹植因年纪尚小、又生不喜争战,遂得以与甄妃朝夕相处,进而生出一段意。后魏国建立,曹丕封甄妃为妃,于是这段便无疾而终。后来曹植看到甄妃的儿子和哥哥曹丕一起吃饭,感念心上人的惨死,于是有写下了源远流长的《洛神赋》。(因为郭后的挑拨最后惨死,据说甄妃死时以糠塞口,以发遮面,十分凄惨。)虽然许多评论家也说此事根本不可信,可是怡晴依旧固执的感动着这段感

    谁说年龄会成为的阻碍?谁说图谋兄妻,是“禽兽之恶行”?谁说权势阻断了他们的?谁说……

    金若轩,还希望我这一次的信任能换回我们的永恒。

    “不为难,能为晴雯做点事若轩心里高兴。”淡淡的喜悦在精致的妆容中蔓延开来,暖暖的,仿佛那为了勇往直前的英雄。一瞬间怡晴真的好想拥他在怀里,于是也就这样做了。

    “轩,答应我要小心。”轻柔细语,贴心嘱咐,涓涓深在那一刻融进了金若轩的心里。放心吧,晴雯,不论以后如何,兰轩都会记得今天的一切。记得曾有一个女子这样将自己放在心里。

    “呵呵,我的演技你还不放心?”金若轩宠溺的捏了一下怡晴那巧的小鼻子。

    忽而转露出一个哭还泣的表,“小姐,没关系。轩本就是无根之人,今能的小姐关心已是莫大的恩宠,不敢再奢望什么了。”复又转过好似在擦拭自己的泪珠。

    那单薄的影,微微颤动的双肩,凄凉的话语,汇集在一起贴近了怡晴心底最深处的那片柔软。

    即使知道金若轩是在演戏,可是自己的心还是那么不可遏制的疼了一下。

    想他也曾经是人人注目的公子,如今却要在那血雨腥风的江湖上打滚;想他也曾经是养在深闺等待良人的男子,如今却要委在这青楼楚馆中生存;想他曾经也是受尽宠的儿子,如今却是家破人亡还要背负这血海深仇。

    为什么那么多本不应该他承受的东西却偏偏压在了他一个文弱男子上?为什么她母亲的个人信仰却要让他来承担这累累恶果?

    刚才他也许真的只是演戏,可是那话语中流露出来的苦楚谁明白?谁了解?还记得某位哲人说过,“没有经历过黑暗的人永远不会明白光明的珍贵。”

    自己经历了,所以自己珍惜。相信金若轩也是一样,他也许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能照亮他人生的太阳。虽然自己明白谁也不可能是谁的救世主,就好像尼采说的,我是太阳,然后就疯了。

    可是如今自己却愿意用自己的臂膀为这个男子承担一些,就算不够完美自己也会尽力。

    那么金若轩,不要让我后悔,不要让我失败,我希望今天的赌局会是双赢。

    月光如水温柔的照耀着街道上踽踽独行的男子。

    即使只是一个背影也不难猜想出这个男子的正面该是怎样的倾城。可是谁家会这样晚还放一个男子出来呢?

    没错,此女除了怡晴不作他想,当然男子除了金若轩也不可能在是他人。

    是不是觉得今夜的一切很是熟悉,对了。就是竹雅使用的那一招——引蛇出洞。

    虽然怡晴也知道这不是个好计划,甚至只要稍加推理便能看出这漏洞百出的局。可是怡晴就是在赌,赌那个bt女人的自傲,赌金若轩真的与她无关,赌自己真的相信对了人。

    今天的月光真是异常的好,可是躲在暗处的风和其他暗卫们却是丝毫不敢松懈。尤其是风,他觉得心跳个不停。当然不是为了这个任务,毕竟这样的场景从他记事以来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可是他在担心她——那个自己装在心底的女人,甚至可能装在心底一辈子的人。

    她居然不要暗卫的保护一个人躲在一个根本不告诉他们的地方,他虽然不清楚她在想什么,可是却也明白这个局必是与街道上那个魅惑的姿有关。

    心里好痛。风轻皱了一下眉头,苦笑。

    不是说好了不心痛吗?不是已经清楚优秀如她总会有美男围绕吗?不是已经劝自己明白如天仙般高贵的她不是自己可以奢望和企及的吗?可是为什么午夜梦回还是会梦到那荒唐的一夜?为什么在梦醒时分让眼泪湿了脸颊?

