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理所应当

    不知道是怡晴那天的调教起了作用还是他们又想出了什么新的花招,总之怡晴在回家的时候没有发现等在门口的小童或是什么人。

    “风,你说今天怎么这么风平浪静呀?”怡晴噙着一抹微笑,声音中透着调皮。那微微挑起的细细眉眼在灵动的晨光中沐浴出清新的味道,让人神往。

    “想来王妃们应该还都睡着呢。”风自然也明白自家王爷的意思,了解那些男人们的心思。看着她嘴角泛起的浓厚笑意,他便明白这样的笑包含了多少的宠溺和感,于自己,终是奢望。

    不心痛吗?当然不是。自己不是木头,不是冷血;自己的血是的,是沸腾的,是带着的。禽兽中尚且有狼对的忠贞,鸳鸯比翼双飞,自己又怎么会不动容呢,可是今生既然无缘与她相守。做她的暗卫,跟随者她左右,这便够了。

    “他们?”怡晴轻笑出声。他们难道还真在睡觉?他们睡得着吗?怡晴自认为没其他本事,可是看人却是一看一个准,这三个醋坛子就因为凤随忧带自己上一回青楼尚且紧张的可以,昨夜自己都呆在青楼,还和金若轩同,房,自己可不相信那三个醋坛子睡得踏实。

    怡晴轻巧的踱步走向后院——自己和夫君们的住所。

    “香儿”凌齐峰慵懒的移动了一下子。

    “奴才在,主子醒了。”香儿听到叫声连忙进来,“主子是要起吗?”

    “恩”迷迷糊糊的凌齐峰应了一声,手上已然接到了香儿递上来的青盐。

    大概是由于青盐的刺激让凌齐峰本来有些晕的头脑清醒了不少,凌齐峰褛了一下头发,貌似有什么不对。

    凌齐峰环视四周,想起来了。

    “香儿,我怎么睡在,上呀?”明明记得自己昨夜在等晴,见她太晚都没有回来不免担心。

    “主子不记得了吗?”香儿抬起头,“昨夜奴才见主子等驸马等的太辛苦了,所以让主子先去,上躺一会儿。主子不是还吩咐奴才说等驸马回来就叫醒您吗?”香儿尽职尽责的回忆着昨天的内容,丝毫不差的复述给自己主子听。

    凌齐峰揉了揉太阳,貌似是这么一回事,看来是自己睡得太沉了。

    “罢了,伺候我洗脸吧。”凌齐峰吩咐一声,接过香儿递上来的毛巾,上下擦洗,神清气爽。

    “香儿,王爷呢?”凌齐峰眼中精光闪现,他可没有忘记自己嘱咐过香儿晴回来的时候要记得叫醒自己,可是自己却睡了一夜,说明什么?不言而喻。凌齐峰姣好的面容闪过冷光。晴,你最好给我一个交代,否则,呵呵。

    “香儿,去看看王爷回来了吗?”

    “是。”香儿抬腿要走。

    “慢着”

    “主子还有什么吩咐?”香儿转过头。

    “不要惊动其他人,明白吗?”凌齐峰可不希望那天的事再次上演,自己可不想背上妒夫的骂名,虽然自己本来就是。

    这就是狐狸的特征,什么事都尽在掌握却从不现

    沁心小筑里,一个衣衫单薄的男子正坐在院子里轻轻的抚弄着琴弦,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娴熟的指法显示着主人高超的琴技,那美妙的琴音中透着阵阵暖意,一听就知道又是一个深陷网却幸福异常的男人。

    “公子,早上风大,再多披件衣服吧。”虽然是初夏了,可是公子的子素来单薄,怎么可以再受风寒呢?更何况王爷宠夫君都宠上了天,关于这个恐怕在整个京都人们都略有耳闻。自己这个小童自然要尽心伺候,否则还要不要混了。

