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案(二)

    留香居是一家青楼,是帝京乃至全国,甚至整个稀月大陆上最红最大的一家院,也是怡晴的产业。

    这样的产业有人觊觎一点也不奇怪,可是怡晴却还是自信自己用人的妥当,怎么可能出啦暗鬼,而且还和失踪的男子扯上了关系?难道他们就不害怕自己查吗?

    怡晴叫来了贾子余。

    “子余来了。”凉亭内怡晴正由竹雅陪着品茶。

    “晚生见过王爷。”贾子余施礼。

    怡晴一把拉过她,“怎么这样客气,我怎么不知道姐姐何时这样在乎虚礼了?”怡晴笑道。

    “这,呵呵,还是小心点好,小心点好。”贾子余虽然和怡晴关系不错,私底下姐妹相称,平时也没那么多忌讳,可是如今冷不防看见竹雅,自然是多留了一个心眼。

    这样就是聪明人,懂得什么时候办什么样的事。

    怡晴自然看穿了她的心思,淡淡一笑,起介绍。

    “姐姐,这位是我的夫君,名唤竹雅。”

    回对竹雅,“竹雅,这就是我和你说的贾子余,我叫姐姐的。”

    “贾掌柜。”竹雅施礼。

    “原来是妹夫呀,早说嘛。”贾子余一听介绍也就放心了心,大大咧咧的打起了招呼。

    竹雅脸上一红,但是也不说什么。他们虽然没有拜堂成亲,红烛喜帐,洞房花烛,但是她已经是自己认定的妻主。即使她已经拥有了他人,自己仍然毫不后悔。

    寒暄完了,怡晴进入了正题。

    “子余,我交代你查的事怎么样了?”

    “我查事你还不放心?”贾子余仍旧是痞痞的样子,吊儿郎当,真怀疑她表弟到底是看上她什么了,这样的人也能托付终

    “那还不快说。”怡晴扫了她一眼。

    “好好好,说。”贾子余开始正色。

    “我查了,没听说有哪家院人数猛增,更没有你说的那些年轻男子。”的确,怡晴没有隐瞒贾子余有关她表弟的事,毕竟这件事她是有知权的。而且她现在掌握着怡晴的许多生意,怡晴要仰仗她的地方还是很多的。

    “那留香居是怎么回事?”

    “什么留香居?”贾子余惊讶。

    “就是……”于是怡晴把昨晚上的事说了一遍,还没有忘记加上风后来的汇报。

    “你的意思是咱们院有内鬼了?”贾子余也谨慎了起来。

    “不知道,不过总要去查查才行。”怡晴说的是实话。

    “那你想怎样?”

    “我想这样这样这样。”怡晴也不怕竹雅知道,当即就说出了要假扮客人的计划。

    “这样呀。”贾子余特意看了看竹雅,见他没什么反应,于是也就应了。其实即使她不答应怡晴也照样会去干,除了她家几个夫君还真是不知道谁能治的了她。

    送走了贾子余,留客居的后堂内就只剩下怡晴和竹雅了。

    “雅儿”怡晴要去的毕竟是院还是有点担心竹雅不高兴。

    竹雅也疼惜的将她搂在怀里。

    “雅儿,我去那种地方,你,你真的不生气吗?”怡晴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在别人面前再怎样嚣张的她,在竹雅,凌齐峰,雪凝落面前就会变得不像自己。会软弱,会担心,会生气,会害怕,会开心。

    “怡晴,我说过你就能选择了信你,再说这是为了查案,倒是委屈了你呢。”竹雅与怡晴对视,那眼中满是信任的光芒,让怡晴心安。

    “不过倒是凌王妃和雪王妃那里需要你去说了。”竹雅可没有忘记怡晴家里还有两位兄弟呢。

    “哦?你担心他们?”怡晴当然明白竹雅的意思。雪凝落也就算了,可是凌齐峰那个醋坛子还真是不知道能说出点什么呢。

    “难道你不担心?”竹雅也不正面回答。

    “不担心。”怡晴相信聪明如凌齐峰,贤惠如雪凝落,是没有阻止自己的理由的。

    “那就好。”竹雅算是帮怡晴松了口气。

    都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怡晴眼下就担心雪凝落和凌齐峰要怎样接受竹雅,竹雅会不会受欺负。

    折腾了一夜也没抓到人,反倒是风受了很重的伤。早晨去看过风,留了一部分人照顾,就带着竹雅离开了。

    回到家里就见凌齐峰和雪凝落早早的居然在院子里品茗下棋。

    “我回来了。”怡晴兴奋的跑到了他们两面前。

    “心主”雪凝落想要起却被凌齐峰抓了个正着,以眼神示意让他坐下。没想到雪凝落居然还乖乖的坐下了,怡晴火大。我的男人什么时候被你凌齐峰收拾服服帖帖,都不把小爷我放在眼里了。

    “回来了。”凌齐峰连头也没抬,接着就转向雪凝落:“雪弟,你这步确定要这样走?”

