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我都爱

    回到了竹雅的住处就看见他在看书。

    “看什么呢?”怡晴由后面环住他,头枕在竹雅的肩膀上。

    “没看什么,回来了。”竹雅依旧是和煦的,温暖的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恩。”怡晴从前面绕过去,赖在了竹雅的怀里。

    “雅儿,雪凝落的体真的没事吗?”只要想起刚才自己在提到“妻主”的一瞬间他脸上的苍白就让怡晴心疼。

    果然还是不的好,像21世纪,不自己就可以随意在酒吧玩一夜,不就可以随便猎取猎物,开房间,不自己就不需要像现在这般边有个竹雅还暂时只能看不能吃。

    “没什么,他就是忧心太多,解开了心结就好了。”竹雅淡淡的说,却正好打中了怡晴的心事,看竹雅的样子也不想知道了什么,怡晴只好心虚的笑了笑。

    “晴,你很关心雪公子?”

    “哪有的事?这不就是他住在咱们家咱们就要照顾周全嘛。”怡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胆子在竹雅面前承认刚才的行径。大概是得到竹雅的承诺太难,他那如水的眸子太纯净,干净的让人不忍心去伤害。

    从小怡晴就没有分享的习惯,小时候是太宠了,长大是太独立了。不喜与人分享也不会与人分享,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出现在一个可以一妻多夫的国家,从来没想过婚姻要与人共享。

    即使也认同是不分形式的,只要相就好,可是真要面对怡晴还是有些心虚。

    正在这时,“参见王爷,竹大夫”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但对于怡晴来说却仿佛仙乐,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呀,呵呵。

    “什么事?”

    “回王爷,常常侍到了。”

    来到大厅怡晴知道是自己老妈叫自己进宫,这不就随着常侍进了皇宫。

    皇宫内

    “参见皇上。”演戏要演足,虚礼不可废,呵呵。

    “起来吧。”

    “谢皇上。”

    经过了这一连串的虚礼怡晴已经安然落座。

    “妈,叫我来有事吗?”

    “没什么大事,就是告诉你一声新逻国要派使臣来了。”姚筱君淡淡的表

    “派使臣?为什么?”对于外交等事务怡晴向来敏感,靠着超高的敏感度让自己在商界混的是如鱼得水,现在更是国与国之间的外交,想来应该没那么简单。

    “不知道,只说是为了两国友好。”姚筱君不愧是当了多年帝王的人,一举一动都是帝王架势,做什么好像都游刃有余,不急不躁。

    “那你怎么看?”提起正事怡晴立马就是办公室状态,正经的可以。

    “看不出什么,不过应该没什么谋,毕竟他们的粮食还要靠我们呢。”姚筱君早已分析了利害,现在也就是想听听怡晴的意见。

    “让我想想。”怡晴开始了她的认真思考。

    新逻国地处稀月大陆的北边,比较寒冷。那里虽然牛羊肥硕但却缺少谷物之类的粮食,一般靠从盛产粮食的凤月或者物产丰富的麟趾运货,为此常年和这两国交好。虽然说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但是从目前的况看还看不出什么问题。

    “应该没什么问题。”怡晴分析过后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那是,我想也没什么问题。”在女儿面前姚筱君是放松的,这里没有“朕”,没有“寡人”,没有“孤”,有的就是一对平凡的交心的母女。

    “我是没什么问题了,可是你的问题要怎么解决?”姚筱君淡淡一笑。

    “我?我有什么事?”怡晴不解。

    “你说呢?”姚筱君笑得有些暧昧,“先开始是什么竹雅,现在貌似还有个雪凝落吧?”试问帝王有什么不知道的事恐怕还真是少之又少。

    “你派人监视我?!”怡晴自信自己的武功和暗卫的衷心,还不至于被人监视了而不自知,但这也确实是第一反应。

    “我监视呢?为什么?”姚筱君一脸不解,但那微微勾起的嘴角暴露了她看戏的心思。

    “你不监视我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怡晴再怎么说在妈面前也还是个孩子,玩不过老妈是正常现象。

    只见姚筱君满是暧昧的笑容怡晴知道自己上当了。

    “这么说这些都是真的了?!看来我的推理能力又有提高呀。”姚筱君状似感叹的说。

    怡晴怎么忘记了母女连心,女儿想什么母亲怎么可能不知道,更何况老妈还是个福尔摩斯侦探迷,自己也是受了此类影响而喜欢上推理侦探类书籍的。

    事到如今也只能哀叹一声“姜还是老的辣”了。

    “是真的又怎样?”没办法怡晴只好不怕死的承认了,老妈的痴她是有领教的,要不是因为太痴怎么可能因为受不了和老爸离婚被车撞死呢?自己现在继承了老爸的花心希望不要被骂的很惨。

    “真的?”姚筱君想到了这个结果,更何况自己在古代,处帝位,虽不是佳丽三千但也不是只娶一人,所以倒也反应不大。

    “两个你都喜欢?”姚筱君再次确认。

    “是,两个我都要娶。”怡晴斩钉截铁。

    “那好吧,只要你不后悔。”儿孙自有儿孙福,姚筱君也不想过多的干预怡晴的婚姻,只要她幸福也没什么不可以。只是竹雅那个孩子,虽然没有正式见过面,可是远远地自己还是看过的,当然怡晴并不知道。

    那个孩子,自己在见到的第一眼就觉得熟悉,像他,太像了,不是长相而是气质。只希望那孩子不要像他那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最后香消玉殒,徒留下自己这个伤心人。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