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冤假错案

    安排好了小乞丐和贾余的生活,怡晴真是让他们安心住着,派人来看了贾余的病,好在不严重,调理一下就好,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的接触怡晴越来越觉得捡了个宝。

    原来贾余原名贾子余,先前是商户出,(前文解释过生意人在稀月大陆上份不低)自己更是读了几年圣贤书,管理经营都自有一体再好些应该就可以胜任怡借风随心的产业开的整顿的一些店面了。当然前提是要把冤假错案查清楚。

    “咚咚咚”伴随着这样伸冤的声音堂下已经跪了一个书生模样的女子。

    没错,声音的发出者正是怡晴。

    县令匆匆忙忙的来到了大堂之上。

    “堂下何人?”

    “京城人士贾子余。”

    “所为何来?”

    “为自己伸冤,为表弟伸冤。”

    “呈上状纸。”

    “大人请过目。”

    时间流逝,突然听县令一声大喝:“大胆刁民!”

    “来人,把她给本县抓起来!”

    一时间群众面面相觑,议论纷纷。

    “来人,把堂下之人给本官抓起来!”一声厉喝那女子已经被衙役围上。

    “大人冤枉呀!”堂下的女子开始喊冤。

    “抓起来!”县太爷再次发号施令。

    “慢着!”一声厉喝掷地有声,一正气让人畏惧。

    “大人,晚生早就知道大人要抓晚生,但是晚生此时还能站在这里,还敢站在这里,不就是因为晚生有冤屈吗?还希望大人明察,还晚生一个公道。”凛然正气让大家的心有了些许的偏移。

    “怎么会这样,看她长的也人模人样的。”群众甲。

    “是呀,真不知道犯了什么罪直接让县太爷抓起来了。”群众乙。

    “我看是冤假错案吧。”群众丙。

    “是呀,你看那人多正直。”群众丁。

    ……。

    就在人面议论纷纷的时候,突然围观的群众里某人忽然叹了一声,“可惜了。”

    的确,是可惜了。堂下的女子如果不是过分的瘦弱还算的上仪表堂堂,那份清新的书生气干干净净,任谁也无法把她与杀人犯联系在一起。

    怡晴有点好笑的看着眼前的闹剧,这个贾子余不愧是人才,这样的况居然可以任由自如,如果此事真的如她所说,那么自己的生意交给她还是放心的。

    可能是听了群众的话县令也自觉脸上无光,恼羞成怒,正要再次出声,却被怡晴拦了下来。

    “大人息怒。”今天的怡晴特意换了一书生装扮,白色衣衫包裹着姣好的线条,发丝轻绾成髻,手执羽扇,一派的儒雅淡定,活脱脱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

    “晚生林怡晴拜见大人。”怡晴工工整整施了礼,那做派感染了堂下众人,都被震慑在怡晴出色的容颜和脱俗的气质中了。

    “你是什么人?”县令的眼光一瞬间犀利。

    “晚生林怡晴。”怡晴真是郁闷,自己都说了自己叫林怡晴她怎么还问,看来科举制度招上来的人真是不中用,改明还是帮老妈想想办法改改革吧。

    “你”县令还想说什么但是碍于众人在场也就将话吞了下去。

    怡晴自然明白她真实要问的是什么,不过自己的份岂是她可以随便知道的?再说要是告诉了她今天的戏要怎么唱得下去?

    “你有何事?”县令摸不清楚怡晴的底细自然也不敢怠慢。

    “晚生早就听说吴大人为官清廉,执法严明,简直是一等一的好官。”千穿万穿马不穿,怡晴先给她戴了顶高帽子。

    “恩。”显然那县令很受用。

    “所以今晚生特来听取大人的审案,想从中获得有意义的东西。”

    “那你学到了什么?”县令对怡晴的态度相当有好感,竟然开口询问。

    “这”怡晴故作为难。

    “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县令一脸的得意,好像很自信怡晴不会说出什么不妥当的话。

    “其实晚生是真的来学习的,可是才刚到就听见吴大人抓人,虽然素来知道吴大人不抓好人,但是晚生也实在好奇大人抓这个人的原因,想来在场的各位也和在下一样好奇吧?”怡晴故意对大家说话,放大了声音。

    “是呀是呀。”此起彼伏的好奇声淹没了大堂,县令脸上有点挂不住,无奈之下只好说了实话。

    “看林生也是仪表堂堂,想来应该懂得人之大伦,上下尊卑吧。”

    “这个自然。”