    “是,是。”雪凝落可能是第一次干着违背妻主的事,胆子不免小了些,有些怯怯的样子。

    “雪弟这招真妙,都说‘金角银边草腹’,雪弟反其道而行之却也有不同的威力。”凌齐峰继续她悠哉游哉的下棋。可是怡晴难道是吃素的。

    “雅儿”怡晴顺势就要靠在他上。竹雅却闪躲开来,很明显这些男人在给自己下马威,自己要是在和怡晴黏在一起恐怕以后的子有的受了。竹雅虽然不在深宫当中,但是有了竹青这样的师傅,心思又怎么会比他人差呢。

    可惜竹雅没逃过去就被怡晴一个猛抓揽在了怀里,“雅儿”继续甜腻腻的要依偎上去。

    竹雅这次眼看是躲不了了,只好认命的将肩膀伸了过来,不过还是小心翼翼的看着凌齐峰他们。

    “雅儿,昨天晚上你可真吓死我了,要是有个好歹,我怎么能光顾自己呢,你说是不是?”怡晴故意言辞含糊,语气暧昧。

    虽然说说的是昨夜的事,可是听到雪凝落和凌齐峰耳朵里却怎么样也不对味儿。好像他们昨晚干了什么什么似的。

    凌齐峰和雪凝落自然心里不好受,不过竹雅他们毕竟是早有了解,甚至可以说是怡晴第一个上的男人,所以他们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去质问,去阻止。再说他们也清楚怡晴的,从来都不奢望着能成为唯一,只要有一个小小的角落给他们就好。

    见两人还没有反应,怡晴继续演戏,双臂吊着竹雅的脖子,和他脖颈交缠,“雅儿,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大婚好呢?”

    “相信妈和爸一定会同意的,我还要害怕爹不肯呢?”怡晴缠着竹雅用那腻死人不偿命的语调挑逗着众人脆弱的神经。若是有其他人看见叱诧凤月的堂堂九王爷居然会坐在男人的怀里撒,肯定是要掉大牙的,不是笑得,是吓的。

    终于还是雪凝落忍不住了,一声“心主”,已然贴了上来。

    雪凝落倒戈,凌齐峰也就没有演下去的必要了,生冷的一声:“你还知道回来。”

    “凌”怡晴赶忙讨好的叫了一声。虽然目前还没有惹过他生气,但是凭怡晴多年的社会经验知道这个凌是个不生气则已,一生气可是很可怕的主。

    “你昨天都干什么去了?”凌齐峰当即发问。怡晴还以为是刚才的话刺激到了她,忙要解释,却没想到凌齐峰生气的根本不是这个。

    “你查案我不管,可是昨晚那么危险的事你怎么能去呢?而且还拉着竹雅去,万一有个什么看你怎么和爹交代。”原来风昨夜重伤,有些药材只有王府里有,于是雷回来了一趟,偏好不好的碰上了凌齐峰,这才泄露了查案的事

    为此,凌齐峰和雪凝落担心了一晚上,都没怎么睡,所以才生气。要不怎么会如此待她呢?

    “对不起,我错了。凌,你就饶了我这回吧。”怡晴立刻开始承认错误,怎么说这回都是自己错了,让夫君担心就是自己的不对。怡晴可是奉行了“夫君都对”的信条,当然那也只是部分况,比如现在。

    “还知道错了。”

    “知道了知道了。”怡晴一边道歉一边作揖,那滑稽的样子把雪凝落和竹雅都有逗笑了。

    “你看心主”雪凝落抿着嘴偷笑。

    “也就是凌了,别人还真治不了她。”竹雅也随声附和。

    “你们”听了他们的话怡晴气不打一处来。昨天要不是为了让竹雅高兴自己是怎样也不会让他去假扮的,事到临头居然笑着看别人整治自己,真是没义气,怡晴狠狠的瞪了竹雅一眼,可是竹雅就好像没见一样,继续和雪凝落聊天谈笑。

    “这不仅是我担心,爸妈(凌齐峰已经随怡晴叫爸妈了)也担心的很。”

    “爸妈知道了?”怡晴自认昨天还是很隐蔽的,应该没什么人知道才对呀。

    “你以为妈的暗卫是摆设吗?”其实姚筱君对于年轻男子失踪的事也有风闻,所以派了暗卫去查,刚好碰到了怡晴的暗卫,这才知道了此事。

    “那我还是去爸妈那里看看吧。”怡晴知道现在惹谁都不能惹那个便宜老爹,他要是知道自己带着他的宝贝徒弟涉险还不知道要怎么心疼呢。

    他一心疼老妈就心疼,老妈一心疼自己就要遭殃,真是的,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那,老妈也不例外。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