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招叶明宣(下)

    “你!你强迫他了是不是?”怡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故意搞出的暧昧居然引出了qj的含义,郁闷ing。

    怎么说自己也算是人见人,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绝世大美女,怎么就用得着以qj 男人来解决生理需要呢?

    难道不qj,就没有男人投怀送抱吗?再说就算是,怎么也不会选雪凝落呀!

    这个女人还真是冲动,这倒应了那句“关心则乱”呀。

    “强迫?那要是真如此叶小姐准备怎么办呢?”怡晴虽然心里恼火可是面上却还是那样的淡然,优雅的让人眩晕。

    仔细盯着叶明宣,看到她的慌张,担心,更多的是害怕与…。。与不屑。是那种提到破鞋时的不屑,让人心寒。

    怡晴心里一冷,知道玩笑开大了,不过自己也算真的得到了答案,看来事有变化呀。

    “算了,叶小姐也别生气,本王也是实话实说,再怎么说凝儿与本王也是夫妻,有点什么才是正常呀。”怡晴说的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好像事实本该如此,自己是丝毫不理亏,这就是十几年在社会上历练出来的厚脸皮,呵呵。

    “你王爷说的是。”眼见已经气的快炸了的叶明宣突然转变了态度,怡晴也有些疑惑了。

    “那么不知道王爷的小宠物在下可否一见?”

    怡晴挑眉,“虽然本王不是男子,可怎么也听说男子是除了母亲,姐妹,妻主之外是不能随便见外人的?”

    “那就算了。改明宣登门拜访好了。”说着叶明宣就要告辞离开,看来是去搬救兵呀,怡晴了然,只是不知道她想起了谁才这么着急着去想办法。

    “好的,那叶小姐请。”怡晴也在一瞬间恢复了淡漠,那语气里丝毫没有着急的感觉。

    “好的,那明宣告辞。”

    送走了叶明宣怡晴知道事不会就这么完结的,看来自己也要防范于未然了。

    回到王府已经是下午了,温柔的竹雅依旧在翻弄着他的那些药草,全上下都沐浴在阳光中好像圣洁的天使,让怡晴眩晕。

    怡晴静悄悄的从后面抱住竹雅,脸蹭在他的背上,轻轻的唤了声:“雅儿”。

    “回来了。”竹雅也回了声,那绝美的脸庞上洋溢着幸福的光泽,让人爽心悦目。

    “你在干什么?”怡晴继续她的调戏行为,“谁病了?”怡晴看到竹雅从中挑出的药材,猜想着问。

    “是王妃。”竹雅淡淡的一笑,让怡晴觉得如沐风,心神跟着漾。

    “雪凝落?他怎么了?”怡晴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听到雪凝落生病,心没来由的一揪,似乎在害怕什么。

    “我是早晨见了他,看他体不好想煎点药给他。这不已经是第二次的了。”说着竹雅还瞅了瞅挑出来的药材。

    “哦,那快去吧。”说着放开竹雅叫了个小厮去煎药了。

    “等一下。”竹雅阻止。

    “怎么了?”怡晴奇怪。

    “你过来一下”说着招呼那个小厮,“记得要添三分之一的水,用文火温炖,还要……”竹雅事无巨细的嘱咐着雪凝落的药的注意事项,看着他认真的模样怡晴微微咧嘴笑了。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迷人,能得到这样的竹雅自己是不是应该再次感谢上苍呢?

    “雅儿”怡晴继续赖在竹雅的上不肯下来。

    “恩?”竹雅长长的睫毛在阳光的照下印出一小片影,密密的,煞是好看。一拢淡青色的长袍包裹住颀长的姿,行若流水潺潺,静若浮云渺渺,当真是天上神仙,看的怡晴失了神。

    “晴儿”竹雅红了脸。虽然回到了府里,可是竹雅依旧照谷底的时候叫怡晴“晴儿”。

    “什么?”怡晴难得露出这样的傻态,逗乐了竹雅。

    “哎,你看我。”怡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可不能怪她,谁让竹雅的爹妈把他生的这样好看。也就是怡晴了,随便换个色女上去还不立刻把竹雅扒光了,口水长流,怡晴不过小失神一下而已,可以原谅可以原谅哈。

    “在想什么?”任由竹雅抱着自己安置了一个舒适的姿势,怡晴也是从那天竹雅被调戏才知道竹雅是有武功的,所以力气会比女子大些。

    想起那天的调戏怡晴气就不打一处来,要不是那丫头跑的快自己怎么找也得把她大卸八块,五马分尸,凌迟200刀,再把脑袋开个洞灌个水银什么的。

    怡晴这不边正愤愤不平的想着,天上的红娘突然觉得风阵阵。

    --------

    要是真的没人看,那飞鱼也就不费力传了。

    看得人冒个泡,让我知道你们的存在。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