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雅离开

    等有人叫雪凝落和怡晴,已经是晚上的时间了。大概是慢慢适应了怡晴的挑逗,雪凝落已经在努力克服开始的羞。

    “雪雪吃点,你太瘦了。”怡晴故意将话语说的带着暧昧的气息,“抱着好咯。”笑得好像偷腥的馋猫,雪凝落脸“轰”的一下又红了个彻底。

    怡晴现在发现自己自从进了女尊国又多了一项毛病:逗弄人。在谷底逗弄竹雅,现在逗弄雪凝落,看来自己是越来越恶作剧了。

    雪凝落低着头不发一言,脸红红的,那纯的样子让怡晴疼到了心底。

    本来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可是等怡晴下朝之后又被姚筱君留在宫里吃完饭这才回家,谁想一回家就知道出事了。

    “怎么了?这般惊慌?”怡晴问的是一个自己拨给竹雅的一个小厮,竹雅虽然不习惯有人贴伺候但自己还是派了人去,多少方便点。

    “不好了王爷,我家主子不见了。”小厮连见怡晴的基本礼数都忘记了,看来他是真正的惊慌了,毕竟怡晴是如何对待竹雅的,全府上下的人的人都长着眼睛,现今丢了人谁也不敢怠慢。

    “雅儿不见了?!”得到这样的消息怡晴也多少有点意外,可是谁会带走竹雅呢?怡晴的大脑开始飞速旋转。

    “都怪凝落不好。”此时雪凝落也开口了。

    “怎么回事?”怡晴无法想象这和雪凝落有什么关系,难道?应该不会的,怡晴打消了心底这个近似荒唐的的想法。

    “早晨凝落找竹大夫聊天,开始还好好地,后来一阵风吹过,把凝儿的袖子吹起来了,这”雪凝落的话没有说完怡晴就明白了。

    这倒真有点竹雅的作风,这是如果如此恐怕自己要请神回府就难了。

    竹雅从来都生活在谷底,不和他人往来,认真研究医术,所以应该不是仇杀或者债,要是威胁自己,怡晴还是很相信凤随心亲手调教出来的暗卫,一般人等还是无法安然进入王府并且带人离开的,看来还是问问风就知道了。

    思及此,怡晴还是保持一贯的文雅,对雪凝落笑了笑,“知道了,你也好好去休息休息吧。”怕雪凝落多心,怡晴还特意凑到他耳边说了句:“昨天你也太累了。”果不其然雪凝落的脸再次红了,匆匆好像逃耶似的离开了。

    等雪凝落离开怡晴就恢复了冷然的样子开始问风。

    “竹大夫是怎样离开的?你们见了吗?”

    “属下见竹大夫一人独自离开王府,属下已经派人跟着了。”风一如往常的回答着怡晴,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心在看到雪凝落那光洁的手臂时醋意根本不亚于竹雅,否则又怎么会失职到任由竹雅一人离去呢?

    怡晴默然。很明显竹雅是吃醋离府了,原因当然就是雪凝落那光洁的手臂。

    竹雅,这个一心想当大男人,想要独立却偏生有着女尊国男子特有的细腻柔的小男子。要收复他似乎真的有点难度了。

    怡晴没有想到再次来到谷底为的居然是同一件事,同一个人,只是自己这次真的会和第一次一样幸运,抱得美人归吗?怡晴不仅心里打突突,不是对自己没信心,而是对竹雅这个介于大男人和小男子之间的心没了把握,这次的事如此真实,让竹雅何以堪?

