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掉雪凝落

    突然怡晴意识到了什么,拉雪凝落到怀里,“雪雪,你的琴艺又进步了,可是弹得似乎不是时候呀?”怡晴把玩着雪凝落那柔顺黑亮的秀发,若有所指的说。

    果不其然,雪凝落一张俏脸立刻垮了下来,看来他自己也知道刚才怡晴是在竹雅那里,怡晴心里有了计较,这个小家伙居然学会惑自己了,没想到呀。

    看来今天自己就是不动吃了他的心思他自己也要千方百计送上门的。

    不过雪凝落的失神只是一小会儿,很快就恢复了刚才可怜的模样。

    “心主不来陪凝落,凝落又没事做所以就弹琴来消遣,哪里知道心主是在竹大夫那里。”雪凝落开始撒,那明明被人识破还要硬装的可模样看的怡晴一阵心痒。

    “我什么时候说我在雅儿那里了?”怡晴抓住了雪凝落话语中的破绽问,真是的这个小东西,明明就是来huo自己的居然还一副受委屈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改明让竹雅也好好学学。

    “我,我猜得。”雪凝落继续狡辩。

    “是吗?我都没说,你是怎么猜到的?”怡晴不动声色继续问,其实心里早就痒痒的不行了。怡晴本是食se女子,来到古代已经yu了这么长时间也是难为了,现在有个小美男自己送上门怡晴怎么可能放过?

    “我,我”雪凝落实在无法回答,毕竟这也是自己听父亲说出的办法从来没有试过,更加上从小养在深闺,脸皮子薄,怎么经得住怡晴这样询问,当即脸就和红股似的。

    “雪雪在huo我呢?”怡晴指腹划过雪凝落的脸颊,暖暖的气息吹在雪凝落脸上,近的几乎要吻到一般,雪凝落的脸更红了。

    此时的雪凝落好像一只煮熟的虾米,衣衫随风起舞,包裹着那颀长秀美的姿,将曲线勾勒的若隐若现,再配上那满面的羞,真是人间绝色呀。

    怡晴只觉得自己腹部有一团火在燃烧,小宇宙好像要爆发了一般。

    雪雪,是你先gou引我的,那么结果自负。

    吻上雪凝落那粉嫩的双唇,晶莹剔透,薄薄的粉嫩色好不人,轻轻食,唇舌缠绕,当怡晴放开雪凝落的时候,雪凝落喘连连,小脸好像涂上了一层胭脂般人好看,引人遐想。

    “雪雪,是你先gou引我的,不要说不是,你的琴还在旁边放着呢。”说完一把抱起雪凝落向房间走去。

    “心呼”雪凝落喘着气想要说什么却又没力气。

    帷帐揭下,掩去一室的旖旎。

    云yu过后,怡晴慵懒的趴在雪凝落上,舒展着体好像冬天里晒太阳的猫

    “雪雪”

    “恩?”雪凝落已经不知道手脚该放在何处了。刚才明明是自己gou引,现在却纯的好像第一次一样,不对,雪凝落本来就是第一次。

    怡晴还记得刚才他努力制止自己,趁机亮出守宫砂的样子,带着坚定,带着希翼,那是要把自己交出去的坚定,把自己托付了的希望,很美,很美。

    这大概就是吧。

    哥哥,小晴终于又看见了,获得了,慢慢也在了解,懂得。我会好好的珍惜现在所有,努力让他们过的更好。

    “雪雪怎么会这样的se之术呢?”在怡晴心里雪凝落虽不如竹雅般不谙世事,但也绝对算的上单纯,现在看来是自己判断失误了。

    “什么se之术,凝儿才不会那劳什子!”雪凝落是典型的大家闺秀,最怕人说的恐怕就是这类话了。

    “不会se之术,那怎么想的起来这样的事呢?”怡晴优雅从容的在雪凝落的胳膊上落一吻,现在那里已经是白白净净,再也没有什么红色的守宫砂。

    “这”雪凝落再次脸红,怡晴就郁闷,你说做都做了还脸红个什么,搞的好像自己强x他似的。貌似也不对,哪里被人强了光脸红的。反正怡晴就是看不惯这样的雪凝落,和喜欢的人做ai做的事本来是很愉快的,可是被雪凝落这么一弄好像跟干了什么丢脸的事似的,看来自己还是要好好的调教。

    “你不说?”怡晴伸手就去挠雪凝落,现在自己可是很清楚他体的每一处敏感,必定是一抓一个准。

    “哈哈……哈,心,心主,哈哈……”雪凝落被怡晴撩拨的体已经起了反应。

    “怎么样,说不说?”怡晴坏心的在他的某处一弹,那里涨得更大了,雪凝落尴尬的扭动了一下体,“心主”

    怡晴又怎么会停止自己的逗弄呢?

    张嘴含住他前傲放的一点红梅,轻轻啃食,轻轻重重,让雪凝落好舒服。论功夫怡晴还是很老道的,毕竟自己从在美国上学开始就怡晴开始玩这一夜qing的游戏,前前后后有过的男人也不在少数,在这么多男人上练成的技术怎么可能对付不了一个刚出道的小chu男?雪凝落很快就沉溺在怡晴带给他的别样柔中。

    怡晴的手也不老实呆着,在雪凝落的双腿间游走,抓住某物上上下下的nong。不一会儿……

    “心主,心主”雪凝落的呼吸已经开始急促,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体虚弱的好像一滩泥,这是稀月大陆上男人在做这事特有的反应。怡晴知道。

    看来是差不多了,怡晴勾起魅惑的笑颜,“说吧,怎么想出来huo我的?”

    “这”

    “说呀。”怡晴继续手上的动作但是又减轻了力道,好像在惩罚雪凝落不说实话,让雪凝落难受的不停蹭弄着体。

    不住怡晴的“折磨”雪凝落道出了实

    “是媒公说的。在成亲前,媒公说的。”一句话让雪凝落间断了好几次,怡晴明白了。这就和古代女子出嫁前,由母亲或者媒婆教女子房中事一样,雪凝落在出嫁前也必定受教过。

    见雪凝落面霞绯红怡晴知道到时候了。一个翻将雪凝落压在下,清风吹过,一室激

    ------

    又是改了又改才能上传,真搞不清楚到底什么才是敏感词汇呀!飞鱼真想高喊一句:我本纯洁!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