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明宣婚事(下)

    第二天的天空是一片晴朗,用小学二年级的课本就是“晴空朗朗,漂浮着几多白云”。怡晴的心那是出奇的好,没办法谁让自己马上就能看到叶明宣的苦子,想想就开心,嘿嘿。

    “林小姐慢走。”直到怡晴离开李家两位都将自己视若上宾。

    “李老板放心,不出三叶小姐必然上贵府提亲。”怡晴还信誓旦旦的打着保票。

    离开了李家回到王府。

    “雅儿,雪雪?”怡晴没想到这么早他们就出门迎接自己。

    远远的就在柔和的晨光看到两个绝美的影,颇有点丈夫迎接妻子归来的味道,两人都是家常的打扮,没有花里胡哨的东西,很清新亮丽,合怡晴的口味。这样的场景让怡晴感到了温暖,是幸福的味道,是家的味道。

    “回来了。”竹雅还是那样淡淡的样子,可是眼中的愫是掩不住的心意。有这样的可人儿心疼自己,真好。

    “凝儿帮心主拿东西。”其实怡晴哪有什么行礼,雪凝落只是顾着大家闺秀的矜持,不好意思。

    怡晴也不去管他,颔首微笑,“雪雪”。

    雪凝落见怡晴对他笑,也羞涩的一抿嘴。

    这样害羞的雪雪真的好可呀。

    让人牵了马怡晴携手两人回到了内室。

    “事已经办妥了。”

    “真的?”雪凝落的兴奋不言而喻,没办法,和怡晴呆久了谁的心中都会生出恶整人的小恶魔,不用问怡晴就这个大恶魔。

    “办妥了接下来怎么办?”还是竹雅持重一些。

    “这个嘛,山人自有妙计。”怡晴故意卖了个关子,她需要大家拭目以待,这样才有好的效果嘛。

    见怡晴不说竹雅和雪凝落也聪明的选择不问。

    救回了雪凝落大概已经让叶明宣知道是自己整她,既然暗的不行咱就来明的,有老妈这个终极**oss撑腰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叶明宣和我斗,你是死定了!

    不多耽误怡晴已经进到了宫中,此时老妈还在勤勤恳恳的批奏折。怡晴不得不感叹一下老妈的敬业,难怪宫里嫔妃那么少,子嗣那么稀薄,搞半天老妈全把时间用在工作上了,哪里顾得上造人呢?

    “皇上在里面吗?”怡晴问外面守着的宫人。

    “回王爷,皇上正在小憩。”

    “知道了。”怡晴昂首阔步来到了老妈的寝宫。

    “哇,你居然在寝宫工作!”怡晴没想到。

    “是呀,还好吧,批奏折批得腰酸背痛的,晴儿,帮妈捶捶背。”只有她们两个的时候她们就是对平凡的母女,没有什么皇上和王爷的区别。

    “好呀。”怡晴乖巧的帮着姚筱君按摩,期间还不是传来“舒服吗?“恩,啊”这样的声音。幸好寝宫的隔音设施好,否则真担心会不会一出宫门就听说“当今皇上和九王爷是百合”的传文。

    “妈,这个手法舒服吗?”怡晴狗腿的问,没办法要求老妈办事只好先讨好为上了。

    “说吧,你又有什么事找我?”母女连心,见怡晴这样殷勤姚筱君就猜到怡晴有事找她。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就是想请您下旨赐个婚。”怡晴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赐婚!谁和谁?”姚筱君不是帮打鸳鸯的人,也不支持包办婚姻,所以她是不会随便乱下旨赐婚的。

    “该不会是你又相上哪家公子了吧?”姚筱君发现女儿真的是继承了她老爸花心的基因,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事实也证明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

    “怎么会?妈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怡晴淡淡一笑,“就是叶明宣和李小莲(李公子的闺名)。”他们要是凑成一对一定很好玩,呵呵,叶明宣,整死你。

    “哦?叶明宣,叶家的人?”

    “是的,叶明宣正是害凤随心的人,之后还害过我。”怡晴在母亲面前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哦?”果然这句话之后姚筱君的神色不一样了起来,看来有戏,怡晴高兴。

    “那你会好心给她做媒,怕是这个李公子不是太丑就是体有什么隐疾之类的吧?”姚筱君太了解女儿有仇必报的个,这和自己象神了。

    “老妈英明。”

    “英明,那李家是怎样的人家?能不能配得上叶家?我以什么理由赐婚呢?”姚筱君到底是做了皇帝这么多年的人,说什么都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这个嘛,其实李家不是什么特别的大户。”怡晴故意顿了一体下看母亲的反应,还好。

    “不过李家却有两间酒楼,而且还都是地理位置极好,叶家一直想收购却没收购成的酒楼。我想这这婚事叶明宣除了同意还是同意。”怡晴可不是吃白饭的,她早就将一切打听清楚,这等着鱼儿上钩呢。

    “那好吧。”姚筱君略一沉吟也就答应了。

    果然,没有三叶家就接到了姚筱君下的赐婚旨意,说什么“李氏小莲温婉贤淑,宜室宜家,特地赐予叶家第三女叶明宣……”

