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齐峰猎艳

    潺潺流水追逐着冉冉落下的花瓣,几声鸟鸣清脆悦耳。一潭清澈见底的湖水旁大大小小的花盛开着,争奇斗艳,闹非凡。一阵风吹过打落了鲜花上树叶上灵动的露珠,香鼎中白烟飘散该是怎样的朦胧?

    一对男女对坐在石桌的两旁,品尝着自己手中茶碗中的茶,一派安然自得,画面美好的无与伦比。

    终于,男子开口了:“九王爷”

    “齐王子”怡晴不想装傻,因为没用。

    刚下了朝怡晴就被两位新逻国的使臣请到了这里,为了请动自己不论是上好的千里良驹还是豪华的马车,抑或是糕点茶品都一用俱全,让怡晴没有推辞的理由。

    早已经料到了他们的邀请,却没想到见到的居然是一个年轻的贵公子,看穿着打扮,看气度竹雅韵,再联系老妈给的资料,面前座的人正是新逻国二王子凌齐峰无疑。

    “你真的叫凤随心?”凌齐峰的眼中精光一闪,难以捉摸。

    “母皇所赐,从未改变。”怡晴淡淡的答话,可是凌齐峰给自己的直觉太不好了。没有原因就是不太好,似乎在他上会有什么故事发生,而且与自己息息相关。

    “哦?凤随心,年方十八,一年前娶御史大夫雪桦大人独子雪凝落为正妃,受尽宠。夫妻感甚笃,立誓不再纳妾”凌齐峰同样用极其淡然的口吻叙述了怡晴的婚姻状况,声音没有一丝波澜。

    怡晴不仅抬头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她一直以为女尊国的男人都应该是那种温婉娴熟,妆容精致,低声细语的样子,即使在皇室有些小聪明,但也不过是比小门小户的男子多一份见识罢了,就算真正优秀也不会随意显摆,更何况这个自己以为只是个被父母宠坏了的任小男生呢。却不想这个凌齐峰竟然如此不同!看来是自己轻敌了。

    怡晴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眼底欣赏之意尽显。怡晴在现代的份和成绩造就了她对人才的珍惜,这个凌齐峰正是那种让怡晴血液沸腾的敌手,有趣!

    “没想到齐王子竟然将本王的家事了解的这样清楚。”怡晴故作调皮的挑了挑眉毛,笑意不变。

    “王爷过奖,相信王爷也早将本王子的况调查的一清二楚了,如果齐峰还不坦诚不也显得扭捏了。”凌齐峰现在的样子那里像一个女尊国的男子,要怡晴说简直是一只社会狐狸:太狡猾了。

    “王子这样说到显得随心小气了,呵呵。”两句话让怡晴对这个男子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和欣赏,如果在21世纪说什么也得把他挖到公司去,人事部经理最适合他。

    “既然王爷都这样说了,那齐峰要还纠缠不是没什么意思?”凌齐峰笑得狡黠,“不过齐峰实在是有些问题困惑不解,不知随心可否为齐峰解疑呢?”“随心”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相当的自然,丝毫没有一点闺阁男子的矜持。怡晴更是对他刮目相看。人才就应该是这样不拘一格的。

    “齐王子请讲。”怡晴还是刻意保持了距离,称他“齐王子”。

    “随心可还记得那天大之上你对上的诗句?”

    “记得。”

    “哦,那就不瞒随心,那正是齐峰自己选妻的题目。齐峰曾经立誓和一个女子有约定以此为凭证,男婚女嫁。可是现如今齐峰已经等了她整整十七年却还为见她人。那些诗词都是她自己做的,却没想到被随心一字不差的答了上来,不知随心”凌齐峰现在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精明,俨然一个思妻切的夫郎。那悲切的神色让怡晴心疼,不为别的就为了他那份痴

    “那她有没有说什么,比如姓名家乡什么的,有线索才好找么。”怡晴心知凌齐峰口中的女子和自己一样是“未来人”,如果可以找到,一来成全他们,成就佳话;二来可以让自己摆脱困境;三来他乡遇故知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竟也心了起来。只可惜却忘记了凌齐峰是只狐狸的事

    于是凌齐峰报出了让怡晴神色突变的信息:“林怡晴,二十五岁,中国人。”

