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看牵牛织女星(下)

    “好了,可是睁开眼睛了。”怡晴轻轻松松的带着金若轩上了屋顶。

    “恩。”金若轩虽然贪恋怡晴的怀抱,可是也知道到了地方。乖巧的应了一声,从怡晴怀里跳了下来。

    “咦?”怡晴微微诧异。

    这难道就是。。。。。。怡晴的眸子不觉得暗了下来,但是那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林小姐”金若轩现在还是觉得自己心如擂鼓,也没有注意到怡晴的异色。他实在要感谢这是在天黑,否则自己的窘态怕是要尽数落入旁人眼中,惹人笑柄了。

    谁能想一个花魁竟然对自己的客人动了真,更何况自己还是那样的况。“女人”这个字眼怕是自己这辈子最厌恶的了,自己好恨,那时的自己为何是那般的弱小和无助;更恨那群女人,禽兽!统统都是一帮禽兽!

    不过还好,总算是拖延了时间,救了弟弟,只是不知道那个全家最疼惜的弟弟今流落何处?他会不会也如自己这般世浮萍,心残缺?抑或是他真的会遇到好心人收留,然后平安的过一辈子吗?按照他的年纪也是应该嫁人了。

    对,他一定是嫁人了。这样想着金若轩的心中有了淡淡的暖意。自己拼死救出的弟弟,自己以生命和清白作为代价救出的弟弟,你一定要过的好呀!

    “呵呵,若轩小心。”怡晴一边小心翼翼的扶着金若轩,一边自己保持平衡。

    其实飞檐走壁于怡晴来说已经是想当容易的事了,但是要照顾金若轩还是稍微有点吃力。

    自己一个女子照顾一个活人都有点困难,那么一个男子要拖动一个死人该是怎么样的吃力?所以他留下了脚印。可是那为什么只有出去的脚印而没有进来的呢?

    怡晴的大脑飞速旋转,这也是这些天疑惑她的问题。因为她一直凭着自己所看所闻联系前世的小说,电影,已然断定污案的凶手应该是会一些邪媚之术,亦或者实在修炼邪媚之术的女子。

    虽然不明白她的意图,可是伤害了这么多男子怡晴安能放过她!

    “哇!好漂亮。原来在屋顶上看星星这样美。”金若轩抬头仰望着天空,漫天的繁星在如洗的夜空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辉。

    “是呀,繁花盛开,繁星似锦。”怡晴站在金若轩侧眺望着金若轩整个住所的全貌,幽雅宜人,大片大片的海棠虽然无香却还是占据了人们眼中的一席之地。

    这样的花海,这样的美景,这样的星辰,这样的良辰。

    “恩,是呀。这么多的星星在天空看来都是像琴儿一样的可怜人呢。”金若轩小声喃喃,落寞从他眼底一闪而过。

    “别伤心,琴儿是你最亲近的人,他虽然是过世可也是在另一个世界生活的开始。”怡晴轻拥着金若轩,让他从自己这里攫取温暖。

    夜深露重,她担心他的子。

    “另一个世界?是地府吗?”感受到金若轩的害怕,怡晴搂的他更紧了些。

    笑笑,“不是地府,是天堂。”怡晴笑容中仿佛含有温度,暖和了金若轩的心。

    “天堂?”

    “是呀,天堂。”怡晴拍了拍金若轩的背,“天堂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那里有久开不败的各色鲜花,那里有各色鸣叫的鸟儿,有忙忙碌碌的蜜蜂,有掌管那里的天使和上帝。那是个幸福的地方,没有杀戮,没有血腥,没有伤害,没有伤心……”怡晴慢慢的讲述着天堂的模样。

    没有杀戮,没有血腥,没有伤害,没有伤心。金若轩记得自己的家也曾经是那个样子,自己曾经有严肃的母亲和慈祥的父亲,有兄弟姐妹,有小厮奴仆。

    曾经的自己也是大家公子,曾经的自己也是高高在上,曾经的自己眼神清澈,曾经的自己以为妻主就是一切,曾经的自己……

    风过叶落,终究不过是曾经。。

    娘,你为了你的信仰抛下了一大家子人;爹,你为了追随娘,自刎殉;为什么要留下孤独无依的我们?家里的女子统统被杀,男子充为官

    为了弟弟,我放弃挣扎;为了家仇,我苟延残喘。

    如今呢?你们让我遇到她又是怎样的安排?要是让她知道了自己的一切她一定会嫌弃自己的。

    她有她的夫君,她有幸福的家庭,以后她还会有自己的孩子。那自己呢?算什么?

    “哎”怡晴及时注意到了金若轩的异样,将他搂的更紧。

    她明白,这样的姿色,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份,他的背后怎么会没有一段曲折,没有一段心酸。可是私心的,她希望那不是殇。

    这个想法突然涌现在脑海中怡晴自己也吓了一跳。

    自己居然不希望他有殇!难道自己想成为他的,他的天?!