    “风护卫,那里!”简短的话语立刻凝固了风飘飞的思绪,他已经感受到了陌生人的气息,甚至凭着多年的斗争经验自己可以判断此人内力深厚,而且似乎有着邪媚之气。恐怕她就是这起扰乱凤月帝京的杀案的凶犯。

    风紧绷起神经,进入作战状态。却不知躲在某处的怡晴此时也已经感受到了一切,正紧张的望着街道,目光落在那个男子的上,紧紧锁定。紧握着软剑的玉手显示了主人此时的紧张。

    金若轩,不要让我失望。

    只见一个黑影飘过,以根本看不清楚的速度掠过男子的头顶。只是一秒钟,男子已经被她打横抱起,下一刻便以鬼魅的手飞跃而起。

    也几乎是同一时刻,风带领着暗卫赶到了女子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是束手就擒还是再活动活动筋骨?”雨似笑非笑,暇整以待的望着这个全被黑色劲装包裹的女子。

    “放下金公子!”风此刻丝毫没有雨的好心,因为他犹记得竹公子被掳的那一幕,他不希望怡晴的心再因为自己的失职而被揪起。

    就算自己不能成为他得的夫君,可是保护好她在乎的人却是自己的责任,谁让自己是他最贴的暗卫呢?

    “哼!”女子机警的看着周围,一双眼睛敏锐的观察着现场的形势。

    两方势力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先动,谁也走不掉。

    忽然女子一声厉喝,“别靠近,否则休怪我无!”眼见着一枚银针正对着金若轩的百会,在月光下散发着阵阵冷光。一时间就连雨也收敛了笑意。

    谁都不是傻子,那百会可是面门上的死呀,一针下去人就算不死恐怕也能成为活死人。

    这边两方人马正在僵持,却不知怡晴这边已经是战事正酣了。

    只见两道人影在空中缠斗,那速度快的用眼花缭乱形容都勉强了。一黑一白两道影交叠的出现在月下,在地上投出隐约的影子。衣袖翻飞,衣袍随风扬起,发丝飘动,兵器间已然擦出了火光,乒乒乓乓不绝于耳。

    猛然间两人忽然停了下来,各自退回一边。

    好强的内力,怡晴现在只觉得腔内好像有无数的血气在翻腾,压都压不住。当然对方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看不见那女子的面容可是那拿剑的手不可遏止的颤抖已经显示了此时主人的虚弱。

    “凤月九王爷果然名不虚传呀。”嘴角扯出一抹笑,夹杂着嘲讽。

    “客气客气,阁下的武功即使不能说独步武林可也是难逢敌手呀,只不过真是不知道这要祸害多少好人家的男子才能得到呢?”怡晴丝毫不示弱,反唇相讥。

    “呵呵,为了我的大业区区男子算得了什么?倒是九王爷似乎特别的怜香惜玉呢?”随即伴随着一阵大笑。

    怡晴立刻屏住了呼吸,敛了心神,以内力相抵。因为她知道这女子的笑声中是隐藏内力的,自己倘若此时被她的言语激怒或是晃神,恐怕就有命之虞了。

    这原理其实就和黄药师用笛子对众人吹奏碧海潮生曲是一个道理。

    这边怡晴与女子对峙,那边暗卫们却是刀光剑影。只见众多的人影晃动,各个手敏捷出手如行云流水,而那女子虽然武功也高强,可是被这么多人围攻也是吃不消,再加上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假装昏迷的金若轩,怎么可能是这帮暗卫的对手。

    只见雨给风递了个颜色,风明了,从正面进攻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让那女子疲于应付。正在这空隙,雨斜从背后偷袭。“咣铛”一声女子的剑脱手。

    趁着女子一秒钟的愣神,暗卫们已经围了上来。

    “王爷”

    “主子”

    几乎同时两声响起,一个出自风之口,一个出自那女子之口。

    风焦急的望着对峙的两人,但是那强烈的剑气却让人不敢靠近。只要是稍微有点经验的习武之人都应该知道她们两个现在完全被浓烈的剑气包围,这气息碰上便是非死即伤,绝不留

    自己怎么会这么大意,没想到那**居然还有同伙。自己怎么能丢下王爷一个人呢?风懊恼的自责,可是他的表却是尽数落在了雨的眼中,一丝精光划过。

    就在众人都紧张的望着这仿佛两座冰雕一般的人时,突然女子一声惨叫“啊”,跌落在地。

    “你,你下药!”女子沙哑的声音中掩饰不住的惊诧,那满眼的慌乱仿佛在疑问为什么自己的药没有用?难道金若轩那个男人叛变了?