    怡晴已经派人打探了,果然不出所料叶明宣很乐意接受这门婚事,自己收买的媒婆更是将李小莲夸得好的跟天仙下凡似的。不过叶明宣一心想的是那两所酒楼,哪里还问新郎是否好看呢。

    她一定在想就算不好看顶多就是自己多娶几房小妾,让那李公子独守空闺罢了,可是怡晴会这么容易让她得逞吗?嘿嘿,答案当然是不会了。

    因为是皇帝下旨赐婚,所以叶明宣结婚的场景还是很盛大的。

    家里布满红绸,喜字贴的到处都是,那些装饰也是价格不菲,一看就知道是经过精心装饰过的。

    再看叶明宣也是一新娘妆,衬得人是唇红齿白,材修长,拔俏丽,当真是人靠衣装呢。今的叶明宣仿佛看到了那两所到手的酒楼所以精神格外亢奋。

    “难怪雪雪会先看上她了,瞧瞧那俊模样。”怡晴一手执着桌子,逗弄起了雪凝落。

    “心主”这是雪凝落心里永远的痛,也是他认为自己“水杨花”的证据,被怡晴一提,瞬间脸变得刷白。

    “怡晴难道是对自己的相貌不自信,怎么好端端的夸起叶明宣了。”竹雅见雪凝落不好忙出来打圆场,怡晴也注意到了雪凝落的不一般,急忙拉他到自己怀里。

    “我没什么别的意思,雪雪不要多想。”怡晴慌张的解释,没办法,解释是怡晴最不擅长的事

    在现代自己是林氏大小姐,可是独裁,可是专断;在古代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九王爷,就连杀人都不过如此,更不要说其他了。却不想一直强硬的怡晴被雪凝落的眼泪弄得没了折。

    “雪雪不哭了,不哭了。是我错了,心主错了好不好?”怡晴好像哄孩子一样慢慢哄着雪凝落。

    “不要再哭了,再哭我就要接金豆豆了。竹雅,那个盆来,我们接金豆豆。”说着竹雅果然回去拿盆。

    “真的接金豆豆了哦。”就见怡晴那了个杯子一样的器皿凑近雪凝落的小脸。

    “扑哧”一声,雪凝落到底没有忍住笑出声来。

    “好了好了,笑了就没事了。”怡晴长长舒了一口气。

    一旁的竹雅看着两人恩的样子神色莫辨,长长的睫毛在眼睛处投下重重的影。

    哄好了雪凝落怡晴已经错过了许多的程序,不多这不是最重要的,直到怡晴听到风说,“主子,他们已经要入洞房了”,怡晴这才站起来,嘴角勾起诡异的微笑。

    “人都安排好了吗?”

    “没问题。”

    “那就好。”

    呵呵,大家应该知道怡晴在干什么吧。没错,就是下药,叶明宣解了盖头一定不愿意同房,那我就好好让你享受一下这新婚之夜。也好让李公子进一些为夫之道。

    自己要先利用到场的宾客把叶明宣灌个半醉,然后再在酒力下药,这样让她在半迷糊半清醒的状态下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但却又无法阻止,这样的无力的感觉一定很好,呵呵。

    不仅如此,过了今,叶明宣我还要再送你一份大礼呢。

    第二天不出所料叶明宣一脸黑线的从新房出来,那黑脸和张飞有的一拼。吓得下人们都不敢随便说话,生怕一个不好就惹到了主子,死无全尸。

    其实大家也奇怪,按理来说新婚完了应该是高兴呀,怎么可能成这个样子?直到大家在怡晴宣旨的时候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李公子,才明白了自家主子的难处。

    怡晴一正装,捧着圣旨走进啦叶府,站在了叶明宣的面前。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叶李氏温柔贤淑,其父对朝廷有贡献,特封为李氏为一品诰命夫侍。钦赐”怡晴故意将圣旨念的很慢,她就是要让叶明宣给自己下跪,刚才她还用那样仇恨的眼神看自己,想来也知道又被自己摆了一道,没办法,谁让你惹得是我们的大魔王怡晴呢。惹了她要是还能好过那才是奇迹。

    “谢主隆恩。”叶明宣简直是从牙缝里蹦出了这几个字,要是眼神能杀人怡晴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可是眼神能杀人吗?答:不能。所以叶明宣只有气死的份了。

    话说为什么叶明宣这么生气,因为为了保证李小莲能出嫁怡晴又重新游说李老板,让她拿酒楼换圣旨,结果李老板为了儿子居然将酒楼的所有权上缴了国家,这不她叶明宣即使再有本事也只有酒楼的经营权,所得的钱要一文不少的交给国家,你说她叶明宣能不生气吗?

    再者,李小莲现在是一品诰命,份比叶明宣还高,以后不要说叶明宣的妾室,就是叶明宣也惹不起他。要再娶就更是要经过李小莲的同意,你说叶明宣场失意,商场也失意,她能好过吗?这就是怡晴送她的大礼,还不错吧?

    -----

    今天有空多发几张!!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