    “恩”雪凝落听话的披上外

    “秋儿,王爷去早朝了吗?”雪凝落睁着单纯的双眼轻轻的问,但是那嘴角的笑意却泄露了主人的心思。雪凝落承认,只要想起心主,自己此生最的女人,自己的妻主,那个为自己撑起一片天空的奇女子,自己的心里就温暖一片,牵梦绕。

    “这,秋儿也不知道。”听说最近为了未婚男子被,杀的案子王爷忙的是一团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昨夜王爷本来应该歇在公子这里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派人来说有事便跟着八王爷出去了。

    “算了,想你也不知道。”雪凝落一点也不恼,他知道她最近为了那案子忙的昏天暗地,案子破了自然是好的,只盼着她能注意着体就好。

    “公子可是想王爷了。”秋儿自小就跟在雪凝落边,现在见公子嫁了人,也是幸福,才胆敢开这样的玩笑。

    “你又浑说。”雪凝落脸色微微泛红,好像刚开的樱花,粉红色的,透着,羞,甚是可动人。此时的雪凝落浑上下都散发着光芒,如光彩照人的绸缎,熨帖的恰到好处,美得让人心动。

    这样的雪凝落让怡晴也不心池漾,竟是呆愣了几秒。

    “一张机,采桑陌上试衣。 风晴暖慵无力, 桃花枝上,啼莺言语, 不肯放人归。”怡晴带着和煦的笑容轻踱而来。

    “都说‘士别三当刮目相看’,可是我的雪雪怎么才一未见,竟生的这般媚人乐了?”怡晴轻摇折扇,由象牙骨制成的扇骨轻盈极了,下面缀着的流苏在阳光下一闪一闪,晃人眼睛。

    “心主?!”当那朝思暮想的声音赫然出现在耳畔的时候雪凝落惊喜的站起了

    “心主,你怎么回来?”这个时间心主应该去上早朝的,怎么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雪雪,怎么才一天没见心主就不认识了?故人云‘一不见如隔三秋兮’,我可是真的想雪雪了,难道雪雪不想我?”怡晴故作惊讶的说。

    “真是伤心呢。”说着怡晴居然用袖子抹起了眼泪,那架势还真是像极了柔弱的男子。在现代怡晴就是演戏的高手,再加上那迷人的段和魅,惑的容颜,哪有男人不上钩的。所以怡晴从来都是bar的焦点,充当猎手的女人。

    怡晴喜欢猎,艳的感觉,那种锁定目标,接近目标,追逐目标的感觉让她深深迷恋。

    “心主,心主”在雪凝落眼中怡晴从来都是那般的高大,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怡晴。即使知道她是在作弄自己可是还是着急上心。

    “心主别伤心,是雪雪的不是。”雪凝落极力规劝着怡晴,那焦急的神色让怡晴甜在了心里。

    这就是自己的男人,自己的人,从自己醒来便一直陪伴在自己边的人,有他在真的很好。

    怡晴不动声色的轻轻环住了雪凝落,轻轻抚摸着他的背脊。还是这么瘦,怎么就养不胖呢?怡晴有点小郁闷。

    怡晴自问可是和雪凝落天天坐一个桌子上吃饭的,自己要不是喜欢运动还真的不知道要胖到什么程度了,他怎么还是这么瘦呢?难道这里的男人体质特殊,都是胖不起来的主。看看自己那个便宜老爹,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是那么妙曼;再看有着艳贯六宫的楠妃不也是风韵犹存吗?不知道是该说老妈大有艳,福,还是说这里的男人真的都是尤,物。

    感觉到怡晴双手的温度雪凝落不面上一红,嗔道:“别,还有别人呢。”说着就要阻止怡晴那向下滑动的双手。

    其实怡晴实在是没有什么不健康的想法,再说忙了一晚上也没有睡觉(那是在照顾金若轩,大家表误会),哪里还有这个心思呢。可是眼见雪凝落竟然想歪了,这样纯的雪雪居然也开始有这样的想法了,看来自己调教的还是不错的,呵呵。怡晴心里不仅小得意一下。

    “雪雪,你说什么‘别’呢? 难道心主干了什么?”怡晴满眼的不解,手下的动作不停,嘴上却还在说:“雪雪,你说你怎么还是这么瘦呢?”

