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案(一)

    月光淡淡的撒向人间,照亮了一片土地。

    月影下一对美丽的影相互依偎,细细声音的好像人间的亲昵。

    “雅儿,你确定这样可以吗?”怡晴无不担心。

    “我没事,再说要真有什么事我不是还有武功吗?”竹雅力图安慰着这个有些担心过分的女人。

    “什么武功,到时候要是遇到危险还不是个。”怡晴担心竹雅到连脏话都脱口而出。

    “再说就你这长相大晚上的出来,没事也能变有事了。”怡晴可没有忘记那次晚上竹雅遇到调戏的事,至今还想要抓住凶手好好惩治一番呢。

    正在吃烤鸡的红娘忽然一阵恶寒,貌似自己被那个妖精记恨上了。

    “你说什么呢。”见怡晴色迷迷的望向自己,竹雅的脸上不仅一嗔道。

    “我说什么?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还有你看你穿的这样露,真是的。来,再把衣领往上拉拉,再把袖子往下拽拽,再把……”早说过怡晴的占有非常人可及,现在竹雅算是彻底领教了。

    其实自己只不过穿了一平常人的衣服,最多就是衣料粗糙了一些,可也绝对的该盖住的地方统统都盖住了,她怎么就这样穷紧张呢。

    “雅儿,你真的确定要自己当引子引出男子失踪的谜底?”怡晴不甘心的问,说实话自己才和自家宝贝和好了,还没来得及禀明老妈和便宜老爹,要是这样出了什么事,自己怎么承担得起?

    “一定,确定以及肯定。”竹雅不仅翻了个白眼给怡晴,自己怎么从前都没有发现她竟是这般啰嗦之人。

    虽然嫌怡晴聒噪,可是细想之下也知道是为了自己,她在担心自己的安全,这样想着一股暖流涌入心房,暖暖的好不舒服,滋润着某些干涸的角落。

    “这样呀,那,那好吧。”怡晴恋恋不舍的看了竹雅一眼才舍得放他出去。

    竹雅一出去怡晴就在暗处紧随其后,可是即使这样怡晴还是担心竹雅的安全,因为一般小说里人口失踪就两个解释,一来就是官府在抓劳力,为了军用工厂什么的。可是现在失踪的都是未婚的年轻男子,这个可能就不成立了。第二条嘛,就是有人在大肆掳劫美男,这个可能还是很大的。

    至于掳劫美男为哪般,总之不会是好事。所以怡晴的心还是高悬着,生怕一个闪失把自己的亲亲夫君给葬送了。

    大概是月亮也了解了怡晴的心事,特意把街道照的很明亮,好似特意保护竹雅的安全。

    竹雅一个人步履轻盈的走在人迹稀少的大街上等待着神秘人的降临,怡晴和暗卫们紧随其后保护着竹雅的安全。

    就在大家的神经都高度紧张的时候,突然在一个拐弯得叉角,浓雾飘散,竹雅消失了。

    “是迷香。”风在一旁点好了解药。怡晴能看清楚了,隐约间不远处一个影子正在晃动。

    ”追!”怡晴心急如焚,风随影动,真是神速异常。

    早知道凤随心的轻功已经登峰造极,却没想到运用起来有这样大的威力。没几下怡晴已经能看清楚来人的黑衣在风中飘摇了。

    怡晴屏住呼吸,慢慢的接近着黑衣人。其实他的轻功并不低,只是肩上扛着竹雅,减缓了速度。

    “放人!”怡晴软剑在手,腾空而起,剑影斑驳,两人斗在一处,只见剑花飞舞,风声呼呼,高手和高手的较量。怡晴渐渐近那人,那人还是不肯放下竹雅,甚至那竹雅当起了挡箭牌,让怡晴畏首畏尾,无法施展功夫,而那黑衣人也占不了什么便宜,于是两人就是缠斗。

    “小心后面。”怡晴看到后面的风喊了一声,黑衣人一个愣怔,怡晴趁其不备,一刺之下居然划破了黑衣人的面具。

    “哪里走!”风也已经赶到近前,连连向黑衣人发起了进攻。

    黑衣人躲闪不及,就听“呲”的一声黑衣人胳膊被划出了一道血口。

    眼见寡不敌众,黑衣人虚晃一招匆匆逃走。

    “追!”怡晴手臂一挥,暗卫们又跟了上去。

    怡晴这才得空去照看晕倒在地上的竹雅。

    刚来到近前,竹雅“嚯”的站了起来。

    “雅儿,你”

