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擂

    “快看快看,那边是什么?”雪凝落的声音传来,怡晴和竹雅跟着看了过去。

    怡晴一愣,貌似是古装剧里经常出现的比武招亲擂台,那高高的台子,大红的绸缎装点,上面有两个人,不过看年纪应该又不是。古人就是这点好,没有电脑,没有电视,视力那都是2。0的,离这么远也能将远处的东西看的一清二楚,现在终于明白百步穿杨,小李飞刀不是神话。

    怕雪凝落乱跑,怡晴和竹雅紧跟其后,来到了擂台前。那台子上赫然挂着横幅“比武招亲”,看来是招亲没错了,真没想到随便逛个街还能看一出武打赛,不错不错。怡晴抱着看闹的态度拉着雪凝落和竹雅站在一旁。

    “各位父老乡亲们,大家好。”一个华服的女人站在台子上,看得出这个女人还算有钱,应该是个中产阶级,只是不知道她今为谁招亲。

    “今鄙人为小儿招亲,小儿今年二十有二,待字闺中,……”怡晴没有听清楚台上女人的话,却被一边的小议论引出了兴趣。

    “听说了吗?李夫人在为她家那个老公子招亲呢?”路人甲。

    “可不是么,听说这次李公子已经二十有二了还待字闺中。”路人乙。

    “是呀,听说这次为了让她儿子嫁出去李老板可是下了血本了。”路人丙。

    “这个我也听说了,这次李老板要拿自己的两所酒楼的经营权换一个媳妇。”路人丁。

    哦?怡晴倒是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在古代一个男子二十多岁没有出嫁,那不是长的太美太有才就是太难看,有碍观瞻。看这个李老板拿经营权来吸引别人,想来这个李公子的相貌应该不敢恭维吧。怡晴一点一点的分析,可是看在雪凝落和竹雅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怎么,你有兴趣?”竹雅居然率先沉不住气了。

    “心主”雪凝落极委屈的喊了一声,搞的自己好像干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一样。

    怡晴就奇怪了,他们什么时候居然开始同仇敌忾了,真是“男人心海底针”呀。

    “你们在想什么呀?就两家店的管理权我就动心了,你把我堂堂的凤月九王爷也想的太目光短浅了吧。”怡晴怒极反笑。

    “万一那公子美貌呢?”竹雅不依不饶。

    “他不会有你们好看的。”这点怡晴太清楚了,虽然没见过但是她相信自己的分析,商界滚打不是白混的。

    其实就算他的相貌比得上竹雅和雪凝落自己也不会随便动心的,都把自己想成什么了,饥不择食的色女吗?和竹雅,雪凝落自己主要是有感,那个什么李公子算什么东西?!

    “今为小儿择媳,只要是年满二十,家中没有夫室,体健康,体貌端庄的人都可以上台比试,赢得人就能成为李某人的贤媳妇……”

    怡晴没有在听之后李老板的话,但是当看到这个李公子的时候怡晴突然有种想吐的冲动。一肥硕的材不说,还把脸画的跟个僵尸似的,煞白煞白的,另外长了一张血盆大口,真是不知道这个李公子是不是审美有问题。

    你说这样也就算了吧,居然在上台之后还自作多,自以为妩媚的超台下的众多女人们抛了个媚眼。妈妈呀,这一抛差点没把怡晴的心脏病吓出来。见惯了竹雅,雪凝落这样的美色,再见丑男还真是不习惯,超级的不习惯,看来自己不论在现代还是在古代都已经被帅哥养叼了胃口,见不得丑男了。

    不过这也刺激了怡晴的脑子,一条妙计应运而生。

    “我要去攻擂。”怡晴语不惊人死不休。

    “什么?!”竹雅和雪凝落同时张大了嘴。

    先不说两家酒楼的经营权怡晴看不上,就算是那个李公子的容貌也实在是实在是没话可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怡晴到底是抽哪门子风,居然要去攻擂。

    “好了,你们不要惊讶,事是这么这么样的。”怡晴大概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竹雅和雪凝落也是一脸坏笑。

    于是怡晴就登上了比武招亲的擂台。

    气息一提,轻功施展,怡晴就飞上了擂台。众人只觉得一道白影飞过就看到擂台上站了一个气宇轩昂,英姿飒爽,举手投足间都透着高贵典雅的女子。

    只见她一白衣点缀着点点木槿花纹,眼波流转,美目顾盼生辉,颀长材包裹的玲珑有致,嘴角含笑,当真有“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风采。

    刚一上台就让众人看呆了,心说,天底下竟然能有这样标志的人儿,虽然不想娶李公子,可是看到这样的美人还真是没有白来,甚至有人已经在细细观察这该不会是个男人,女子焉能长的如此动人。

    “哇”怡晴刚一上台就把个李家公子看花了眼睛,在他眼里怡晴就好像仙女下凡尘,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嫁个这样的女子,不对,是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见到这样的女子。

    这样的女子居然来攻自己的擂台那是不是说明自己的魅力指数不错呢?那个姑娘是不是就心仪自己呢?这样想着给怡晴抛了个媚眼,怡晴当时没恶心死,真像呕,好在怡晴修养极好,演戏天分极高,还是给忍住了,倒是把台下的竹雅和雪凝落恶寒了一把。

    “这位小姐”李老板不愧是两家酒店的管理人,虽然也震惊,但还是在震惊了一下之后恢复了正常。

    “李老板”怡晴也款款施礼,那派头俨然一个白衣书生,温文尔雅。让人折服于她的气质,让人沉迷于她的容颜,让人沉醉于她的谈吐,让人倾心于她的一切。

    “小姐也是来比武的?”

    的确,不要怪李老板这样问,不拿剑不习武的怡晴就好像一个漂亮的有些过分的女子,文雅淡然,丝毫看不出习武之人的粗糙。俨然一个无害书生的模样。

    “是的。”怡晴实在不愿意面对一个俯首弄姿的李公子,只想早早结束这场无聊的攻擂,毕竟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那小姐请。”李老板让出了空位,怡晴上场。

    其实对付这些小角色怡晴根本就不在话下,所以真的没怎么比一场无聊的攻擂就结束了,这不怡晴很快就以准媳妇的份进驻李家。

    -------

    很抱歉,飞鱼不能天天上网,最近又忙着考试,真的很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