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底生活(三)

    夕阳的余晖洒在屋里相拥而眠的两人上,那带着暖色的光芒给两人披上了一层橘黄色,更显得温馨。不突兀,不意外,入眼便是舒服,理所应当。

    “恩”怡晴觉得自己睡了好久,睡得很舒服,好久都没有这么有质量的睡眠了。动了动胳膊,好像碰到了什么,软软的。睁眼,竹雅放大的俊容赫然出现在眼前,细细打量,还是那幅温润如玉的美人样子。浓密的睫毛挡住了如珍珠般闪亮的眼睛,隐隐颤抖着,熟睡中的他没有了往的遥不可及,更添了几分风和妩媚,怡晴能感觉到自己加快的心跳。这样的竹雅太具有了。

    怡晴连忙要推出他的怀抱,竹雅可能也感受到了怀抱里温暖的消失,睁开了眼睛,惺忪的睡眼好像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好像小动物,惹人怜

    “男人天生是禽兽,女人天生喜欢小动物”怡晴的脑海中不翻出了这句话,不笑出了声音。听见笑声,竹雅才发现了边的怡晴,一下子抓住了她,好像害怕她消失了一般。

    “你在就好,你在就好。”竹雅喃喃自语,因为激动而泛红的脸更家可人,咬一口味道一定很好,怡晴想。

    “竹雅难道还害怕我丢了?”怡晴喜欢捉弄竹雅,虽然她知道他在为自己担心。

    “恩,不”竹雅急得话都说不全了,从未在外人面前失态过的竹雅在怡晴面前总是不一样。

    “我看你是希望我不见了才好。”怡晴故作气愤,“要不然你干嘛来和我抢睡呀?”听怡晴一说,竹雅才意识到自己现在似乎正在怡晴的屋里,她的上,而且还抱着她睡了将近一白天。羞红了脸。

    怡晴见竹雅脸皮这么薄,笑得更欢了。就竹雅这样子,不要说是禽兽了,就算是男男,他可能都只有当受的份!

    竹雅见怡晴笑,顿时觉得脸庞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急忙下跑了出去。怡晴才发现自己对着竹雅怎么总有些色色的想法,心跳乱了节奏。

    晚上吃饭的时候气氛有点怪怪的,各人想着自己的心事,谁也没有说话。

    夜间竹雅依旧趁怡晴睡觉后去熬药,怡晴远远的跟着,静静的注视着他忙碌的影,暖流再一次流满心间,甜甜的。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躺在上,怡晴看着天上的星星。深蓝的天空就好像藏蓝的绸缎,干净深邃。恍惚间一颗星星变成了竹雅的脸庞,对着自己微笑,好暖,好温柔,怡晴不自觉的笑了。

    第二天一切照旧,只是怡晴再也不排斥吃药了。她告诉自己,即使再讨厌吃药,为了竹雅的苦心自己也要吃,不过好在竹雅已经将药汁做成了药丸,没有那么难以下咽。

    “吃个蜜饯吧。”竹雅有点诧异于怡晴今天的听话,但是看到怡晴紧皱的眉头,忙递上了蜜饯。

    吃了蜜饯,“以后就直接送药汁吧。”怡晴状似无意的说,不顾竹雅疑问的眼神,接着说:“我无意间看到你晚上熬药了。”

    竹雅瞪大了眼睛,愕然之后恢复,“其实也没什么,我以前经常这样熬夜的。”

    “熬夜很伤体,我不管你以前怎样,以后还是不要了吧。”光看竹雅那一的好皮肤就不可能是经常熬夜者可以拥有的,再加上和竹雅的相处让怡晴知道,竹雅的医术很高明。这样的人真的很像小说里的神医,他一定更注意养生之道,怎么可能熬夜,还经常。但是怡晴也不说破,只是劝告。

    她在关心自己,她感动自己为她所作的一切,昨天她的眼泪也是因为这个吗?一串疑问从竹雅的大脑反应了出来,甜蜜充斥了心田。

    “知道了。”竹雅高兴的应了一声,端着药碗出去了。“哦,对了,我要去采药,你在家好好呆着。”