    “而这个大胆刁民居然敢口出狂言,妄图诬赖太守大人!你说此人该不该抓?”说到最后语气严厉了不少,典型的封建社会的卫道士。

    怡晴虽然心里不以为然,告太守本来就是自己的主意,本来还害怕贾子余不同意,没想到贾子余也是个有意思的,不仅同意而且还狂赞怡晴的计谋好。真是古代社会的怪胎,不过也就是这样怡晴才愿意把生意交给她的原因。

    “哦,此人居然敢诬赖太守大人!”怡晴故意装出吃惊的样子。

    “正是。”县令说着还用“我就是对嘛”的样子看着怡晴,好似从她那里得到了多大的鼓励。真是个笨蛋,怡晴心里暗骂,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呢。

    “可是大人没凭没据,因何说此生是诬赖太守大人,这样说不仅不能服众反而有官官相护之嫌,不如请大人说出来让大家知道,也好洗清大人的嫌疑呀。”怡晴一席话说的入入理,大家也是兴趣浓厚的样子,县令却被怡晴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无言以对。

    “这”县令为难了,可是不说岂不是真的验证了怡晴所说的“官官相护”的话,虽然知道是怡晴下的子,可是也无可奈何,谁让她喜欢听好话让人捡了漏子呢。所以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说了实话。

    不过她要说的话一怡晴都已经了解,个中缘由也是清楚明白,现在只要把贾子余表弟的尸体再找仵作验证一下就应该可以明确死因,至于是被谋杀还是意外应该很快有一个定论。只是若是谋杀却还要费一番波折呢。

    “那大人可有请仵作前来验证?”

    “自然验证了,难道太守还会冤枉好人不成?!”县令是当官的架势明显,怡晴从来听说过“官威”现在算是见识了,可是为什么放在这个县令上怡晴不仅不感觉恐惧反而觉得好玩呢。

    看来自己体内的邪恶分子又在蠢蠢动了。

    “这个嘛,那请问大人,您相信太守会冤枉好人吗?”怡晴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给了个反问。

    “这个自然。”县令答得极快,生怕慢了连累自己似的。看着这样贪财怕事的县令怡晴决定好好整整她。

    于是接着说:“既然大人也相信太守大人,那么相信再请仵作来验证大人是不会反对了。”怡晴这回算是下了个死

    明明是你说相信太守大人的,那么在请仵作你要是不让自然是不行;可是若让,那么太守冤枉贾子余的事就会暴露出来。这下那个县令算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难道大人还不信太守大人?”怡晴唯恐天下不乱的补充了这么一句。

    “大胆!”县令算是被怡晴急了,可是碍于那么多人在场也不能把怡晴怎么样。

    其实怡晴早就打听好了,此县令吴大人没什么太大的本事,可以说是中庸之人,母亲任用她也就是看上了这一点,不担心她敢随便草菅人命,和京城的大人们勾结,出现太大的冤假错案。而且此人还极好面子,光看她那么受用怡晴的夸奖就可见一斑。

    “这是怎么回事呀?”群众甲。

    “那这个人到底有没有罪呀?”群众乙。

    “谁知道呢,不过这个林生倒是把县太爷问住了。”群众丙幸灾乐祸。

    ……

    面对越来越多的疑问,县令也没有了法子。

    “大人你要给小民做主呀。”哭喊声渐近,一对四十岁左右的夫妇跑上了公堂。来人正是袁氏夫妻,贾子余的舅舅和舅妈。

    “你们放心,本官定为你们做主!来人,传仵作!”

    一会儿就见一个丰神俊朗,眉眼清秀,材颀长的女子站在了众人面前。

    “唔”众人都在感叹是不是今天交了什么好运,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见到两位神仙一样的人。

    “竹雅见过大人。”竹雅施礼。

    别奇怪,那仵作正是怡晴安排的男扮女装的竹雅。

    县令摆了摆手,“免了,去验证一下袁氏(贾子余的表弟姓袁)的尸体吧。”

    竹雅依言检查起来尸体,不要看竹雅是个医生,可是要说医术一般的仵作都无法和他相提并论。

    其实竹雅早在怡晴和县令唇枪舌战的时候就检查过此人的尸体,此人肺有积水,指甲里有泥沙,上没有明显的伤痕,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很明显是不甚落水的样子,指甲里的淤泥也是落水挣扎的证明。

    看来此间是一桩没什么可看的案件,竹雅的一颗心早就被堂上那巧舌如簧的女子吸引了过去。

    她还是那样的意气风发,还是那样的耀眼夺目,不论何时她都是那样的吸引眼球,不论何时她都是那样的俊朗飘逸,她在自己心中就近乎于神一样的存在,那样美好那样完美。而这样的人居然喜欢着自己,自己不应该欣喜吗?

    想着竹雅摸出了前些子怡晴送来的玉簪,有些思想在柔下软化……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