    “别我呀你的了,怎么还不赶快追呢?”竹雅焦急的冲着怡晴喊。

    “雅儿,你的体”

    “我没事,你赶快去追呀。”

    怡晴这才想起来貌似竹雅根本就是名医,什么样的毒到了他那里根本就不在话下,他又怎么可能晕倒呢?看来刚才他是装的,自己也是关心则乱呀。

    “没事,我已经派暗卫们去了,再说那家伙受了伤,抓住他应该不难。”怡晴自信满满的说,竹雅听了脸色才有所缓和。

    “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自己,刚才那样子吓死我了。”怡晴现在才心有余悸,那人居然坏心的拿雅儿当挡箭牌,要是一个不好那自己可怎么办呀?想想就后怕。

    “我没什么,只是一点迷香还难不倒我。”竹雅安慰的温婉一笑。

    “是呀,幸好你装晕了。”怡晴喟然长叹。

    竹雅正是看自己打不过他,又恐怕他一掌劈晕了自己,所以干脆装晕以备突然袭击。

    “那咱们回留客居听信吧。”怡晴抚着竹雅。

    “别这样,我没那么弱。”竹雅反过来搂住怡晴,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背。

    竹雅怎么会不知道怡晴的心思,刚才让她担心了自己也不好受,都说感同受,自己自从上怡晴,恋上怡晴,就真实的知道了各中滋味。

    在谷底是担心她的伤,看她不喝药挣扎的样子心里好难受;在她照顾凌齐峰的时候,那形销骨立的样子让自己的心跟针扎似的疼;想来她也一定和自己一样,舍不得让自己受一点伤害,否则也要痛彻心扉了。

    一会儿,风带着暗卫们回来复命。

    “抓到了?”竹雅激动的看着他们。

    “这”风为难。

    “到底怎么回事?”怡晴的心也揪了起来,她也是很希望能抓住那个人快点查清楚案件,给大家都有一个交代,也免得再有年轻男子受害。

    “属下无能,请王爷责罚。”风说完,“呼啦”跪了一大片人,低着头一副任君处置的样子。

    怡晴明白这次的行动算是失败了。

    责罚是必要的,可是不是现在,能够瞒天过海的掳劫那么多名男子一定有着非凡的本事,如果为此惩治了自己的暗卫,不仅让自己实力受损,而且也会动摇军心。怡晴可从来不做这样赔本的买卖。

    略一思索,怡晴开口:“这次就算了吧,回去受伤的好好养伤,剩下的也就去休息吧。”顿了一下,“不过记住了。”怡晴的声音和脸色开始变得霾,“没有下次。”怡晴浑上下散发出来的天皇贵胄的气息让众人忍不住抖了一下。

    怡晴满意的看着眼前众人的反应,只有这样恩威并施他们才能真正忠心,为自己办事。

    看着众人离开怡晴淡淡的松了一口气,有点歉疚的看向竹雅。竹雅回以一记温暖的眼神,那里面写明”那不是你的错”,让怡晴的心肺都觉的熨帖。

    “王爷”突然微弱的一声打断了怡晴和竹雅的眉目传

    “风,你怎么还没走?”怡晴这才发现了风的存在。

    “王爷,风还有事禀告。”风强忍着体的不适。

    “说。”

    “属下追黑衣人追到一座青楼,之后进去人就不见了,属下……”

    “你怀疑那青楼和黑衣人有关?”怡晴替他说完了他要说的话。

    “是。”

    “那青楼叫什么?”

    “留香居。”

    留香居可是怡晴自己的产业,难道还真被他人控制了不成?慢慢的,怡晴心里有了计较。

    “风,你可以告退了。”

    “是。”

    没走几步风突然倒地。

    “风,你怎么了?”怡晴惊呼,一个箭步跟上扶起了险些倒在地上的风,这才发现他的脸色是那样煞白,必定是受了重伤。

    怡晴心里恼恨自己的粗心,跟他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怎么就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呢。

    风,你可千万不能有事。怡晴在心里疾呼。

    突然间怡晴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离不开风,多么恐惧他的离开。

    看着风缓缓倒下为什么心会这样灼痛呢?有那么一丝丝的慌乱,难道有什么不一样了?

    似乎有什么真的不一样了,是因为他的相依相伴,还是那次的南柯一梦,亦或者是什么。不知道,怡晴不清楚。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