    闻言雪凝落就知道自己会错了意,又羞又恼,绯红了面颊,“心主!”。

    “呵呵”怡晴发现自己有点恶趣味,喜欢整自己的三个亲亲夫君,喜欢看他们面颊绯红的样子,那羞的样子别提多可了。不光是雪雪,就连神仙如竹雅,精明如凌齐峰,在自己逗他们的时候不也流露出恋与幸福,让自己深感满足。

    得夫如此,此生何求?

    “好了,不逗雪雪了。走,咱们去吃饭。”怡晴大笑着牵起雪雪那软弱无骨的小手,大踏步向屋内走去,谁也没有注意到怡晴瞟向一旁暗处的余光。

    就知道那只狐狸坐不住,这不,就派了香儿来找自己。可是要想和自己斗智斗勇凌齐峰恐怕还嫩点,既然你暗中派人必然是不想让我知道,那亲的凌,我又怎么能辜负了你的心意呢?

    “哎呀”雪凝落突然觉得头晕目眩,眼前一黑。

    “雪雪,怎么了?”凭着练武者的敏锐怡晴很快察觉了雪凝落的不适。

    “没什么,就是有点晕。”雪凝落的脸色是有一点苍白。

    低血糖,这样的症状怡晴以前也有,谁让自己老是一杯咖啡就顶一天呢。

    “我抱你。”说着怡晴就大横抱起了雪凝落,“去给王妃准备点糖水,对了,顺便把竹大夫叫过来。”怡晴和竹雅的婚事虽然已经定了,可是毕竟没有大婚,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大家还是叫竹雅“竹大夫”,而怡晴和竹雅更不是这世俗之人也就是随了大家。

    躺在上的雪凝落脸色微微泛白,不过那洋溢的幸福光彩是谁也没办法忽视的。竹雅刚进门看到的就是一副你侬我侬的场景,有点碍眼。

    竹雅承认自己是嫉妒的,可是这是自己的选择,选择了上她依恋她就要选择宽容,既然自己回来了,那就应该面对这样的场景。再说师傅不是说自己冷吗?现在为了她打破这样的淡薄不也是好的。况且就连师傅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自己的幸福就在眼前怎么能够放手呢?想着,竹雅释然。

    “雅儿,你来了。”怡晴笑着招呼竹雅。一天没见,不知道昨夜自己没有回府的事竹雅知道了多少。

    “怡晴”竹雅也微笑着回应,那温和的笑意中沉浸了多少的意,那真的是郎妾意心知道,深厚谊自己明。

    “竹哥哥来了。”虽然“哥哥弟弟”的称谓是以进门前后来论的,可是自己却明白他才是心主的第一个上的男人,自己不过是仗着正夫的份罢了,所以自己甘愿叫他一声“哥哥”。

    “雪弟还好吗?”竹雅这才注意到雪凝落的脸色有点苍白。

    “我给雪弟把脉。”雪凝落乖巧的伸出了手。

    “没什么大碍,是‘黎明现象’,就是说睡了一夜人没有进食早晨又没有膳食引起的。喝点糖水,还有先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一下就好。”竹雅看到一屋子人盯着他于是耐心的解释。

