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坠崖

    “哎呦”几不可闻的呻吟声,“你受伤了?”怡晴条件反的问了句。

    瞬间,美公子的眼底因为这句话重新焕发出了色彩,恩了一声算是应答。

    “风,你去帮他检查一下吧。”怡晴吩咐着,美公子正要道谢,怡晴接着说:“完了,你就派人把这个公子送回家吧,人家要多少钱我们给,算是我们赔礼了。”冷淡的话语浇灭了凌齐峰全部的,她刚才那样完全出于好心,她完全把自己当陌生人!凌齐峰哀怨的看了她一眼,随即扫到了怡晴边的雪凝落。

    原来是有佳人相伴呀,凌齐峰心里酸涩难耐,而雪凝落在看到凌齐峰那灼灼的眼神时就明白:这个男人对凤随心有,而且很深。

    不自觉的,心口泛酸。当看清他那出色的容颜后更加难过,她优秀如斯,慕她的岂止一两个?就连这样的男人不也是上赶着吗?自己就要和宣主走了,可是为什么心里没有一点该有的快乐呢?自己难道还在指望她会记得自己吗?自己凭什么?一时间四目相对,两个男人考量着对方,心乱如麻。

    凌齐峰伤心异常,自己苦苦守候了她十几年,就凭着那儿时的梦。就连别人说自己傻,自己疯,自己都坚持下来了,可是为什么反倒是你——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你知不知道看着你佳人相伴我可以容忍,看着你华袍锦服我不稀罕,可当看到你眼里没我,感受到你心里没我,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有多伤!

    风的余波轻轻的扫过了凌齐峰,他这样的神色自己是熟悉的,因为近半个月里王爷对王妃的好自己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即使知道那是计划,但是王爷的计划不也是为了王妃吗?

    “公子请吧。”风收敛了绪,抚他上了远处的马车,毕竟男子的肌肤实在不易外露。为他疗伤,派人送他回去。

    今天就是为了引出雪凝落的心上人,也为了探查遇刺背后的真正原因。

    为了今天自己可是和雪凝落玩游戏玩了一个月,更为此好好的学习了凤随心本的武功,还别说,那些轻功、内力什么的真是神乎其神,虽然比不得自己用手枪迅速,但也比自己的跆拳道好上太多。

    正当凌齐峰的马车开始动弹时,一排人影闪了出来,看得出来都是练家子,而且武艺高强。怡晴虽然在注意周围的动静,但是此时少了风,怡晴的计划有些乱了。

    “九王爷果真艳福无边那。”一个黑衣人走了出来,黑纱掩面,但光听声音就知道绝非俗物。分辨不出男女的中声音,不透亮却闪莫名的蛊惑,无尽幻想,无限风

    “叶小姐”怡晴的表始终是淡淡的,就连声音都没有波澜,仿佛在和熟人打招呼,听不出丝毫的威胁。

    “凝儿,我就说这王爷并非俗物,怎样?这回信了吧。”女子对这雪凝落说话的时候声音里有着不经意的温柔,妩媚风

    也难怪雪凝落会选择她了,若自己也是雪凝落那样的男子,就算是飞蛾扑火说不定也愿意一试。

    哪知雪凝落在听到这话后脸色煞白,原来她都知道,她真的知道,她对自己的好从一开始就是假的,她要利用自己报复宣主,自己在她眼里不过是一颗棋子!原来宣主说的都是真的。

    心,瞬间碎成两半。那麋鹿般的总染着水雾的眼睛此所流露出来的哀怨是那样的深刻,伴着一病体美得惊艳!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桃花纷飞挡不住眼泪。胭脂泪就是这样吧。

    黑衣人趁着怡晴愣神之际已经展开攻击,怡晴一挡,随即收敛心神飞跃起,一挥手缠在腰间的软剑顷刻出鞘,明如朝霞,灿如烟花。手中的剑散发着点点寒光,轻而易举的取人命,但即使是这样血腥的动作,怡晴做来都是那般的飘逸潇洒,如行云流水。

    “天罡北斗阵”一声令下,黑衣人迅速变幻队形。怡晴只觉得头晕,这样的速度,太诡异了。

    “这可是特意为王爷的流星剑准备的阵法,王爷以为如何?”叶明宣的声音通过内力传了进来,好强的内力,怡晴感叹。

    南方的黑衣人随即攻上,怡晴手腕一转,剑直指来人脖颈。来人侧,怡晴的剑好像有准头般紧跟不方,其他人见势不妙,当机气韵丹田,提而起。一时间青光激,剑花点点,便似落英缤纷,四散而下,鲜血染红了的桃花更显滴,宛如红帐中的新娘。

