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

    回到府邸竹雅早已经换好了一的衣裳正被雪凝落和凌齐峰围着聊天呢。

    “雅儿,凌,雪雪,你们都在呀。”怡晴本来有点头疼这个案子,可是一看到家里面这温馨的场景一切烦恼就尽数散去了。

    “心主(晴)回来了。”凌齐峰和雪凝落高兴的打着招呼。而竹雅只是害羞的看着怡晴,默默的,包含了无限的深厚谊。

    “是呀。”怡晴本来因为安慰金若轩有点灰暗的心一下子好了不少。再看竹雅的样子真是忍不住逗弄他。

    凑近他们,靠近竹雅,一阵清香进入鼻腔,是属于竹雅的味道。

    “雅儿,你上是什么香气呀,怎么着么香?”怡晴说着还故意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暧昧地距离让竹雅一阵脸红心

    “有什么味道呀,不过就是一般的香料。”想到下午的事竹雅脸色微红。早知道这个府里没有秘密,可是洗澡是凌王妃吩咐的,换好衣服雪王妃居然也过来了,还拉着他说什么注意体之类的话,弄得自己难以自处。一会儿凌王妃也来凑数,真是弄得他无所适从。

    而听见怡晴这么问的雪凝落和凌齐峰却也都闭了嘴偷笑,雪凝落更是用略带同的眼神望着竹雅。没办法谁让他们的妻主就是这么逗弄人呢,以前貌似雪凝落也被问过类似的问题,闹了个大红脸,原因无他,就是这香料的问题。

    处子经过初夜一般王府的奴才们都会准备上洗澡水,而那洗澡水中更是加了消疲解痛的一些珍贵药材,所以沐浴过后上会沾染有一些些草药的香气,所以怡晴才会有此一问。

    “是吗?”怡晴可不相信用了草药竹雅会闻不出来。

    “不是这样还能是什么。”竹雅自然知道怡晴的意思可是就是要将极力否认进行到底。

    “可是我怎么闻着和雅儿平常的味道不一样了呢,难道雅儿也开始……”怡晴笑得好像偷腥的狐狸,话说留一半。

    而竹雅知道下面的准没有好话也没有接这个茬,雪凝落和凌齐峰聪明的选择了沉默,本来大家以为话题就会告一段落,可是此时偏好不好的插了个人进来,谁呀?自然是小乞丐月蝶喽。

    “姐姐,你们在说什么,什么竹哥哥上香的,味道不一样了?”月蝶也是一个人闲着无聊刚好看见大家都在一起于是也跟着来凑闹,碰巧听见了一些话。

    闻言,竹雅脸红,怡晴无奈。自己说的话虽然有“调戏”的嫌疑,可是那毕竟是暗的,怎么什么话一到这个月蝶嘴里就变成明的了呢,而且他说这话还真是可谓童言无忌了。

    “没什么,我们也是随便胡聊的。”虽然怡晴是很想逗弄竹雅,可是那毕竟是夫妻之间话,还是不适合外人听,更何况月蝶还是个未成年少年,有些话怎么能当着他的面说呢。于是怡晴只好急忙打马虎眼,转移话题。

    “那姐姐刚才说的难道竹哥哥开始,开始什么了呢?”月蝶还真有许三多的精神不抛弃不放弃。

    “这个,呵呵。”怡晴郁闷呀,这个月蝶听什么话不好,偏偏听得都是夫妻间的**。其实怡晴是想说,“难道雅儿也开始涂脂抹粉,讨妻主欢心了?”可是现在是怎样也说不出口了。

    “我看姐姐是不想说吧,那就算了。”月蝶也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闻言大家也只是淡淡一笑。

    又和大家笑闹了一会儿便散了,感受着其乐融融的氛围,有家的感觉,真好,怡晴心里默默感叹。

    可是即使在家怡晴也丝毫没有忘记自己要查的案子,这不,雨就来汇报了。

    “雨,有什么新发现?”

