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调戏

    来到雪雪的房顶,他的房间里正亮着灯。

    昏黄的灯光下雪凝落只着单衣,长发轻散,坠于后。都说是“三千烦恼丝”,可是这青丝在雪凝落上却显得那样完美,那样协调。

    雪凝落轻轻颤抖着,白色的衣衫将姣好的曲线衬托的若有若无,乌黑的柔丝被风轻轻抚起,飘然而恍惚的美丽。

    怡晴很乐于欣赏眼前的美男图,不急着去打扰。

    只见雪凝落来到书桌前,提起眼前的毛笔,手腕轻动,笔触流畅,一副拔但略显单薄的字体出现在怡晴面前,真没想到这样柔弱的雪雪竟能写出这样一手好字。

    去也,多谢京都人。弱柳从风疑举袂,丛兰浥露似霑巾。独坐亦含颦。

    好一句“多谢京都人”,好一个“独坐亦含颦”。

    看来自己是真的收复雪雪了,让他心心牵挂着自己这个京都人,让他闲来无事便是对月含笑,思念自己。

    怡晴细细品味着诗句中的味道一边心里偷乐。得此佳人夫复何求?

    为了自己,他柔含笑弯了眉梢;为了自己,他略施粉黛换了颜色。

    这样的,这样的义,这样的深重,这样的浓厚,让自己如何担得起,让自己如何对的起?从小到大如果说真心关心自己的人除了一直照顾自己的张妈,恐怕就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林浩风了。

    可是不管再怎么照顾他也有离开自己的一天。

    灿烂的樱花树下一对相拥的侣,那样和谐,那样美好,只可惜眨痛了怡晴的眼,刺痛了怡晴的心。

    她听说大学是的天堂,尤其优秀如哥哥,英俊如哥哥,家世如哥哥的人安能没有女孩子喜欢,所以自己来了,可是自己却见到了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一幕——哥,真的有女朋友了。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泪水就那么不争气的留了下来,哥哥仿佛感觉到自己存在一般迅速回头,看见了自己。自己直觉的脑子一片空白,自己隐藏的那么好的感还是被发现了——自己竟然喜欢这个与自己有一般血缘的哥哥!他一定会鄙视自己的,那是**,是肮脏的,是耻辱的。

    自己发疯了一样跑了出去,一个急刹车声,接着“哐当”一声,血流满地,血,就这样从哥哥的体里流了出来,没有丝毫留恋。血,红如玫瑰,艳如朝霞,漫天满眼,没有一处不是红色,不是自己的撕心裂肺。

    怡晴跑了过去,呆呆的,如牵线木偶。哥朝她微笑,一如既往,轻轻的她低下头,毫无征兆的,对着哥哥的唇吻了下去,她想让哥哥知道她他,很多年,很久了。这个吻很深,很缠绵,放开她时,哥哥伏在她耳边说了她一生中都不会忘记的几个字:“小晴也我,真好。”

    也?他说“也”,那是什么意思,那代表,那是说,他,自己的哥哥,那个自己心中的神,他,也和自己一样痛苦,他也自己。

    最后在太平间见到哥哥时,他的脸上依旧挂着那和煦的微笑,不同的是,那笑里有了份满足,有了份解脱,那是叫做“幸福”的东西,很美很美。

    之后即使后母怨恨,但自己仍代替了哥哥的位置,将一切努力做到最好。没办法,谁让父亲是最精明的商人,他做事从来都是利益优先,毕竟他已经失去了儿子,不能再失去自己这唯一的女儿。于是自己摇一变就成为了那呼风唤雨,表面无限风光的林氏大小姐。

    可是自己的心痛谁人知,这样的深又如何,还不是阳两隔。

    是竹雅温暖了自己的心,为了自己不惜熬夜制作药丸,所以自己心暖了,了。如今又有人愿意为自己傻傻的坐着含笑,心中只有自己一人,这样的深厚谊,怡晴若负,天打雷劈!