    风一听见声音就急忙飞前来,奈何这个叶明宣乃是个狡猾之至的人,似乎是算好了一般。自己还未走几步,就被其他的黑衣人拦住,缠打不休,无暇分

    怡晴也觉得越大越吃力,边自己的人倒下的越来越多,黑衣人的刀工凌厉,怡晴虽挡下许多但体力有限。眼见一人已经来到近前,“当啷”一声,剑落地,叶明宣出现在了怡晴面前。

    天知道刚才那千钧一发之时,雪凝落只觉得手脚发麻,凌齐峰觉得心都快蹦出来了,可恨自己为什么不学习武功保护她;风只恨不得长有三头六臂,踏上烽火轮去救她。杀红了眼,风剑锋一转,来势神妙无方,连砍带削,杀气大作。待看怡晴没事这才放下心来。

    ”九王爷的风姿叶某见识了,只是不知道九王爷可否让叶某将凝儿带走呢?”这话说的就好像“我的东西我可否要回呢?”这般轻松简单,但挑衅意味浓厚。

    叶明宣暇整以待,黑衣人早已经置战斗圈外的雪凝落安妥的保护了起来,不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杀了你!”风大喝一声已经冲破包围圈来到了怡晴面前。“王爷”,挡在了叶明宣和怡晴中间,不顾满的血污就要拼命。

    “住手,风。”轻轻的话语,显然怡晴已经借刚才的空隙调整好了气息。即使是轻柔的话语仍旧充满了不可忽视的霸气。

    “王爷”风短促的叫了一声,被怡晴一瞪,忙收了架势,但戒备不减。

    “王爷还真是护手下呢。”虽然看不见她的脸,可是怡晴却感觉到了她异样的眼神,刚才的话语里似乎隐约透着股酸劲,好像吃醋。怡晴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叶明宣可是商界四大家族之一叶家的三小姐,虽然不怎么出名,但能在叶家混大的,想来也不是泛泛之辈。再说她可是雪凝落的心上人。

    “叶小姐刚才救了本王,那为什么开始还要杀害本王呢?甚至不惜利用本王的王妃。”怡晴笑得淡然,轻轻的擦拭这软剑,那笑容仿佛出水的莲花,清雅脱俗,瞬间流光溢彩,在众人眼里开出了朵朵绚烂。

    叶明宣明白怡晴这是在使用“拖”字绝,她知道凭自己和手下的能力破不了自己的阵法,可是叶明宣也不恼,淡淡一笑:“什么叫利用?说白了就是使用手段让他人心甘愿的为自己卖命,那才是利用。我是吗?”叶明宣字字珠玑,硬生生梗住了怡晴。

    她把“利用”解释的清楚,如果怡晴说是,那叶明宣一定会问为什么,难道要怡晴说你欺骗了他的感,这样不仅自己扇自己耳光,就是雪凝落也不用活了;若说没有更是自己打自己,好强悍的对手!怡晴心里盘算。

    忽然,一群鸟雀,突地从远处山林中飞起,循声望去,却意外发现雪凝落站的那个地方正是一处山壁,那里开着大丛兰,遮住了大家的视线。

    不好!怡晴飞上前就要抓住他,只可惜叶明宣比她狠,跟在她后就在她触碰到雪凝落的一瞬间叶明宣暗中使力,竟将怡晴的“拉”变成了“推”。

    雪凝落从开始就什么也没听进去,他只知道原来自己至始至终都是棋子。是凤随心的棋子!可笑自己还被她的所谓真所动,产生过离开宣主的想法。

    眼看着雪凝落的形晃动,他笑了,笑得灿烂如摇摇坠的彩虹,仿佛瞬间就会消失。怡晴没有多想,伸手去抓,可是这怎么抓得住呢?怡晴飞下崖,将真气凝固于一手,猛地将雪凝落提起。风见怡晴下崖赶忙跑了过去,凌齐峰也顾不得脚上的伤痛赶了过来。

    崖下,“雪儿抓紧。”接着又对上面喊,“接住他”。一提起,飞带他上来,当看见雪凝落安全后,忽然头一晕,眼一黑,怡晴没抓住,直至坠入深崖。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