    可是慌乱也仅是一瞬间,思绪流转,她已经明白那个男人说什么也不会背叛自己的。准确的说是不会背叛他自己的仇恨。

    “我没有下药呀,不过是你点了熏香我让它们给你添添味儿罢了。”别忘了怡晴的边可是有着神医竹雅的,所以她安能察觉不到这女人的伎俩。

    自己不过是利用了上风向下风向的原理,引得这个女人站在了自己的上风向。其实说起来这个位置于自己是不利的,可是就也因为了这样的不利让女子掉以轻心。她本来以为随着自己和她的打斗这味道就会随着风势吹到自己这里,再经由肺部呼吸进去。可是谁让怡晴早有准备,在和她的打斗中就已经可以用内力鼓起了风,将香气尽数又还给了她,而她却也因为要应付自己而无暇顾及这香气,等到真的发现已经为时太晚了。

    “呵呵,好得很,没想到我梅居然也有失算的一回。”女子突然放声大笑,那笑声肆意,张狂却也透着寒意。

    忽然一个转头,目光凌厉的盯着怡晴,精光四,目光灼灼的望向暗卫中那妖娆的男子上,“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闻言怡晴的眼光顺着那方向也望了过去,金若轩,不要让我后悔,不要让我失望,不要让我知道你利用了我的感

    感受到怡晴那复杂的目光金若轩有了一丝的犹豫,可是当看到女子那双如刀光般的眼神时,一个激灵,灵活的从袖中拿出一面团扇,“砰砰”两声,也就在瞬间风的脖子一凉,是金若轩的扇子。

    看着金若轩灵活的手和那面无表的决绝,怡晴觉得心都要碎了。原来还是自己太傻,还是自己愚蠢,明明就知道他的份,明明就知道他接近自己别用心,可是还是忍不住了,疼了,痛了。

    “放了她们,我就放了风。”此刻的金若轩已然褪去了伪装,现在的他即使还是面若花自己也不会再让人联想起什么弱不风这样的词汇了。眼前的他此时好像金庸小说中的侠客一般,威风凌凌的站在众人面前,决绝的话语丝毫没有了以前的媚之气。

    现在的他可以说真的是个大男人了。

    怡晴虽然心绪烦乱,可是为林氏大小姐她已经很早就学会了如何隐藏自己的绪。即使真的是心痛但目光却依旧镇定,面色依旧不改,嘴角挂起冷笑,“你觉得就凭一个暗卫能威胁本王什么,妖月公子?”

    怡晴嫣然一笑,那妖艳的笑容居然在这绝色的容颜上开出了一朵妖冶到极致的罂粟,凄凉而美好,艳丽的晃了众人的心神。可是也就是这一刻金若轩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金若轩看了半天,强忍着颤抖,“原来你一直都知道呀。”面容凄惨,勉强一笑。那一刻怡晴领略了虞姬在乌江畔诀别时的笑颜,竟是这般的震撼人心。

    可是此时再美的笑看在怡晴眼中都是枉然,因为她知道这个自己一直想要保护和照顾的男子终于还是在和仇恨中间选择了仇恨,在家族和自己面前选择了家族。

    “其实我也是才知道的,妖月公子,不对,或者应该叫一声兰轩兰公子。”怡晴笑容越发诡异了,声音却是出奇的寒冷。

    “呵呵,哈哈,枉我妖月一直以为心思缜密,计谋过人,没想到居然被自己的猎物耍的团团转!”金若轩也是仰天大笑,可是眼中却是藏不住的凄苦,可惜那样的落寞已经无人关心了。

    “也好,既然你都知道了。那,还请王爷放人!。”金若轩迅速恢复了常态,冷道。

    “不行!这女子是朝廷重犯岂能轻易饶恕?”一直沉默不语的风不顾自己的安危,话语脱口而出。

    “呵呵,真没看出来王爷的暗卫中就算男子也可以心系天下呀!”倒在一旁的女子声音中满是嘲讽。

    金若轩也因为风的话神更冷,手中的团扇更是贴紧了风的肌肤,仿佛在加上一根草的力道风的脖子就立刻会见血。

    “既然奴才的命不值钱,那主子的命如何?”金若轩笑得妩媚,声音又恢复了在暗香楼里的调调,让在场的人都是一寒。

    江湖上谁不知道妖月公子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当真有人惹怒他时他便会露出这样的神,看似妖媚实则是带毒的罂粟,让人中毒而不自知。

    “九王爷现在是不是已经觉得浑无力,酸软不堪呢?”听他这么一说怡晴好像真的感觉到了体内的异动。开始还以为是和对方打斗体力透支呢,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怡晴心中苦笑,表面上却要强忍着,可惜天不遂人愿,金若轩的话音刚落怡晴就感觉头晕目眩。

    “王爷”“王爷”……

    见自己的计谋起了作用金若轩轻轻一哼,抽调架在风脖子上的团扇,借着众人一心扑在自家王爷上的漏洞,带着两名女子消失在夜幕中……

    永别了,我们的

    -----

    终于告一段落了,之后会开始新的旅程,揭示更多的秘密。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