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堂智斗

    朝堂之上对于两国的联姻,众官员们似乎比怡晴本人还心,怡晴冷笑着看尽百官的丑态,她们可能都是害怕了新逻国那强悍的铁骑,不过如果一个国家的攻防实力差到需要联姻来保护,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个国家的统治有着很大的漏洞,甚至有亡国的危险。再联想起自己对于凤随心和凤玉蝉的猜测,看来事严重了。

    “九王爷以为如何?”姚筱君点到了怡晴,毕竟是她的婚事,她不开口要让新逻国的使臣怎么想?

    “臣以为此时甚为不妥。”怡晴没有丝毫回旋的扔出了重磅炸弹,不理会各色眼光,怡晴侃侃而谈:“臣以为不妥有以下几点原因:一来臣乃是一介粗人,能对答上使者的题目完全是因为这些题目臣曾经听过,相信皇上也有印象。”这是实话,怡晴的唐诗三百首全都是姚筱君手把手教的,她怎么可能没听过?而且有皇上作证即使是假的大家也要指鹿为马,说皇上圣明。这就是权利,这就是高高在上,这就是封建社会。

    “听闻贵国二王子常年在宫里养病,随心唯恐照顾不周,怠慢了贵国王子。”是你们对外宣称那个凌齐峰常年生病的,自己拿这话堵她们的嘴相信她们也无话可说。

    两个使臣对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上前答话:“我国二王子也是因为现在子骨将养的不错了,才提出联姻的;而且九王爷文武兼备,是个文武全才,就算真是崇武相信也是粗中有细之人。”不愧是使臣,大家都是用嘴皮子吃饭的人,而且她们很聪明,在来之前就把凤随心调查了个清楚,知道她崇武。

    “这个我也知道,只是二王子常年蝉联病榻,相信就算调理得当也需要御医跟在边,名贵药材更是不可缺少。倒不是凤月小气,只是贵国的许多东西是不对外流通的,任我们凤月才怎样也很难得到只有贵国才有的珍惜药材,可是嫁过来贵国王子就是我凤月的人了,又怎能劳烦贵国送来珍贵药材呢?”说到新逻不对外通商怡晴就有气,自己的国家明明苦寒却只相信武力而不试着通商来增加人民收入,这个该死的皇帝。

    不得不说怡晴是个天生的商人,她无论何时考虑的总是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如何争取到最大的剩余价值才是她需要的。资本家永远不是慈善家,关于这点怡晴比谁都清楚。要是这次能通过联姻打开新逻的市场,相信对凤月一定是好处多多。至于怡晴赌什么,自然是新逻国君对自己这个儿子的疼。一个任由其常年四处游走寻找根本不存在的人而不加以斥责的君主,你说她宠这个孩子究竟到了什么地步。二十三岁待自闺中的王子还真的,不可思议呢。人家都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难道这个王子的行会这么不好吗?所以所有的一切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她极其宠这个儿子,甚至到了溺的程度。

    “这”怡晴的一席话的确敲到了新逻使臣的痛楚,关于对外通商的问题也是新逻国内部存在很大争议的一个问题,国主也是迟迟下不了决定呀。

    看赢了一局,怡晴也不多加纠缠,开始列举第二条原因,“其二在下的王妃尚在,恐怕也会辱没了贵国王子呀。再说我与凝儿虽然相处时间不过短短一年,又因为我子冷淡以致冷落了凝儿,前一阵子我才幡然醒悟,趁着佳偶尚在自然要好好珍惜,本王已经发誓除了他谁都不可以再成为本王的正妃……。”怡晴说起自己对雪凝落简直就是声泪俱下,人鬼动容。

    这些年的商场经验让怡晴练就了一变脸的功夫,这样的示弱如果实在现代社会不一定有用,但是在这个还是主要以儒家思想统领,讲究“人治”(就是重视人的特殊化,重视人可能的道德发展,重视人的同心)的社会,再有居高位的雪桦袒护,相信没有人可以明目张胆的答应联姻,而皇上更是不会迫自己。

    所以这盘棋不管怎么下都是自己赢,怡晴只要等待着收拢丰硕的果实就好了。

    “王爷”都说“女儿有泪不轻弹”,如见看着怡晴为自己家的儿子做到了这个份上,自己也不是铁石心肠的,这样类似于不再娶妾的誓言再一次让怡晴成为了大街小巷议论的话题,她的痴更是成为了众多未嫁男子的梦想,多希望哪天自己也能和雪凝落一样遇到这样的好妻主,为自己公然拒绝他国的求婚,为自己信誓旦旦,在自己归天后仍旧念念不忘,那是怎样的深厚谊呀。

    就在那些听故事的人唏嘘不已的时候,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和自己的美男老公**嬉闹呢。

    让雪凝落坐在自己的腿上,送了一个葡萄,“雪雪,你说我厉害不厉害?”笑的撒,“哎呦”被雪凝落的嘴唇触碰到的手指,一阵酥麻。“雪雪”怡晴巧笑翕然的环住了雪凝落的窄腰,蹭弄着他的体。

    说不担心那是假的,雪凝落也是人,他也有感,他也会害怕,害怕怡晴会遇到更好的男人,怕她会不再他。

    她在大上的深到底是真是假,她真的分的清楚吗?而那个新逻国的王子更让他想起了那天在凤岐山上那个冒失的公子,没有理由,雪凝落潜意识的认为那个凌齐峰说的正是他。如果真的是,那么那个男人多年的执着自己都会感动,难道晴儿不会吗?晴儿曾经在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要求放了他,那样笃定他不会伤害自己。为什么呢?