    如果是自己大概也会卷东西离开。不对,自己不仅会离开,离开之前还会让那个负了自己的男子好看,在那里用过的东西更是弃如敝履,丝毫不吝惜。

    这样想来要竹雅原谅自己恐怕很难了,怡晴头疼。

    “雅儿,过来看看这草。”略显浑厚的男声从竹雅住的竹林里传出,怡晴愣怔了一下。

    提气跳上一个不起眼的房檐角落,两抹相似的白色的影,一个男子还张着嘴,显然就是刚才说话的男子,从怡晴的那人比竹雅大些,细长的眉眼尽显妩媚,英的鼻梁全是气势,薄唇微张,但全的气质去那般飘渺,显得无无求,淡淡的流露出忧伤的味道让人心动。是个如酒般陈酿的男子,是个有故事的人,怡晴心里笃定。

    只是他的整张脸看上去好眼熟,似乎有点像谁,又一时想不起来了。

    “雅儿?”男子见竹雅没理他声音不免大了一些,这才让神游的竹雅回了神,“师傅”。

    原来那个男子就是竹雅的师傅呀,还是年轻的,看上去也就三十岁的样子,应该和老妈同龄。

    “风,看清楚这个人的脸,回去查一下。”不知怎地,怡晴总觉得这个男人上有莫名的吸引自己的东西,这种感觉很奇怪,是什么说不清楚但肯定不是一见钟,这点自信怡晴还是有的。

    看竹雅失魂落魄的样子怡晴有一丝庆幸和暗喜,但更多的是心痛,自责。是自己的花心害了他们,让竹雅如此痛苦,想必要和竹雅共同分享自己雪雪也是不高兴的吧,只是他的大家闺秀思想让他认为这理所应当,应该忍耐。

    自己清楚的知道母亲因何离世,自己怎么就能如父亲一般花心呢?

    但是难道自己真的要放弃竹雅吗?这样想心就会很痛,如果当真放弃了,那自己要怎么办呢?难道要拿雪凝落来疗伤吗?那样他必定也会很难过吧。

    第一次怡晴为自己的多做起了检讨,第一次怡晴发现多也是错,也深深理解了什么叫“最多的人页数最无的人”。自己现在伤害的除了那两个男人以外甚至包括了自己。难道自己真的不适合家庭,自己真的是被诅咒的,终生得不到幸福?思及此怡晴的心开始颤抖。

    “为师去拿点千年健来,你在这等着。”说完男子就闪离开了。

    等男子的形真正走远了怡晴这才现

    “你”竹雅早就知道她会来,可是当看到真人的时候,那激动的心就是没有办法平复下去,自己回来的一早晨心绪就一直不安宁,满心满脑都是她的影子,就连师傅叫自己都没有什么反应。自己真的是泥足深陷了!

    可是她和雪凝落,自己的心只要想起这些就好难受,师傅为了殇躲进了深谷,难道自己也要重蹈覆辙吗?难道自己真的得不到自己期望的感吗?难道自己真的要沦为玩物,和别人共事一妻吗?不要,竹雅心底有个声音大叫,自己不要!

    “是我。”怡晴颤抖的心也没有恢复平静,如果上天真的注定自己得不到心中所,那自己就不如放手,让竹雅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雅儿”千言万语包含的太多,怡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深呼了一口气,怡晴稳了稳心神,说道:“雅儿,我知道你是属于天空的,自由自在飞的你才是快乐的,我不要折了你的翅膀,让你的笑容蒙尘了,能这样一直看着你的笑容就是我最大的愿望了,只盼你在飞累了的时候,会回答我的怀里歇息。”怡晴知道竹雅要走,一直都是知道的,他无法忍受自己的三夫四郎,自己不能舍弃雪凝落,真的很对不起,竹雅。

    “怡晴”竹雅千想万想也没想到她就这样放开了自己,只要自己累了就可以回她那里休息,她竟是如此对待自己?自己难道就不能为她牺牲些什么吗?她如此的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志向和想法,自己呢?自己可曾体谅她的苦衷?

    竹雅的心再次动摇了,有太多的信念又一次受到了冲击。

    怡晴知道竹雅需要消化也没有多说,也害怕竹雅师傅回来竹雅尴尬,于是离开。

    本来怡晴还以为要好好伤心一番,可惜上天没给她这个机会,新逻国就派使臣来访了。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