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三君同眠

    回到王府时就看见已经出来迎接的小厮。本来怡晴也没怎么在意,却忽然间在人影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

    “香儿,今儿怎么让你出门来迎了?”在怡晴的印象中香儿一直只跟在凌齐峰边的,而且仗着自己主子的份很是有点傲气的样子,今个是怎么了?怡晴疑惑。

    “王,王爷。”香儿有点紧张,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看着香儿这个样子怡晴心底有了一丝笑意,必然是凌齐峰搞的鬼,难道还害怕自己落在那青楼回不来了吗?

    不过为了凌齐峰他们的好心好意,自己怎么样也要弄出点事才是正题,正所谓“礼尚往来”嘛。

    “香儿,你主子睡了吗?”

    “回王爷,主子一般安置的晚,现在还没睡呢。”香儿毕恭毕敬的回礼。

    “好了,那你前面带路去看看你家主子吧。”怡晴吩咐着,却见香儿面露难色。

    “怎么?不是说还没睡吗?”难道?怡晴心里偷笑,不过是不是正如自己所猜测的就要等去看了凌才知道。

    “是不是香儿不愿意为本王带路呀?”怡晴故意放柔了语气,有点引别人的嫌疑。

    果然闻言的香儿脸上一红,虽然他对自家主子忠心耿耿,可也不得不承认自家王爷要是温柔起来那真是羞煞了无数芳心,害的自己小心肝扑腾扑腾的乱蹦跶。

    “那奴才为王爷引路。”香儿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带路,只希望这么晚了其他两位主子已经离开了,要不然还真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说是放王爷去青楼不担心,可是现在还不是一堆男人据在一起焦急的等待着妻主的归来。

    跟着香儿走了一小会儿,突然,“晴姐姐回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挡住了怡晴的脚步。

    抬头一看,“我道是谁,原来是小月蝶呀。”整个王府之内只有小乞丐月蝶叫自己“晴姐姐”,听起来还有点“姐姐”的味道,可是这小家伙叫的顺口,自己也就这么应了。

    “什么小月蝶,月蝶已经不小了。”月蝶提出了抗议,自己怎么说也已经十六岁了,比雪哥哥也不过小了一岁。要真说起来都可以成亲了,怎么还称之“小”呢。

    “是是是,月蝶已经不小了,是大孩子了。”没办法,这小家伙不仅年纪小,就连脾气也可的紧。这让心理年龄已经达到25岁的怡晴没办法不把他当孩子来看。

    “什么大孩子,月蝶已经是大人了。”月蝶涨红了脖子在争辩。

    他讨厌大家都把他当孩子看待,在家里哥哥就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其他人更是将他卧在了怀里,整天当自己是长不大的孩子,还不让自己单独离家。

    要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独立生活的能力,怎么会离家出走沦为乞丐呢。不过吉人自有天相,让自己遇到了晴姐姐,有了安立命的地方,真好。

    “阿嚏”月蝶突然闻到什么刺鼻的味道,打了个喷嚏。

    这香味貌似是从晴姐姐上散发出来了,可是她不是才从外面回来吗?怎么会沾染上胭脂水粉气息呢?月蝶疑惑的看向怡晴。

    看着月蝶可的反应,怡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看来要加点料整个故事才精彩嘛。

    于是诡异一笑,“月蝶,你还没睡呀。那”似乎想说什么却言又止,看了看香儿。

    “香儿,你先去看看你家主子,说一会儿本王去看他,让他不要过早安置了。”

    看着香儿远去,怡晴神神秘秘的靠近月蝶,“月蝶,帮姐姐一个忙吧。”

    “阿嚏阿嚏”月蝶受不了这刺鼻的胭脂味连打了几个喷嚏。

    “什么事呀?”

    “能不能借会儿你的地方换件衣服吗?”怡晴故作好像很为难的样子,还嗅了嗅上的味道。

    “这姐姐怎么不回自己屋呢?”月蝶不解。

    废话,回了自己屋不就看不到自己要的结果了吗?

    他们既然要香儿去迎接自己,必然是担心。要是自己太光明正大不是就没意思了吗?所以自己要表现的越小心越心虚结果才会越好。呵呵,就是要看看这三个醋坛子能吃出怎样的飞醋。

    打定了主意,可是也不能这样告诉月蝶呀。略一思索,怡晴一笑,“我的屋子不是不顺路吗?”

    “这个,好像是呀。”月蝶想了想,“那好吧。”说着引着怡晴去了他的屋子。

    换衣服期间,月蝶还在屋子外面问:“姐姐这是去了哪里怎么会弄了一胭脂味?”