    怡晴的表只是凝固了一瞬间,可是凌齐峰却没有放过,端起了茶杯装作没有看见,轻轻一笑:“茶没了。”起要去倒茶,“我来吧。”怡晴为掩饰自己的失态也起了。

    就在茶香四溢的时候,凌齐峰淡淡一笑:“林怡晴”

    “什么事?”怡晴回给了个很职业化的表,正好对上凌齐峰似笑非笑的眼睛,一愣之下调整心态。

    只可惜凌齐峰可不是竹雅,忠厚老实的,只见他站起从后面贴住怡晴,“我找的就是你。”气在耳边环绕,声线魅惑撩人,“我找你好久了。”媚态尽显,让怡晴的心状如擂鼓,失了镇定。

    有些事既然很明显那么解释就等于掩饰,怡晴也是聪明人,不再否认。

    怡晴自知理亏,而且她的确很欣赏凌齐峰,只可惜欣赏不代表,怡晴的挑剔哪有那么容易打破。所以凌齐峰又开始了计划二:增加相处时间,增进彼此了解,加速感升温。

    于是大街上,湖畔边,游船上,茶馆酒楼书斋都开始频繁的出现怡晴和凌齐峰相伴的影,为了避嫌怡晴都叫上了竹雅。

    一天, 三人正在大街上闲逛,却看见一个小厮跑进了一家药铺,本来也不稀罕,只可惜那个男孩子的形怡晴却觉得相当眼熟,注意到怡晴的不对,雪凝落在耳边及时提醒,“那应该易大人家的下人”果然那孩子上正印有一个大大的“易”字。

    说起来这还是老妈的功劳。老妈初登帝位就害怕有官员仗势欺人,于是以“统一着装,整装整容,扬我凤月风姿”为名义率先在宫里开展了这个运动,每个宫每个主子自己的奴才都有自己特有的衣服,于楠为榜样,很好的利用了男人们的嫉妒心理和攀比心理,之后官员们也争先效仿。起初也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可是之后母亲用她雷厉风行的手段处理了一些事之后大家才意识到这样穿衣的问题,可是等他们想换的时候母亲已经坐稳了皇位,谁敢那?于是这个制度就沿用下来了。

    跟着小童进了药铺,就听小童问,“可有冬虫夏草?”

    “有,小哥你算是来对了,不是我夸口,就冬虫夏草这样的好东西全凤月也就咱们这里有。”声音虽然压得低,但是那神极其骄傲仿佛在宣告。

    却唬的怡晴,雪凝落,凌齐峰三人据是一惊,冬虫夏草的名贵众人皆知,能花得起钱买的必然是易心(掌管户部)无疑了,看来她家有很重要的人病了,更重要的是冬虫夏草的产地在新逻,农历四五月份采收最好,而又要运到凤月来,时间应该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可问题是新逻和凤月根本就不通商,上次怡晴还专门在大上提出这个问题来为难新逻使臣呢。

    那如今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在勾结新逻国的高层人员倒卖冬虫夏草获取暴利。至于易心嘛,怡晴可不认为这个小童是运气好找到了这里,看来凤月内部的人跟易心也有关系,但是不是主要人物就需要深入调查了。

    没有了心思的三人早早散了,躺在院子里的怡晴心里实在无法平静,纵然她再优秀她也只是一个出色的商人,而不是政治家,而眼前的况太不简单了。一来牵涉两国,二来两方的份一定都不低,三来要这么多的钱为了什么,应该不是单纯享乐这么简单。

    再加上今天雷说的况让自己更难消化:凤随心竟然一直有谋反之心,而冬虫夏草的生意她也参与其中,且算是大老板了。

    明显现在的况比自己想的要复杂的多,这个凤随心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事呀?!怡晴头疼。

    几天之后,凤随心迎娶新逻国二王子凌齐峰。有人猜测是碍于新逻国内部的压力;有人认为此人贪图荣华,更有人认为此人好色,原因就是凌齐峰的确是人间绝色呀。

    就在众人的猜测中花轿被迎进了九王府,只可惜还没等入洞房就又出了件天大的事:凤随心同敌叛国,打入天牢。

    一时间议论纷纷。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