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一梦

    “王爷,王爷”已经该上朝了王爷还没有醒,门外的小厮的叫声也急切了许多。

    “告假吧。”雷不知道从何处冒了出来。

    上三竿,怡晴从昨天的噩梦中醒来,头痛裂,真是酒醉伤人呀,浑上下好像被拆了一样,很累很酸。

    看清楚自己在王府,边也是空空的,那昨晚是在做梦?怡晴疑惑的努力想要睁大眼睛,可是头脑中传来的刺痛却让怡晴皱紧了眉头。

    “心主醒了。”不一会儿雪凝落进来了。手里端着净脸的一系列东西,甚至还包括了早餐之类的,虽然是笑意盈盈,但那脸上的疲态是掩饰不了的。雪凝落还是比较单纯的,让怡晴一眼看透了。

    知道他一夜照顾自己没睡怡晴也不说破,而且头痛裂还是需要好好休息,所以怡晴也只是洗脸,漱口之后就去吃早餐了。

    吃饭间怡晴问出了自己心底的疑惑。

    “昨晚你一直在我边?”

    “是呀。”一大清早怡晴才回来,为了照顾她才有人叫起了自己,而怡晴这一觉睡的却极不安稳,那紧皱的眉头好像已经说明了一切,浅显的睡眠,那深深的受伤的表都让雪凝落着实疼了一把,那种感觉是雪凝落今生也未曾经历过的。那是一种伤在他痛在自己心的感觉,很难形容却也再真实不过了。

    怡晴更加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可是梦里的人为什么是风,而且自己还是那样粗暴,甚至可以称的上在用强。难道自己真的在发现风对自己不一般之后,不知不觉中上了他,昨夜竟然意起了风?!

    怡晴为自己增加的想象力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

    “那我是怎么回来的?”怡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是雷统领送心主回来的。”暗卫中除了风和雷雪凝落有过几面之缘之外其他人是当真不认识。

    是雷,怡晴的思绪更纷繁了,难道昨夜的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真的对风做了那样的事?风受伤所以雷送自己回来了?此时怡晴的疑惑更深了。

    安抚了雪凝落怡晴开始验证自己的疑惑。

    “风”怡晴尝试着对着空气叫了一声。

    “王爷。”风如期而至,那形如果不仔细丝毫看不出轻微的凌乱。

    “凤玉蝉的事你们查清楚了吗?”怡晴故意摆出了凤随心特有的冷,因为怡晴不得不承认那样的凤随心特别具有压迫人的气势,容易让人晃了心神,露出破绽,却忘了风早已经跟了凤随心这么多年,要是真有什么气势也已经习惯了。

    “回王爷,大皇女的事已经查清楚了,资料在这里。”说着风就伸出手将资料呈给怡晴。

    怡晴淡淡的划出不易察觉的微笑,故意伸手的时候加大了掌风,试图吹起风的衣袖。可是暗卫一般为了打斗方便都穿着紧的衣服。这一招怡晴失策了。

    怡晴一计不成反生一计。

    伸手一个不小心打翻了边的墨盒,“王爷小心。”风迅速的伸手将一切接住,那沉稳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昨夜的癫狂。

    不过好在还是有墨汁滴在了风的衣袖上。

    “风,你的衣服……”怡晴兀自掀开风的袖子,映入眼帘的却是抱扎的白纱。

    “你的胳膊?”怡晴再度怀疑起自己昨夜的是幻觉。

    “没什么,昨夜在酒馆被酒坛划伤,不碍事。”风温颜以对,似乎一点也不介意胳膊上的伤痕。

    这下怡晴彻底死心了,看来真的是自己昨夜做梦了,那么就当是南柯一梦吧。

    怡晴才理好思绪姚筱君就派人让怡晴进宫了。

    话说新逻使臣走后,姚筱君郁闷至极。虽然她也明白怡晴不论是容貌还是才,怎样都是最合适他国皇子的人条件,可是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和怡晴开这个口。

