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宫砂

    小凉风吹着,水果吃着,悠然自得的躺在美人边,怡晴好不自在。

    都说男人视觉动物,女人是听觉动物,可是怡晴怎么觉得自己也变成视觉动物了,这竹雅的样子是百看不厌,美得超凡脱俗。

    这不竹雅正在捣鼓他的药材,怡晴只管在旁边看着,美名其曰“欣赏”,其实还不是为了美男。

    “雅儿,你这些药能把雪凝落的守宫砂去掉吗?”怡晴一直不相信什么守宫砂,可是看这里的人那么重视也就没说什么,在她看来弄掉个守宫砂是很容易的事

    “这”竹雅迟疑了一下才说:“这些不是去掉守宫砂的。”

    “那你倒腾这些干什么?”怡晴奇怪。

    “这些是为雪公子补子的。”竹雅毕竟是神医,什么时候都忘不了自己的病人。这也是怡晴欣赏的一点,要不然一个大男人整天卧在家里面,像怡晴这样的事业女还不一定受得了呢。(飞鱼:当然后来她就后悔了)

    “哦,那你准备怎么弄掉他的守宫砂呢?”怡晴还在策划她的美妙计划。

    “这个”竹雅决定给这个好奇的女人好好解释一下守宫砂,“守宫砂是证明男子清白所点,每个男子从小就开始点有守宫砂,本来在不成亲的况下没办法去掉的,不过我和师傅仔细研究过了,守宫砂随着年数的增加最后会深入经脉,所以唯有针灸可以去除。”

    怡晴这回算是听明白了搞半天守宫砂是这么回事,看来事再次大条了,雪凝落怎么找也不会伸出胳膊让竹雅刺的,总不能拍着雪凝落的肩膀说:“哥们,为了男人的x解放你就牺牲一下做个先驱吧。来,伸出胳膊让让咱刺一下。”这不整个一傻x吗?

    那怎么办?这成了怡晴眼下必须考虑的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这怡晴。既然事从雪凝落那里开始那就从他那里找点办法吧,这样想着怡晴走到了沁心小筑。

    “王爷?”秋儿诧异中伴着惊喜,虽然他不知道那天自家公子和王爷出去发生了什么,可是光看公子回来失魂落魄的样子就让人心寒,心惊。做奴才的就是要有眼力价,公子的种种反常自己都看在眼里,王爷更是从开始的是不是来两趟变成了不闻不问,更可气的是王爷似乎喜欢上了那和接皇榜的大夫,自家公子那份伤心别提了。

    “你家公子在吗?”秋儿是家生奴才,所以即使跟了过来还是叫雪凝落“公子”的。所以怡才有此一问。

    “在,一直都在。”秋儿忙不迭就要去叫自家公子。

    是在院子里见到雪凝落的,才几天没见他又瘦了,更憔悴也更迷人,那种幽怨的美,眼神中夹杂着哀怨,伴着清减,越发的飘逸脱俗了。

    “瘦了”怡的心莫名的再次揪疼,那种酸涩再次涌上心头。这样的感觉让怡无措并且慌张。

    “恩。”雪凝落似乎也是有着千言万语却不知道如何启齿,于是两人就这样陷入了沉默。

    相顾无言,虽然没有泪千行,但也是唧唧无声愁煞人。

    “凝落”还是怡率先打破了这让人窒息的沉闷。

    “什么?”

    “你,你”突然怡才发现多久没有和雪凝落一起坐坐了,现在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这让一向巧舌如簧的怡尴尬。

    雪凝落也固执的保持着原有的沉默,两人再次陷入了尴尬。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雪凝落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这么直愣愣的面对怡说出了这样的话。

    但也就是雪凝落的开口缓解了气氛,让怡恢复了自己该有的状态。

    “没什么,就是最近开到一种画的新画法,想着你喜欢就过来说说。”在撇到雪凝落庭院中的绘画时怡有了主意。

    “什么画法?”雪凝落和怡似乎都不计较开场白,开始全心的投入到艺术中去。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把花画到人上,看着好看瞧着也新鲜。叫做‘花黄’。”怡想到了唐代的梅花妆和现代的人体彩绘。

    “是吗?”雪凝落看似和感兴趣。

    “是呀是呀,要不我画给你看。”兴奋的怡以为鱼儿上钩了,却忽略了雪凝落眼中一闪而过的异色。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