    “那雪雪就先喝点糖水,吃点东西,心主一会儿就回来。”怡晴笑着端过糖水舀了一勺喂到雪凝落嘴里。

    “让秋儿来就好了。”雪凝落知道心主在竹哥哥面前这样对自己,竹雅心中一定不好受,于是很懂事的阻止了怡晴。

    “恩,好吧。”怡晴也没有推辞。

    “那乖乖的喝水,等一下心主陪你回来用早膳。”怡晴微笑着摸了摸雪凝落柔顺的发丝。

    “恩。”有这样的妻主雪凝落真的觉得很满足,上天待他真是太好了。

    走出屋子,竹雅也跟了上来。

    今天的竹雅一淡缃色对襟锦子,同色洒花束腰裤,罩着银红软烟罗镂花纱,疏疏落落绣着几枝浅紫色山茶花。清丽飘逸,纤侬合度。虽然还是未嫁男儿的打扮,但在怡晴眼中却是那样的合适和熨帖,让人舒心。

    “怡晴似乎有话要说。”竹雅见怡晴盯着自己的眼中闪过痴迷,心底有一丝丝甜意。自己素来就知道自己是美丽的,只是一直生活在谷底,从来没想过要嫁于他人,再加上听了师傅的故事更是坚定了不能摧眉折腰事女子,沦为他人的玩物,所以也从未在意过自己的容颜。可是他却在见到怡晴的时候感激上苍给了自己这样一张动人的容颜,否则自己怎么可能在第一时间锁定了她的目光。

    自己当然知道她不是肤浅之人,可是从师父那里自己也明白一张容颜对于男子是如何的重要。

    “雅儿似乎一点也不着急。”怡晴挑眉。

    “怡晴要说我洗耳恭听,怡晴不说,我想谁也没办法让你开口。”竹雅太了解怡晴,甚至胜过了解自己。

    “雅儿还是这样云淡风清,让怡晴我实在有点挫败。”怡晴故意苦了一张脸。

    “扑哧”竹雅轻笑出声,“你呀。”伸出手指,怡晴一把抓住。

    “雅儿的皮,肤还那么滑。”怡晴好似等徒浪子一般轻佻的用指腹滑动在竹雅的手背上,捏着他修长的手指。

    “你”竹雅盯着她。

    “雅儿莫恼,我是想说‘一不仅如隔三秋兮’。”轻咬耳朵,气粘上肌,肤,红了竹雅的脸,分不清是激动还是害羞,抑或是两者皆有。

    “你说的我知道了。”相视一笑,是感人的默契,是深厚的意。

    “回去吧,要不然雪弟还等着咱们呢。”竹雅现在心里充满了感动,这样的女子,这样的妻主,自己是恨死了她的多,亦死了她的多

    不一会儿就看见怡晴毫不避讳的牵着竹雅的手来到了大厅。

    “雪雪准备了什么好东西,好香呀。”怡晴夸张的样子逗乐了一帮人。娱人娱己,怡晴愿意让大家都这么开心,这样才有家的样子,是属于家的味道。

    “没什么特色,想来是你饿了。”雪凝落当然知道心主是在逗自己开心,也不点破。

    “那咱们就一起吃吧,我可是真的饿了。”怡晴说是饿了,可是吃饭的动作却丝毫不见着急,还是一贯的优雅。没办法,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谁让自己是林氏财团的大小姐,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吃相自然是不能太难看了。

    “恩”说着雪凝落和竹雅也拿起了筷子,可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在这两人上也体现的淋漓尽致。看着一桌三个人吃饭那就是两个字——享受,绝对的养眼:绝色的容颜,优雅的动作,一举一动都透着从容和淡定,好一副赏心乐事呀。

    这厢三个人吃的是其乐融融,那厢的凌齐峰却忍不住了,这不就大踏步的来到了这里。

    “晴,你怎么在这呀?”凌齐峰进门看到他们就一肚子气,想自己可是等了她一个晚上,她怎么回来之后一声不响的去看雪凝落和竹雅,而对自己却是不理不睬,真是。难道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样的一腔痴

    “是凌呀。”怡晴抬头,“昨夜该我睡在雪雪这里,那你说我不在这我还能在哪?”一句话说的入入理,找不出半点破绽。

    “厄,是吗?我怎么听说晴昨夜根本就没有回府呢?”凌齐峰也不甘示弱回敬了一句,难道自己还能不知道她昨夜在哪里吗?