    皇帝寝宫,姚筱君正拿着自己的报部门送来的有关新逻二王子的资料。没办法从自家女儿上找问题,那就从这个男人上找弱点吧。

    新逻国二王子凌齐峰,年方二十有三,待字闺中多年是因为其体弱多病。深入检出,极少露面,几乎没人知其美丑胖瘦,有何特长等等。

    看完这寥寥几行文字,姚筱君更觉的郁闷了。这个凌齐峰说白了就是一个药罐子,从小养在深闺的小男子而已。

    “就这些?”姚筱君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婿中会出现这样的一位,她不希望委屈了怡晴。

    “还有”声音的主人似乎不太确信剩下的资料,说话间有些吞吞吐吐。

    这是恒,跟着自己的暗卫中最出色的,他素来清冷,无无求,能听到他声音里的绪已经很不容易了,相处多年姚筱君还是了解他的。

    “没事,说吧。”

    “据闻新逻宫内的人说,新逻国二王子并不是常年生病养于深闺;而且新逻宫里总是隔上几个月就会有一个贵公子打扮的人回来,属下猜测……”

    “你是说那个可能就是新逻二王子。”姚筱君帮他接下了他没说完的话。

    “极有可能。”

    “可是为什么呢?他一个新逻国的皇子不守闺训到处乱跑,难道有什么谋?”姚筱君神色凝重,她当政多年大竹雅大浪也经历过,但是常年的格让她还是很喜欢清净的生活,她并不希望凤月再遭到什么样的打击。毕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嘛。

    “这个,好像说是这王子画成痴,竟然上了一个自己画里的女子,每天为了寻找她而到处奔波,新逻皇室引他为丑闻,知道的人甚少。”不愧是恒——姚筱君边最厉害的暗卫,这样隐秘的消息都能打听到。

    “这样啊。”看来事好办了,姚筱君想。

    不一会儿,“九王爷到。”奴才的声音响起,恒迅速消失在了空气中,没有丝毫的痕迹。

    屏退了所有人,怡晴随意的坐了下来,“妈,这么晚什么事?”在母亲面前怡晴愿意表现孩子的一面,即使知道她的孩子不止自己一个,甚至最宠的也孩子不是自己。

    看怡晴面色尚好,姚筱君一口气将新逻国使臣的求亲说了,顺便分析了一下这场婚姻的利与弊。再看怡晴,除了沉默还是沉默。母亲说的怡晴都懂甚至理解的更深刻,可是自己实在很不喜欢被人摆布的感觉,而且竹雅怎么办?这才是自己要考虑的问题。

    就算是在21世纪,为林氏财团唯一合法的继承人,怡晴就对自己的婚姻有了自知之明,商业联姻多半不可避免,而且那是的自己对婚姻也是不报任何信心。如果来到古代也是如此,那么自己可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奈何自己先遇到了雪凝落,之后是竹雅,虽然竹雅离开,但是现在的雪凝落却是自己不可忽视的人和责任,自己没有理由也根本不会抛下他,更不要说另娶了,门都没有。

    “明天会在朝堂上商议此事吧?”怡晴抿了一口茶,“庐山云雾,好茶。”

    “你哎。”自己这个女儿自己都有些看不透了,现在竟然有心品茶,真是。

    “这事我会亲自解决的,没事我先走了。”

    “慢着”姚筱君虽然欣赏女儿这种遇事沉着的品行,可是不代表自己当母亲的会不帮忙,“这资料先看看。”

    原来是这样呀,没想到只是在希腊神话中出现的故事,稀月大陆上也会出现呀,心理学上称之为“皮格马力翁效应”。

    时说一个王子极雕刻,一天他雕刻出了一件美女的塑像自己及其满意,不释手,每天都用神的眼神去看她,结果竟迷恋不可自拔。

    这样有趣的人自己也许应该去见见,怡晴好奇心被挑起,更重要的是她想知道那个王子是从何知道那些自己的时空才流传的诗篇。

    ----------

    风暂时这样安排,后面很有用。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