    “姐姐不是才从外面回来吗?怎么会?”

    ……

    对于小月蝶的疑问怡晴全部选择忽视,不能教坏小孩嘛,怡晴可是很有道德和责任感的。

    怡晴这边正在月蝶的屋子里换衣服,凌心小筑(凌齐峰住的地方)却也闹异常。

    “香儿,你怎么这么笨,会被她发现呢?”凌齐峰气急败坏的向着自己的贴小童喊。

    自己倒不是不放心怡晴,只是她那出色的容颜,超凡的气质,举手投足间所见的大家气度,大把的银子,哪个不是让男子动心的硬件条件?哪个不是男子愿意芳心暗许的硬件条件?不要说是青楼男子,自己不也是被她的一切所折服,甚至从那么年幼就定下了她吗?这样的她怎么能不让人担心?这样的她怎么能让人放心?更何况今天她跟着凤随忧那个花花小姐去的,谁知道能学什么好。

    这个不仅是自己担心,就连雪凝落和竹雅不也是经过自己一说有些担心了吗?

    “算了,香儿被发现也不是坏事,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吧。”竹雅本来就不屑于参加这样的活动。自己和怡晴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她是怎么的人自己还是清楚的,不过要说不担心貌似也不太可能,不过嘛自己还是选择相信她的。

    “是呀,我们还是赶快走的好。”雪凝落有点心虚。

    毕竟像青楼那样的地方哪个成人的女子没有去过?要是一个不好还说自己善妒,真是得不偿失。再说自己还是愿意相信心主的,就像那天她在月下对自己说的话,自己要信她。

    “你们”凌齐峰也是聪明,他就算再担心也不会让怡晴抓住把柄,一沉吟,“好,那你们先走吧。”说着对香儿道:“香儿,送雪王妃,竹公子。”

    就在他们要走的时候怡晴就到了。

    “雪雪,雅儿,你们怎么在这儿?”怡晴心里好笑但是面上不变,看来自己猜对了,这三个醋坛子算是集中在一起了。

    “心主(怡晴)”

    “晴来了?”凌齐峰听到动静也出来了。

    “恩”怡晴淡淡应着,“咦?你们三个这么晚了怎么会据在一起?”怡晴好像突然发现新大陆一样奇怪。

    “我们,我”雪凝落率先红了脸,他实在不知道这话要怎么说。

    “我们刚和凌王妃聊天来着,就要回去了。”竹雅到底是竹青调教出来的人,撒谎都不带脸红的。

    “哦,这样呀。”怡晴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

    凌齐峰趁机凑了上来,嗅了嗅衣服上的味道,当然这样轻微的动作要不是怡晴早就想到了,也不会去注意的。

    “晴好像刚从外面回来是吧?”凌齐峰开始了他的审讯,殊不知他早就掉落在了怡晴舍的陷阱里。

    “这个,是呀。”怡晴有点支支吾吾。

    “王爷刚才换了衣服?”凌齐峰一听香儿说怡晴换衣服心里的疑惑就大了起来。难不成她真在外面干了什么,所以一回家就急忙换衣服?

    “是呀,刚才在月蝶那里换的。”

    “都怪香儿这个笨蛋,让晴一回来就往我这来,让王爷连个回自己屋换衣服的时间都没有。奴家一定好好罚他。”凌齐峰用那种甜死人不偿命的声线说着这样的话,让周围的人都是一鸡皮疙瘩,怡晴也不例外。

    人说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怡晴实在受不了了,当下就出声,“凌,你可是从来不称呼自己‘奴家’的,怎么今天”

    “是吗?那晴也是从来都一回来就洗澡的,绝不会这么着急往哪里来。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晴做了什么亏心事。”凌齐峰的眼神随着话语凌厉了起来。

    “呵呵,怎么会呢?”怡晴赔笑。

    “是吗?那晴怎么会一回来看见香儿就往我这里来呢?难不成雪弟和竹雅上的水粉气能飘得那么远?”凌不依不饶。

    “这个嘛,嘿嘿。”怡晴看着凌齐峰的脸色和其他两位那样的神心里别提多开心了。谁让你们不相信我,那好呀,既然如此就让你们尝尝飞醋的滋味。

    其实和三个老公斗智斗勇还是很有意思的,有利于智力开发。

    “其实我主要还不是害怕你们担心,而且谁让我在门口看见了香儿呢,还以为是你派人专门接我的呢,所以不就急忙赶过来了。”怡晴一席话说的雪凝落,竹雅和凌齐峰脸上都是一阵白一阵红的,谁让怡晴正好说中了他们的心思呢。