    看着雪凝落那痴的模样怡晴忽然起了逗他的心思。

    怡晴遮去那还未卸妆的容颜,飞来到了房中雪凝落边,伸手就揽住了雪凝落的腰。

    “啊”雪凝落“啊”字还没喊出口怡晴就点住了他的哑

    “小公子,你可别乱动呦。”怡晴用那痞不拉极的腔调调戏着雪凝落,怡晴发现自己自从来到女尊国自己似乎比以前更色了,没事就喜欢调戏美男玩玩。

    “瞧瞧,这皮肤。”怡晴故意用指甲划过雪凝落脖子上的肌肤,引的雪凝落的小块皮肤上起了小豆豆。

    **,怡晴可是老手,要是真调戏起来,雪凝落必定吃亏。能吃美男豆腐,想想就开心,哇咔咔。

    “在看看,这段。”说着又将魔抓伸向了雪凝落的小蛮腰,上去有技巧的掐了一下,引起雪凝落一个抖动。

    看他脸颊绯红,哭还羞,死命瞪着自己的样子还真别有一番滋味。那倔强委屈的样子引得怡晴小心疼了一把。不过是谁说的“要将调戏进行到底”,所以伦家是不能放弃的,呵呵。

    怡晴真担心若不是自己提前封住了他的道,现在在自己怀中的会不会是一具流血的尸体。雪凝落那不甘的模样,眼神中分明写着“若是被这贼人污了清白,必一死谢心主”的誓言。

    真是痴的好孩子!怡晴心想。

    “小公子,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怡晴靠的更近了,还不时对着雪凝落的脖子吹气。

    “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其实雪凝落是被点了哑,怎么可能说的出话。

    “好了,那我就宣布规则了。如果我答对了,我就亲你一下,如果我答错了你就亲我一下。怎么样?够公平吧。”怡晴暗自得意,没办法这可是韦小宝调戏女孩的专用绝招,自己怎么找也要拿来尝试一下吧。

    “好了,我要出题了。听着:茉莉花、太阳花、玫瑰花哪一朵花最没力?”怡晴依旧是痞子样。可是雪凝落却是怒视,再也不见单薄的样子,反倒充满了英气,这样的雪凝落让怡晴的心再次乱跳了一把,看来什么人在被人欺负的时候都会流露出与平时不一样的气质。

    “不知道是吧,那我就要亲你一下了。”怡晴嬉皮笑脸的,其实她自己的脸还是遮着的,怎么可能亲雪凝落呢?再说她也害怕万一一个没弄好这幅尊容把雪凝落吓到怎么办?可是专心欣赏美色的怡晴没有注意到雪凝落眼中一闪而过的光华。

    一个人玩没有意思,于是怡晴对雪凝落小声说:“小公子,我要把你的哑解开了,不过你不要乱叫哦。同意的就眨一下眼睛。”

    于是雪凝落眨了一下眼睛。

    解开道,怡晴还以为雪凝落会喊一声,这样自己就又可以以鬼魅的份华丽丽的登场。可谁知解开了雪凝落居然没喊。

    他,他居然,居然,一把扯下怡晴的遮脸布,低头就吻了下来,吓得怡晴连连后退。

    “你,你”怡晴震惊,她咋就不知道雪凝落原来这么开放呢?还有就是自己的心,一种被欺骗被愚弄的感觉。

    自己真心待他,他怎么可以随便去吻一个不相识的女人?即使自己没有什么贞观,但是恋双方难道不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吗?他怎么可以随便至此!

    怡晴惊得一把推开雪凝落,又怕他受伤,一个没站稳自己朝后倒去。

    “心主,你怎么了?”雪凝落一着急,话语脱口而出。

    伸出纤细的大手搂住怡晴的腰

    “心主,心主”看到怡晴一脸不可遏止的惊讶和心痛雪凝落也慌了神。

    “你,你怎么知道?”刚刚站稳的怡晴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劈头就问。

    “这,还不是因为风侍卫。”雪凝落知道怡晴派了风跟着自己,虽然自己没见过风可也明白,既然是怡晴派来给自己的就绝对不会是泛泛之辈。

    可是这个小毛贼居然大大方方就进来了,等了这个一会儿风居然也没有动静,那么来人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怎么样,雪凝落聪明吧。

    怡晴突然有种被骗的的感觉,这次是真的,自己貌似被雪凝落那单薄绝色的外表给骗了,本来还以为他是个温顺的小兔子,却忘了狡兔三

    出生在朝廷重臣家的子女怎么可、可能纯净的如一张白纸呢?你以为人人都是竹雅呢,不谙世事。

    “你就真这么确定?万一不是我呢?”怡晴就是不想放过雪凝落。

    “心主上的味道是谁的模仿不了!”雪凝落声音很小却还是一字不落的传进了怡晴的耳朵。

    看来人魅力大那是没有办法的。

    回了神,明白了原委的怡晴突然又意识到一个重要问题。

    “我这么丑你也吻得下去?”怡晴惊讶无比。

    “只要是心主,雪雪就亲的下去。”雪凝落的声音细弱蚊蝇,那羞的样子真是可异常。

    “雪雪不害羞!”怡晴不甘心被人耍了,继续自己的不良行为——调戏。

    “心主!”雪凝落嗔。

    不一会儿房间就传出了许多的欢声笑语……

    唯有一人还站在屋顶,羡慕着眼前的一切。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