    看着竹雅离开的影,耳边回着竹雅刚才的话“在家好好呆着”,“家”,好陌生的字眼,在自己十七年的生命里,从来都是漂泊,住的从来就不是可以称为家的地方,不论它多华丽,多奢侈,房子就是房子,从来不是家。可是当自己听见竹雅的话,他那么轻易的就将“家”这个词说了出来,就像出去工作的丈夫和妻子告别。这样想着,怡晴脸上浓浓的笑容漾开来,经久不散。

    中午竹雅很按时的回来了,进门就闻见了饭香。“师傅回来了”这是竹雅的第一个念头。凤月国的女子是不会下厨的,这和“君子远离庖厨”是一个道理。可当看见怡晴端着菜出现在自己眼前时,愣怔了半天没有说话。

    怡晴奇怪,“怎么了?”一双大眼睛里全是疑惑,单纯的没有任何杂质,竹雅听见自己如雷鼓的心跳,佯装放药框,逃离了怡晴的问题。

    “这人”怡晴笑着摇了摇头,自己只是做顿饭感谢一下他,他怎么这反应呀?这个傻怡晴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一个叫凤月的女尊国。

    “来,吃菜。”怡晴夹了桃仁竹笋给竹雅,在她的印象里竹雅给自己做的菜都是很清淡的,所以自己也就照例做了清淡的菜。

    “谢谢”竹雅感受到怡晴的温柔,吃着她亲手做的菜,看着她给自己夹菜,心里的感动就如黄河泛滥般,汹涌但是甜蜜异常。

    “我做的菜好吃吗?”怡晴漂泊多年,会做饭是肯定的,至于手艺嘛,应该说是不错的。

    “好吃”竹雅的声音更小了,他感觉自己和怡晴就好像夫妻,这个想法让他脸红。

    “好吃就多吃点。”怡晴感觉自己在照顾弟弟,就好像小时候那个梦一样。

    那时候自己还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梦里就会有一个小男孩,他很喜欢哭,自己见他可怜就安慰他,还拿自己的玩具和他玩,后来他就不哭了,但是经常和自己一起玩。他的家很大,自己和他就在花园里玩,累了就躺在草地上休息。那时候的小男孩大概也就五六岁的样子,那时离爸妈离婚的子就不远了。可是自己哪里知道,还是和他玩的很疯,看他长的好看,还和他玩过家家,让他当自己的小丈夫,他也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嫁给自己,可是自从妈妈过世,自己就再也没了那心,梦里也再没出现过他。

    “怡晴怡晴”竹雅看怡晴失神,菜汁滴到了上都不知道。

    “啊?”怡晴回神,看到自己前的污渍,“我去换衣服。”说着走到了自己的屋里。当外衣脱去,打开衣柜时才想起来,貌似自己根本就没有换洗的衣服,先前那件还是男装呢。

    “竹雅竹雅”怡晴叫着,竹雅赶忙跑了进来,“怎么了?”

    怡晴见竹雅闯了进来,愣了一下,“我没有换洗的衣服。”竹雅这才发现怡晴现在只着里衣,低下头走了出去。其实刚才只着里衣,将怡晴优美的曲线都展现了出来,尤其是那对丰盈,衣领略开,接着反光,竹雅看到了她如天鹅般优雅的脖颈和那漂亮的锁骨,竹雅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甚至下体也起了反应,羞恼不已。

    换好了衣服,怡晴走了出来,却看见红霞乱飞的竹雅,觉得奇怪。

    “竹雅的脸好红呀,是不是采药的时候有什么艳遇?是不是碰上哪家漂亮姑娘了?”怡晴现在是越来越喜欢逗竹雅了,她喜欢看竹雅脸红的样子,好可

    “你,你不要乱说!”本来还在脸红的竹雅被怡晴这样一说心里恼怒,非常严厉打断了她。留下怡晴莫名其妙。

    她怎么能这么看我呢?我在她眼里就是这样?竹雅伤心的跑出了院子,向竹林深处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