    呵呵,没想到凌的担心终成现实,自己到底是对这个有才有貌有个的花魁动了,上了心。

    “轩,其实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命,当我们在乎的人生命消逝的时候我们不应该难过,否则他们怎们走的安心?再说他们只是去了天堂,他们会在天上注视着我们,时时刻刻。所以我们应该要让自己过得好,不是吗?”怡晴温言款款,表真挚,丝毫感觉不出虚假。这一刻金若轩若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

    “晴雯”金若轩再说不出其他话,已然泪流满面。

    看着金若轩的眼泪怡晴一阵心乱,强压止住慌乱,掏出绣帕轻轻为他擦拭,“轩,不要哭。哭了我会心疼的。”笑中含,在那清澈的眸子里金若轩读到了“”。

    那一刻金若轩是沉沦的,他是渴望的。

    可是自己怎么可以?自己怎么配?自己的责任!金若轩猛然间推开了怡晴,仿佛忘了这里是屋顶,撒开腿就跑。谁知脚下一滑,“啊”一声,金若轩眼看着就在沿着屋檐向下滚。

    怡晴一个眼疾手快,利用轻功迅速轻跃,伸出一只手抓住了金若轩的衣领。手上用力,狠狠一带,怡晴本来还想试探,可是见他毫无反抗之力的任由着自己搭救,不忍心,怡晴翻给他做了个垫。

    “嘭”一声金若轩落地。

    怡晴轻哼一声,心里暗自庆幸,还好,不是很疼。

    “你,怎么样?”金若轩紧张的将怡晴抱起,让怡晴倚在自己的怀里。用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异样温包裹住她。

    这样真好,怡晴静静的靠在金若轩的怀里。没想到看上去还瘦弱,而且弱质纤纤的金若轩居然有肌,怡晴再次愕然。

    他的手抚上怡晴的肌肤,“怎么样?这里痛不痛?”

    怡晴体轻颤,不是因为**而是因为心冷。

    怡晴自己就是个疯狂的舞蹈者,她怎么会不知道这样的体和舞蹈中那些男人的体的异同,还有他的手!竟然有细细密密的茧子,尽管保持的很好,可是抚上怡晴细致如滑的肌肤,还是让她感觉到了异样。

    怡晴随着想法手下的力道不自觉的加重了,握着金若轩的手此时已经紧攥,让金若轩轻哼出声。

    好忍耐力!怡晴暗叹。

    怡晴深知凤随心这武功加上自己前世的跆拳道黑段,下手是怎样也不会轻的。要是如雪雪那般柔弱的男子恐怕已经泪珠涟涟,可是这个金若轩却只是轻轻一哼。

    要说是因为在青楼适应了客人们的粗暴,奈何金若轩却是以清官之入的暗香楼。

    金若轩,你今夜的破绽太多了。怡晴冷笑,可是将她搂在怀里一心担心他伤势的男子却没有心思察觉她的冷笑。

    他本是细致如斯的男子,他本是江湖上人人害怕的魔头,他本是心思缜密的宫主,他本是负血海深仇的孤儿。

    多年的磨砺将他的柔和打磨殆尽,让他的心异常刚强,可是如今他为她缩紧心脏,他为她焦心不止,他为她破绽百出,他为她丢失了这颗心。

    可是造化总是弄人,前一刻他们还是生死相随,下一刻他们可能就是敌对的双方。奈何,奈何。终究是镜中月水中花,所有心事重虚化。

    怡晴继续着自己的观察,不自觉的目光停留在了金若轩那双灵活的双脚上。

    那双能舞出天下最绝妙舞蹈的精巧玉足此刻正被一双巧思无双的华美青丝履包裹,那些说它精妙,正是因为它花哨却又朴实,看似花哨的像是绣鞋实则轻快简便而又易于行走,这样一双鞋,怡晴心底暗暗思量。

    不尽然让她想起了那天自己在庭院中看到的金若轩的舞鞋,样子虽然不像但是这轻盈却是共同的特点。

    而且那双鞋的头部还比较尖,那是怡晴专门利用芭蕾的舞蹈鞋而专门改制而成,专门卖个歌艺坊的歌姬们。听说还广受好评呢。

    那么为什么只有出去的脚印而没有出去的脚印似乎很容易解释了。怡晴眼前一亮,答案呼之出。

    这样想着,怡晴的大脑虽然还是冷静可是心却不可遏止的痛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才承认了自己喜欢你,你就要给我这样的炸弹?!金若轩,你好狠的心!

    ——————————声明————————————

    因为飞鱼一下子的粗心,导致将有“风”的地方全部用“竹雅”替换,虽然也做了相应的纠错,但是貌似效果还是不怎么理想,所以希望看到的朋友请帮忙捉虫虫,写清楚哪一章哪一段有错误,欢迎大家前来捉虫。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