    “回主子,属下发现了尸体有被拖动过的痕迹,正好证明了主子说的那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知道了。”怡晴淡淡的回了一句,对于此自己已经看出来了,现在需要的是其他的线索。

    “还发现了什么?”

    “回主子,属下们在很隐蔽的地方发现了脚印。”

    “脚印?”难道这回的挑衅这么明显,大胆到连脚印都留了下来?!怡晴思索。

    “什么样的脚印?”

    “回主子,脚印很浅像是练武之人留下的,而且此人应该是个男子。”雨如实汇报着自己勘察现场知道的消息。

    “男子?”怡晴愕然。现在自己处理的可是杀案件,除了受害人怎么又多出了男子?

    “还有什么发现?”怡晴到底是经过风雨的人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看来这件事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这人不仅是杀男子,甚至可能是有组织的。这个就太可怕了。

    “回主子,更奇怪的是案件现场只有出去的脚印没有进去的脚印。”雨不明白一个男子是如何带着沉重的尸体而不留下进入的脚印的。

    “没有进去的脚印?”怡晴有点糊涂,似乎和本案没什么关系才对。不过因为现在没什么线索,所以能发现的都是线索,自己要按图索骥。

    “下去吧”怡晴需要整理思路,重新思量这件事

    “那属下告退。”雨一个飞已经离开,却只见怡晴一个人盯着桌上的笔墨纸砚发呆。

    现在京城人心惶惶,对老妈的统治也不是什么好事。甚至在知道自己彻查此案的时候还故意让自己发现了几具受害人的尸体。明显的挑衅呀!

    思及此怡晴的眉头紧皱了。

    是夜,怡晴一夜未眠怎么也想不出来这个案件中唯一发现的奇怪的地方,那个没有进来的脚印的线索似乎也理不出什么头绪,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怡晴想不明白。

    “想什么呢一直不睡?”怡晴虽然很安静可是那几不可闻的几声叹息让凌齐峰明白自己的晴并没有安睡。

    “在想案子。”毕竟和竹雅还没有成亲,怡晴不希望其他人看低了竹雅,所以夜里并没有去竹雅那里休息。

    “那个案子害了那么多男子自然不是简单的,怎么能为了它一夜不睡呢?”凌齐峰是一国皇子,政治觉悟是有的,也明白这件案子在民间引起了多大的震动,自己的妻主担心是正常的,可是看她如此不体还是忍不住劝慰。

    “不是不睡,是根本就睡不着。”怡晴在凌齐峰面前从来不藏着业者,因为没用。聪明的他总是能想办法知道他要知道的一切,而且怡晴也很尊重凌齐峰,她一直希望有个温暖的家,有个疼惜自己的强势的男人呵护着自己。现在穿越到了女尊的国度家有了,凌齐峰在这里也算的上强势了,得夫如此,妇复何求?

    “那有什么线索我帮你想想。”凌齐峰也干脆披上了外衣坐了起来。

    “就是在案发现场发现了一些脚印,而且只有出去的脚印没有进入的。是不是很奇怪?”怡晴据实以告。

    “怎么可能?除非那个人会飞。”凌齐峰是见过自己的影卫是如何带着自己飞的,所以脑海中有了这个想法。

    “会飞?”怡晴思索。

    “应该不会,要不然他不是连出去的脚印也没有了吗?再说一个男子是没有力气托着一具尸体还运用轻功的。”这个也是女尊的特例,在女尊国男子的力气并没有女子的大,而且尸体是极为沉重的。

    “那还能怎么办呢?”凌齐峰也暂时没了主意。

    “算了,你还是先睡会儿吧。”怡晴希望自己的家人能在自己的呵护下好好生活,不希望他们没事就担心。

    “好吧,那你也睡会吧。”凌齐峰心疼怡晴的体。

    “算了吧,眼看天也要亮了,我还要早朝呢,你就先睡吧。”

    “那,好吧。”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