    “这个怎么可能?香儿!”凌齐峰还要硬撑,怡晴却看不下去了。

    “香儿,你先下去吧。今个我要住在这里。”怡晴发话了。

    香儿看了看自家主子,无奈,只好应了一声“是”,就下去了。

    “雪雪,雅儿,你们一定也都累了吧。”

    “那奴家告退。”雪凝落和竹雅要走。

    “慢着,我有说你们要走了吗?”怡晴坏笑。

    “厄”竹雅和雪凝落没想到会使这样的局面,一时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冷场了。

    “今天我们四个就一起睡吧。”

    “啊?”这次不光是雪凝落,竹雅,就连一向胆大的凌齐峰也涨红了脸,

    “一起吧。”说着怡晴就拉着雪凝落和竹雅,揽过凌齐峰要往卧室内走去。

    “心主”

    “怡晴”

    “晴”

    连续三声阻挡了怡晴的步伐。

    “怎么了?”怡晴故作不解。

    “这怎么可以?”

    “是呀,这怎么行?”

    三个人都涨红着脸,尤其是竹雅更是堪比水煮龙虾。人家可还是处呢,没有和怡晴ooxx的。

    看着他们三个可的反应怡晴就想笑,不过不能破功,谁让他们不相信自己。

    “怎么不行?这可是我刚从阁子里学的。”怡晴故意加重了“阁子”二字,除了竹雅,凌齐峰和雪凝落的脸都是一片刷白。

    怡晴偷笑,看来还是我的雅儿无公害,天然食品呀,不太明白这个道理,倒是雪凝落他们知道的清楚,都自持份,怎么可能愿意与阁子里的男子相提并论呢?

    怒目相向,雪凝落尤其脸上挂不住。

    “晴,你就是这么想的吗?”凌齐峰声音低沉,那沙哑的声音中隐含着点点怒气。

    “我怎么想的?”怡晴也和他针锋相对。

    “你”

    “心主,你不要雪雪了吗?”雪凝落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你说我怎么不要你了?”怡晴嘴角噙笑,语气森寒。

    “雪雪保证再也不查心主去了那里,干了什么,心主,你一定不能不要雪雪呀。”雪凝落最胆小,说出了心里话。

    “你们在查我?”怡晴眼波流转,可是他们却在其中看到了寒冷。

    “我们不也是怕”凌齐峰还想辩解。

    “是,我们在等你。”竹雅说了实话,“我们害怕你从那里再带点什么人回来。”

    “你们”怡晴无话可说,“那你们看见我带什么人回来了吗?”

    “没有。”事到如今竹雅他们都无话可说。

    “你们就这么不相信我?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怡晴郁闷,自己不过也就三个老公,在外人看来一个王爷家家的才有三个老公实在是少的可以了,他们怎么还不知足,再说他们三个绝色已经把自己的眼光养的很刁了,怎么可能什么人都入得了自己的法眼?他们未免也太不自信了吧。

    看着他们颤颤巍巍的样子怡晴也觉得心疼,自己可以他们,宠他们,可是有些事还是提前打好预防针的好。

    “算了。”怡晴叹了口气,“雪雪,你先别哭了,心主不会不要你的。”

    说着转,“凌,你怎么能不信我?!”怡晴一直以为他最聪明,是不会吗干这些傻事的。

    “我”凌齐峰难以自辩,张口结舌。总不能让他说自己真的怕了,自己妄图独占她,不希望再有人来分享她,不论那人是谁。

    “雅儿,你该是最了解我的人呀。”

    “算了,我今天就是去了那里查案子,结果什么也没有查到,回来换衣服是害怕你们吃醋,急着看你们就是担心你们会误会。”怡晴还是决定说实话,毕竟是自己的花心让他们这般没有安全感,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错。

    “心主”

    “晴”

    “怡晴”

    连续三声充满了愧疚,他们知道错了,不仅错了而且还错的离谱,尤其是凌齐峰,他再也不会仗着自己那份聪明干什么了。

    “好了,为了表示惩罚,你们今天就和我一起睡吧。”说着怡晴率先上了大,凌齐峰,雪凝落和竹雅紧随其后,虽然都涨红了脸但是也依言跟了上来。

    看着他们扭捏的样子怡晴觉得好笑异常,能够拥着三个自己着的人一切入眠该是怎样的幸福。

    ------

    绝对温馨清水!!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