    “哦?凌怎么会知道的这样清楚?难不成凌在派人查我?”怡晴笑容不减却是没有了温度。

    “自然。凌齐峰为王妃就要负气王妃的责任,倘若连王爷去了哪里都不知道还配做人夫君吗?”凌齐峰到底是狐狸,一句话说的滴水不漏,把一切都说的入入理,让人没有反驳的余地。

    “可是雪雪似乎就不知道我昨夜去了哪里,难道他也不配做王妃吗?”怡晴淡笑。

    “厄”凌齐峰哑然,自己似乎为了争一时的口舌之快居然不经大脑的说出了这样的话,怎么是好?纵使凌齐峰再大的本事面对怡晴还是稍逊一筹的。

    “好了,凌,我们出去走走吧。”怡晴和凌齐峰一前一后的出去了。

    静思园,顾名思义,思过的地方。怡晴没有别的意思,她只是图这里安静,没有人打扰,自己似乎有必要和凌齐峰好好谈谈了。

    “凌,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和你来这里吗?”初夏的凤月已经绿树明晰了,那些叶子虽然没有翠绿滴可也赏心悦目。怡晴站在树下面对着凌齐峰。

    “晴,是我错了。我口不遮掩。”聪明如凌齐峰怎么可能嗅不出不一样的味道?可是他是如此的晴,这个女子是自己从六岁就认定下来的妻主,自己不要因为自己的嫉妒将这一切毁灭。

    “凌”怡晴无奈。她想说这不是他的错,错的是自己,因为自己的贪心同时伤害了三个自己的男人,自己乐的逍遥却将伤心留给了他们,自己该是怎么的不对,不好,不如呢。

    “凌,我知道你是在吃醋,你担心我上青楼再对谁动了心思,你也嫉妒我对雪雪和雅儿好,可是你却要求自己要忍耐,可是你却真正的听到了心碎的声音,是吗?”这样的感觉怡晴其实并没有怎么尝过。前世自己唯一上的哥哥为自己而死;这一世自己娶了三夫全是他们为自己花尽心思。

    自己何其有幸,自己又是何其受到上苍的眷顾。

    “凌,我知道你嫉妒了。其实你本来是可以告诉我的。我不会说你是妒夫,也没有人敢说你。因为你是我此生的人,今世的伴侣。你吃醋理所应当,天理正道,理得其所。”

    “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凌齐峰简直在怀疑自己的耳朵,这回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爷说出来的话吗?她说她居然认为自己嫉妒的理所应当,天理正道,理得其所。

    自己没有听错吧?自己的耳朵没有出问题吧?

    怡晴见这样呆愣的凌齐峰,她明白这个等级森严的世界已经让这些男子早早接受了三从四德的教育,所以即使强势如凌齐峰也会对自己今所言感到诧异。

    “凌,听我说。你没有听错,我也没有说错。我是说你可以嫉妒,光明正大的嫉妒。没人敢说你错,要错错的也是我,一切有我一力承担。”

    “晴,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你,你是说我可以嫉妒?”

    “是,而且名正言顺。”怡晴怎么会不知道凌齐峰的想法。自己接受了他,深深感动于他的痴,感激他的,同也用心回应着他那浓烈而炙的感

    在女尊的国度很难见到像凌齐峰这样强势的男人,他只是在为自己的做着自己的争取,即使方法不对,出发点也是好的,更何况倘若不是自己他怎么用得着生活在争风吃醋里,是自己亏欠了他的,是自己不该。

    “晴”

    “凌”

    深相唤,深凝视,怡晴相信凌会懂的,她也相信他们的未来会更好。

    何以致拳拳?绾臂双金环。

    何以道殷勤?约指一双银。

    何以致区区?耳中双明珠。

    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

    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

    何以结恩?美玉缀罗缨。

    凌,我愿意相信你,相信我们的感,相信我们的未来。

    ---------

    幸福的一家子呀!!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