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计划(一)

    书房之内的怡晴早就没有了对待雪凝落的柔,即使极其讨厌这个男人,但是还是维系了表面上的平静。

    “你可知你犯了什么错?”怡晴淡淡的声音,淡淡的表,看不出什么,甚至感受不到怒火。但正是这样的王爷才无法让人看透,以前的王爷就已经够冷够让人看不透了,可是现在的王爷却让他心生惧意。

    “蝶衣知罪了。”男侍卑微的跪在那里,好似满地爬的蝼蚁。

    “哦?那你可愿意当面赔罪呀?”怡晴笑容优雅,端起手边的茶杯细细品尝。

    “蝶衣,蝶衣愿意。”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男侍吐出了这样的话,怡晴的脸上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那好。”再等几天吧,留着你们还有用处,这几天就当是给你们收拾家当的时间吧。

    男侍走后,风立即跪了下来:“属下保护王爷不利,请王爷责罚。”

    “去院子里跪着吧。”怡晴并不想为难这个人,毕竟自己以后还有许多地方需要他的提点,仅有妈妈是不够的。

    怡晴很快处理完了事,走出房间好心的伸了个懒腰。想起雪凝落的眼泪,心里开心,自己刚才就那样走掉了,他该怎么想呢?

    午饭时间,怡晴赶得不早不晚。

    “凝儿用膳了?”轻巧甚至带点调皮的声音传来,雪凝落心头一紧。

    “妃怎么了?”说话间怡晴已经到了雪凝落后,余光睥到雪凝落刚刚丢开的一张字,又是佛经。

    难道他抄佛经是为了让自己心安,所以今早她抄的佛经也是这个原因?怡晴为这个想法感到一丝雀跃。

    “王妃吃饭了么?”怡晴突然回过头问秋儿。

    “未曾。”秋儿低着头恭敬的回答。他承认自己不敢看王爷,因为王爷太过美丽,太过耀眼,尤其是今天发脾气的她,那天皇贵胄的气质表现的淋漓尽致,自己甚至认为女皇也不过如此。

    “你不吃饭怎么行呢?你的病还没好这又糟蹋子,何苦呢?”怡晴怜的口吻敲在雪凝落心上,泛起阵阵涟漪。

    “走吧,我们去吃饭。”怡晴牵起他的手,自然而然,不需要谁来同意,仿佛生来如此。

    怡晴手里的温度传入雪凝落手中,雪凝落觉得好温暖。心里有点窃喜,有点期待。就好像刚才的哭泣,毫无理由,但就是哭了。当自己看到那个男侍扑向她的时候自己的心不自觉的抽chu,虽然她及时拉开了他,但是自己还是很不舒服。

    怡晴在雪凝落那里呆到晚上才回来,经过书房才看见风,跪在那里的风。

    看着地上跪着的风,怡晴的心里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太像了,像极了。同样的倔强,同样的坚持,同样的牛脾气,同样的认死理。男侍闯入,他自责;自己让他跪他跪了;自己没说让他起他干脆跪了一天;好像14岁的自己。那一年自己失去了哥哥,那个世界最后疼自己的人,于是自己亦然提出了出国,那大概也是父亲唯一为自己做的事

    机场上,自己拉着自己的行李箱,拿着机票,带着护照等等必备的东西,只一人踏上了那陌生的土地。

    风坚毅的躯即使是跪在那里都的直直的,不像雪凝落的柔弱,风全上下都透着一股男子的阳刚之气。相处了两个多月,第一次,怡晴仔细的打量了风。俊朗的容颜,深刻的五官,因为长期练武而形成的蜜色肌肤,真的是个酷哥呢。