    “雪雪,你不专心。”怡晴状似委屈的控诉着竹雅的不专心,气在竹雅的耳垂环绕,怡晴一口咬在了竹雅的脖颈处,“啊”适中的力道引得竹雅感受到电流袭过,轻呼出声。

    满意的看着自己制造的效果,怡晴伸手解开了竹雅上衣的扣子,近乎透明的里衣那两点红梅在阳光下若隐若现,散发着迷人的色彩,怡晴的手上下游走,“心主”雪凝落有些着急的想要阻止,怡晴抬起埋在他口的脑袋,倚着他的脖子,“别乱动哦,万一把衣服弄扯了,这里可不是屋里。”

    “怡晴”雪凝落嗔怪怡晴的大胆,可是说归说,还真的不敢动了呢。他真的害怕万一让其他人撞见了,虽然这个几率基本是不存在,谁都知道王爷和王妃独处的时候是不许人打扰的。

    跪爬在雪凝落的口,自己的幽gu正对着雪凝落那zhi的坚,隔着衣服怡晴都能感受到那里的火。“好像变大了呢。”怡晴一把握住雪凝落的fen,“啊”销hun的声音从雪凝落的口中溢出,“怡晴”雪凝落的声音里已经满是颤抖,他不得不承认,不论在外面他多大家闺秀,但对于怡晴,他的自制力根本就是零,只要闻到她上的体香自己就容易兴奋。

    随着怡晴手指的上下tao弄,“恩啊”细碎的呻吟从雪凝落的口中溢出,整个人因为动而全泛起了潮红,而那努力克制的动作和叫声仿佛偷qing一般极大的刺激了怡晴的感官。跳下来打横抱起已经在yu望边缘的雪凝落,早就说过怡晴是个占有很强的人,她可不希望被阳光窥探到了自家宝贝的美丽。

    “心主心主”雪凝落难受的好像想要寻求发泄,可是怡晴偏偏在回屋后迅速褪去了各自的衣衫后迟迟没有动作。雪凝落被迫睁开迷离的双眼,“很难受对不对?”怡晴的美丽容颜在他的眼中放大,怡晴技巧的一直在挑逗雪凝落的敏感,自己的体即使有了感觉但也绝对比雪凝落要好处理太多。

    “雪雪,我有没有说过我你?”认真的表没有丝毫玩笑的成分。

    “恩。”雪凝落强忍着体的yu望用颤抖的单音回答着怡晴。

    “那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怡晴知道不安全感是怎样的折磨人,自己就是其中的受害者。怡晴害怕自己和雪凝落在彼此的不安中成为一对冬天里的刺猬,离得太远感受不到温暖,靠得太近又会互相伤害。

    “我”雪凝落明白怡晴这样细腻的心思,自己那些小心眼怎么瞒的过她呢?眼泪湿了眼眶,他知道自己错了,自己不应该担心晴儿娶夫的事,自己凭什么,自己没资格。七出之条中“嫉妒”就是其中一条,谁会喜欢家里总有一个胡乱猜测的男儿呢?可是自己只是她,自己知道自己;那个谷底的男子晴儿虽然没有再提,可是自己清楚的知道那个男人在晴儿心底的位置;还有那个痴的凌齐峰,即使他不学无术,不守闺训,可是至少他的份可以为晴儿带来太多的好处,提供机会让晴儿展现才华和抱负。而自己呢?自己除了和她品茗弹琴之外还会什么呢?

    “雪雪,我你,是真心真意的。我的不计较份,年龄,才华,无关乎名声,能力和财富。在我选择你的那一天开始我就要接受你的一切,即使是你的缺点。你的琴高山流水,余音绕梁,谁人可比?你的茶,出众香甜,谁人可比?”怡晴要让雪雪知道,有时候就要大声说出来,生活不是小说,需要磨合,自己不希望一直折磨着自己的负面绪也影响着竹雅,自己他,无可置疑。

    “心主”晶莹的泪滴终于从雪凝落的眼角滑落了出来,滴在怡晴的手背上,带着体温。“不哭了”怡晴吻上他的眼睛,吻干他的眼泪。

    一会儿,“恩啊”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传出,天上的两人欣慰的笑了。

    ----------

    这章又是改了又改,怎么越来越觉得自己在写不健康书籍呢??郁闷ing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