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计划(二)

    走了一小会儿,“凝儿累了吧?”怡晴笑得暖意袭人,风和煦。那耀眼的美丽恍惚了雪凝落的眼睛,心也跟着露跳了一拍。

    不敢再看怡晴,雪凝落低下头:“还好。”

    看着这样羞可人的雪凝落,怡晴的心也是一滞。冰白的脸飘过一丝粉润,若莲花初染风华。

    “那我们找个地先歇歇可好?”话一出口怡晴就后悔了,怎么这个时候自己还在关心他的体,虽然一个月相处的还不错,可是自己却还是分不清对他的感,有时候甚至觉得他好像一个精致的小宠物,养着也行,不养却缺点什么。

    可是今天可是请君入瓮最关键也是最后一步,一点差错也不能出。

    这是为了自己,为了凤月,也是为了雪凝落自己呀!

    “这心主(关于这个称呼的解释前文有),要说休息,奴家倒有个好去处。”雪凝落此时的眼睛散发着异样的神采,灼灼其华,与这病体极不相称。

    怡晴笑容依旧,反倒是边的风紧了紧神经,他在心底暗暗发誓:无论如何自己都一定要护王爷安全,即使赔上命。

    “不如去凤岐山如何?”自己和宣主约好了在那里,宣主说她会在那带自己走。走了,也许就不会再受到凤随心的蛊惑,不得不承认,这些天的相处,自己的心已经有了动摇。这样的动摇让自己害怕,难道自己真的是个放的男人吗?自己对宣主的呢?自己和宣主的海誓山盟呢?

    怡晴心里冷笑,到底是说出来了,真好。难道自己的真心真的不值得别人珍惜吗?自己辛辛苦苦设的局难道就是要把自己给卖了吗?还真是讽刺呢。

    “凝儿说什么就是什么。”怡晴宠溺的语气引的路上无数追随的慕眼光更加灿烂,众男子的心都为她沉沦:这样美丽的模样,那样不凡的气度,对夫君更是疼有加,怕是九王爷也不及呢。可谁又知道怡晴心里的挣扎。

    -----------凤岐山--------

    离山道不远处有片水潭,雾气朦胧中,潭边绿竹桃花若隐若现,一派山野美景。

    隐约间看到一片桃林。桃花朵朵在枝头怒放,满眼而来的尽是绯红,落英缤纷,美轮美奂。更有根根修竹参差其间,当真是朵朵花絮开,菲菲红素恍。长雄鸟雀,还待来人采。只是这样的美景中他们都是在等同一个人,怡晴的仇敌,雪凝落的人。天差地别!

    “凤岐山果真是个好地方呢。”怡晴喜欢这里,三三两两的游人,美丽和谐的自然,沉浸在这花海中,仿佛又一个陶渊明。

    远离了尘世的喧嚣,没有了朝堂的争斗,也难怪世外高人隐居都要选择这样的地方。怡晴笑了。

    怡晴的笑发自内心,源于肺腑,有种释然的轻松,没有虚伪,没有杂质,没有名利,如此纯真的笑颜,干净,清澈,沁人心脾。

    “心主”雪凝落轻轻的唤了一声,这样美好的她就要被自己伤害了,自己怎么可以?

    “少无适俗韵,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十三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抱拙归园田。 方宅十馀亩,草屋**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馀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怡晴之所至,诗兴大发,吟出了陶潜的《归园田居》(其一)。

    轻轻的声音透着些许空灵,浅浅的笑意在嘴角慢慢扩大,似被洗涤般清丽透彻,那向往的单纯表如童稚的幼儿,让人想要保护,想要珍惜。

    “心主”雪凝落下意识的抓住了怡晴的手,这才发现她的手不大,但是很温暖很结实,上面还有因为练武而磨出的老茧。听娘说练武是很辛苦的事,不知道她要吃多少苦才能练成那样一好武艺。心里的异样感觉再次泛滥。

    怡晴感觉到有人牵住了自己的手,很小心,很细致。

    多少年了,自己几乎都忘记了被人牵着的感觉。小时候过马路有妈妈牵着,大些了有哥哥牵着,可一切在14岁时彻底结束。美国根本不像以前宣传的那样好,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高速快节奏的工作生活,没有人味的规章制度都让怡晴茫然,让她害怕。

    记得有一次,自己等到了绿灯过马路,可能是太慢了,后面的人推了怡晴一下,怡晴瘦小的体直接被推倒在地。看着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街道,怡晴突然觉得自己是那样的无助,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那样的心酸,不是亲经历真的很难体会。那时候自己就希望有个人可以牵起自己的手说:“回家。”

    感觉到了怡晴的悲伤,雪凝落的手握得更紧了。一股暖暖的暧昧的愫在两然中流淌开来,逗坏了满山的桃花,引来一阵飞落的红霞。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