    “起来去休息吧。”怡晴吩咐侍卫抬风回去,之后叫男仆叫来了府里的大夫。

    之后的几天雪凝落的体恢复的很快,脸色也红润了许多。

    某天,“凝儿,我有个事要说,想先借你点地方。”怡晴要开始自己的计划。

    “王爷随意。”雪凝落不是笨人,王府之内全是她的地方,今与自己打商量已经给足了面子,自己怎么可以不依。

    怡晴先让雪凝落坐了,之后让人带来了所有的男侍,雪凝落不动声色的看着着一切,不愧是大家出来的,知道怡晴这是要立威呀,却不想结果比这个严重的多。

    “蝶衣,还记得你那天在本王书房说的话吗?”怡晴慢条斯理的问,而那个叫蝶衣的男侍也很明显没有想到怡晴会把事做得这么绝,竟要自己当着众人的面认错。

    “难道需要本王提醒吗?”怡晴的声音有些提高,森然之气冒出,降低了温度。

    “这蝶衣,蝶衣上次冲撞了王妃还望王妃雅量海涵,蝶衣再也不敢了。”如果仔细看就会看到低着头的蝶衣紧紧的咬着嘴唇,不甘中透着不明的绪。

    “这”也许是雪凝落还没有习惯这个当家主夫的位置,亦或者什么原因。只可惜怡晴急于解决这个麻烦,不理雪凝落,开口道:“赵管家。”

    一个管家打扮的男人站了出来:“蝶衣为男侍,不能谨守本分,不安于室,这样的祸害王府断不能留,但念在你往的表现,发放200两银子驱逐出府,再不许以九王府的人自居。”等管家念完,众人皆是冷汗。王爷当真冷面冷心,不过想想也就一个男侍嘛,罢了。但同时也为自己的前途担忧。

    “其余人等同样,发放银子三内搬离王府。”

    没有异议,甚至没有挣扎,男侍们就这样离开了。怡晴满意的看着这样的结果,却没有注意到那个叫蝶衣的男人脸上闪过的一缕意味不明的神色和雪凝落脸上的不自然。

    没过两天,九王爷独宠王妃事好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大街小巷,怡晴知道这场局该收网了,因为风已经报告说开始有不明人员在王府外活动,而且人数增多,看来那个人按耐不住了。

    怡晴在四天之后约了雪凝落去逛街,一大清早怡晴就打扮得体去接雪凝落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绝美的翩翩公子,精致的雪莲般的容颜因为气色的好转而带上了健康的色泽,一拢青衣看似素雅选用的却是南诏的大理雪锦,衬得他高贵脱俗,犹如冬雪银白的神。好美!

    怡晴受到了视觉冲击,但愣神也就是一刻钟的事,随即嫣然一笑,当真是“忽如一夜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样的璧人任谁看都是绝配,只可惜天意弄人,谁知道今天的出游竟是彼此分离的开始。

    大街上的一切怡晴还算熟悉,毕竟和电视上演的差不多。对于那些小玩具,怡晴在8岁前是如数家珍,8岁之后再不曾碰过。而雪凝落却好像一般的大家闺秀一样,新奇的看着这看着那,怡晴微笑着给他一一解释。看着阳光下发出真心笑容的雪凝落,怡晴心里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出门前让雪凝落带了面纱,否则自己真的恐怕会造成交通阻塞。

    突然转到一个小摊前,“好漂亮”雪凝落拿起了一个挂坠,怡晴观之,通体碧绿,应该是深山中天然形成的不可多得的翠玉制成,只可惜左边稍微有些许瑕疵。

    “喜欢就买吧。”反正怡晴今天就是出来花钱的,越招摇越好。

    “夫人一看就是个会疼人的,您可真幸福。”小贩大概是看见怡晴的容貌,穿着,猜出不普通,赶忙对这雪凝落逢迎。

    “雪儿看怎么样?喜欢吗?”怡晴俨然一个好夫人。在王府里可以叫“王妃”,可到了外面就要改口了,于是怡晴就叫他“雪儿”。

    “恩。”雪凝落轻轻的点了点头,现在的他们真的很像一对恩夫妻呢,怪不得宣主要误会自己。不过自己这样做也不过是要摆脱困境,宣主,你今天可一定要来呀。

    “那就这个吧。”怡晴将挂坠递给雪凝落,却没注意到后小贩诡异的笑容。

    “死丫头,你以后可要感谢我呀,那个挂坠可是大有用处呢。”小贩瞬间消失,恢复了月老的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妖女王爷众夫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